白轩本来上趟洗手间就出来了,可是当他回来的时候,发现赵纤音不知道去哪里了,难道上洗手间了?喝了那么多酒不会有事吧?拿出手机拨通赵纤音的手机,挂了?难道不方便接?过了不大一会收到了一条消息,我回去了。白轩也没多想,既然没事就好,拿了衣服就回家了,其实有时候,缘分在不经意间相遇,又在不经意间错过。

另一边冷黑耀带着赵纤音回了离自己最近的别墅,刚把怀里的柔软放到床上,一阵刺耳的铃声响了起来,冷黑曜在赵纤音身上搜到了那部叫的欢快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心里有点不舒服,哼,这个白轩到真是关心这个小女人啊,挂了电话,随手回了条短信。某人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么做明显是吃醋了哇。

冷黑耀把手机随手扔在了沙发上,看向床上睡得香甜的小女人,因为有些热赵纤音迷迷糊糊中把衣服扯开了,露出了胸口一大片白嫩的肌肤,隐隐约约能看到饱满的肉团。从来不知道什么为欲火的冷黑耀,突然觉得小腹一阵灼热,想要办了床上睡得正香的女人。看了看睡得像猪一样的赵纤音,冷黑耀揉了揉太阳穴,走进了浴室冲凉去了。

第二天,早上的阳光暖暖的让人舒服极了,赵纤音尽管宿醉可是由于时物钟的原因却准时醒了,头疼的厉害,本来想直起身子揉揉头疼的脑袋,突然发现自己的被搂的死死的,转过头一瞅,我去,哪来的这么大的一个男人?自己昨天领回来的?看到没穿衣服裸睡的男人,赵纤音紧张的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好没脱过,下面也没有什么不同,大大的松了口气,又看看了周围,这不是自己的房子啊,这是哪里?酒店?瞅着一脸毫无防备单纯睡相样子的冷黑耀,赵纤音叹了口气,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管他呢,没失身就好,今天还有事呢,小心翼翼的收拾了一下就跑了。

中午,睡够了的冷黑耀终于醒了,昨天晚上赵纤音在自己冷黑耀身上蹭来蹭去的,搞得冷黑耀一身欲火,直到早上的时候才抱着赵纤音安心的睡着,冷黑耀做了起来蚕丝的被子滑倒腰际,露出了精壮健康的胸膛,发现原本躺在自己身边的小女人没了踪影,下楼找了也没有,不由得心里一阵怒火,这个死女人,居然跑了!看过几天怎么收拾她!气匆匆的洗了澡穿了衣服收拾一下,开着自己的悍马去了“耀世”。自己可没忘了这几天还有事呢。

赵纤音匆匆打了车去了盛世,一进公司上玄迎面而来,“总裁,你去哪里了?”上玄一脸焦急的说到“合同会议都开始了,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赵纤音一阵头疼,看来酒真不是个好东西,误事儿!“耀世的人来了么?”赵纤音揉揉额头问到,宿醉的缘故让赵纤音头痛欲裂。“没有,似乎今天耀世的人也有些事情当误了行程。”上玄一边为赵纤音开着电梯一边说到,“那就好,我们先上楼再说吧。”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