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不想你难过。

这句卡在叶沉鱼的喉咙里一直没有发出来,她有什么资格对他说出这句话呢!

叶沉鱼摸了一下肚子,不知怎么了,心里空落落的,胃里也空落落的。

司机一言不发的开着车,时不时从后车镜里注视着秦照琰。

他面色极差,目光清凉,深邃冷厉的眸射出阴鸷的寒气。

每回去了面馆后,先生的心情就不好,自然每回他都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以免惹到先生。

可这回,那位小姐的一句话便惹怒了先生。

也不知那位小姐在先生心中的地位如何,不过,这是他第一次见先生身边有女孩,甚至先生带她去了那家面馆。

能惹到先生发怒的人,想必在先生心中有着极重的分量。

这么多年,先生对旁人总是一副冰冷疏离的神情,如今能有个让先生情绪起伏这么大的女孩出现,未必是件坏事。

远处的灯光忽明忽暗,六年了,从未有人关心他是不是开心,就连一向最疼爱他的爷爷也不曾问过他是否开心。

今天却被这个蠢女人挑开了,那一刻,他仿若被她看透了内心,隐藏的情绪就那般暴露在她面前,这种感觉让他不安。

而他,只能用愤怒掩饰内心的慌乱。

他以为自己不介意她装傻,但话一出口,他深知,自己其实介意的要命。

她为什么装傻?难道是自己表达的不够清楚?还是,她现在还想着那个欺骗她的男人?

一觉醒来,叶沉鱼全身痛得要命,双脚更是酸胀的很。

打死她都不要再参加宴会了,一直要绷直身子,面带微笑,还要穿那么高的鞋子,可真是够累的。

“方南哥,早上好!”叶沉鱼微笑着和同事方南打招呼。

方南怔了一下,用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看着叶沉鱼:“好,早上好!”

“怎么了?”叶沉鱼的疑惑的看向方南。

方南犹豫了一下,将座椅靠近叶沉鱼,低声道:“叶沉鱼,你真的是秦总的未婚妻啊!”

叶沉鱼皱眉,愤怒到:“你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今天报纸上都登出来了,说你是秦总的未婚妻!秦总故意安排你到的秦氏,好方便你们俩人朝夕相处。”方南说着在自己桌上拿出一份报纸递给叶沉鱼。

叶沉鱼狐疑地接过,又是M.E新闻社的娱乐版报纸。

一页一页整整三页,这些八卦记者都是闲的嘛!

顺着标题:贴身助理,惊变秦氏未来女主人!叶沉鱼草草翻看完整个报纸,气的浑身发抖!

这真是给她安了一个怎么擦都擦不干净的罪名!

她什么时候和秦照琰秘密举行了订婚仪式,造谣不犯法的嘛!

叶沉鱼气呼呼地将报纸揉成团,狠狠地扔进垃圾桶!

然而没等叶沉鱼从这愤怒里缓过劲时,其他报社报纸的报道接踵而来。

但问题严重的是,大幅度的报纸报道只是针对她一个人,内容皆是她如何费尽心机和手腕,甚至出卖自己的身体,接近秦照琰并成功拿下他!

叶沉鱼气的想哭,她清清白白了二十二年,突然却被人安上了这种恶心的头衔!

她进秦氏目的是不纯,但是每项工作她都是靠自己努力和辛苦一步步完成的,凭什么一篇报道就否定了她的努力,而造谣她是出卖自己上位!

心口憋的叶沉鱼喘不过气,她努力抑制自己不要哭,坚强点,不要让人看笑话。

她一定要找到这个幕后编造她的人,如果置之不理,任由这些人编排还不知道造出多大的谣呢!

可,在她单薄的人际圈里,想来想去只有秦照琰能解决此事。

秦照琰不知为何一上午都没有出现公司,除了他,程翊也没有来,俩人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叶沉鱼犹豫要不要打电话问问秦照琰,手机却先响了起来。

未知号码,叶沉鱼凝眉,想了想,便接了起来。

“叶小姐,我在之前的餐厅等你,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手机里传来的温婉的声音。

看到号码,叶沉鱼下意识就已猜出是谢诗薇。

“好。”叶沉鱼平静的答。

解释什么?她自己也很困扰!只不过,她必须要给谢诗薇一个回答。

法国料理餐厅,仍是那个靠窗的座位。

叶沉鱼看着面前的俩个女人,谢诗薇她认识,只是面前这个贵妇气质的女人是谁呢?

“叶小姐,请坐!”贵妇气质的女人声音威严。

叶沉鱼微微发怔,这个女人的气场和秦照琰特别相像。

“您是秦总的母亲?”叶沉鱼迟疑的问着。

女人笑了笑,直视着叶沉鱼:“叶小姐,是个聪明人!没错,我是琰儿的妈妈!”

她是个美人,难怪秦照琰长得如此好看。

“秦夫人,您好!”叶沉鱼半站起身,想和秦母握手。

秦母却缓缓地收回自己的手,端起桌上的茉莉花茶喝了一口。

叶沉鱼尴尬的停在半空中,一旁的谢诗薇一脸的得意。

果然让秦姨出面,是最好的选择。

“叶小姐是个聪明人,我不妨直说,我此行目的,希望叶小姐主动离开秦氏!”秦母神情严肃,没有暖意。

无形之中叶沉鱼感到一股的压迫朝她袭来。

她抬眸迎着秦母的视线,缓缓道:“秦夫人,我知道最近的事情给秦总带来了麻烦。但,这件事情并不是事实,我......”

“我不介意事情的真相,我只希望叶小姐能够主动辞职!”秦母根本不给任何叶沉鱼解释的机会。

在她眼里,事实真相并不重要。

究竟秦照琰有没有和这个女孩交往也不重要,或者说她儿子玩弄了这个女孩她也不在意,她只希望这个女孩能远离她儿子!

叶沉鱼蹙了蹙眉:“我会离开秦氏,只不过不是现在!”

既然秦夫人不愿意听她解释,那她妥协便是,这种人,她惹不起。

“你必须马上辞职,我希望下午你就不要出现在公司!”秦夫人步步紧逼,她既然来了,没有一个直接的结果她是不会轻易收手的。

“可,秦夫人,我的辞职必须由秦总的同意,这个我做不了主!”

她也想辞职,只不过和秦照琰有了协议,她做不了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