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市的夜景极其奢华,霓虹闪烁,如同绽放的繁花,随着急驶车速,一个个往后移去。

叶沉鱼看得眼睛有点花,她眨了眨眼睛,转过脸,朝着前面看去。

这一看,看到了后视镜里照出的人,秦照琰不知从何时起,便一直盯着她瞧。

叶沉鱼倒吸了一口凉气,慌忙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假装若无其事的看风景。

但那道目光太过灼热,直盯得她像是被烤化了般似得。

她低垂着头,盯着自己脚上的水晶鞋,极力让自己忽略掉秦照琰的灼灼的视线。

可越是想忽略,她越是紧张,这一紧张,呼吸倒变得急促不安,呼吸不平稳的起伏,惹得她胸口的起伏的幅度也更大了些。

秦照琰眸色一沉,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嗓音清清淡淡:“我饿了!”

秦照琰饿了,能怎么办,只能先伺候着他去吃饭了。叶沉鱼垂着头,任命的跟着他七拐八拐进了卧虎藏龙似得餐厅。

很奇怪,秦照琰竟然选择了一家装修简单,却十分有品味的小面馆。

不过,瞧着这家小面馆的地理位置,和考究的灯具,餐椅碗筷,并非一般人能开得起的。

小面馆老板大概是位有情调的人,他们进去时店内正播放着上个世纪的歌曲。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店内只有两三个食客,安静的吃着面,陶醉在这首甜蜜的歌声里。

叶沉鱼微微惊讶,她惊讶秦照琰这个有钱的资本家,竟然知道这么有文艺情调的地方。

“小琰?你怎么来了?”一位头发稍显花白年纪约有五十左右的先生欣喜地招呼秦照琰道。

“杨叔!”秦照琰看起来和老人相熟多年,上前一步握住男人的手。

男人却怕自己弄脏了秦照琰的衣服,在白色的围裙上擦了擦手,才去和秦照琰相握。

“小琰啊,你可是好久没过来了。”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咦,这位俊俏的小姑娘是?”

叶沉鱼见男人再问她,笑颜甜蜜,乖巧道:“叔叔你好,我叫叶沉鱼,秦总的助理!”

“可真是一位俊俏的美人!”男人边夸叶沉鱼,边意味深长的瞧着秦照琰。

秦照琰面色淡然,语调温和,带着孩童的口吻:“杨叔,我好饿。”

男人一听,憨厚的笑出了声:“你瞧我,只顾着自己喜乐了!”转身朝着后厨的方向,“老婆,两碗小面!”

叶沉鱼好奇的瞄了一眼秦照琰,自从进了这家店,秦照琰的脸上一直隐着浅淡的笑意。

店老板似乎十分清楚秦照琰的喜好,也不问他吃什么,直接点了两碗小面。

这个店主究竟是谁?和秦照琰有什么关系呢?

小面很快端上,女老板一瞧是秦照琰,脸上的神情如同店老板方才见到秦照琰时,喜笑颜开,热情洋溢地招呼秦照琰。

汤浓,味香,面劲道爽口,难怪秦照琰会来这里。

秦照琰吃相很优雅,很高贵,慢嚼细咽,他吃的仿佛不是面,而是一场艺术盛宴。

温文尔雅,又安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其实,吃面吃出声音,才会显得小面十分好吃。

叶沉鱼吃面吃出声响已经习惯了.

这一刻,她却不得不默默无声,吃的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破坏了秦照琰吃面的氛围。

这种安静的吃面,吃的叶沉鱼心惊胆战,毫无情趣,这样的吃法实在不过瘾。

吃完面,秦照琰又与店主夫妻二人聊了会天。

她坐在位置上,因为无聊,时不时看看时间,又时不时瞧瞧秦照琰他们。

现在的秦照琰太反常了,眼帘一直含着笑不说,现在温文儒雅的神情实在少见。

平时秦照琰不说话时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平静淡然。

开口说话时神情总带着少许的疏离清冷,令人不禁然间感到一股自体内而透出的寒意。

此刻他清新俊逸,眉目和善,脸上带着一抹温暖。

这家店好像很让他放松。

或许平日里那个清淡冷峻的秦照琰并非是他,此时如春风温暖的他,才是他真实的面目吧!

“走吧!”头上响起柔和的嗓音。

叶沉鱼还在沉思,有些茫然的望着秦照琰。

“什么?”

秦照琰唇角勾出一个浅笑,伸手拉起她,大步出了小面馆。

入夜,晚风吹得微凉。

出了面馆后,秦照琰没有回家的意思,反而带她来到望江。

现在晚上十一点半了,望江的游人已经散去,对岸中心大厦闪烁着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耀得江水一会红,一会蓝的。

叶沉鱼身上还穿着晚礼服,脚上踩着高跟鞋,步伐缓慢的跟在秦照琰身后。

她猜不透秦照琰在想什么,不说话,一直沉默的沿着江边走。她也不敢多言,只能无奈的跟着他。

“啊!”

只顾盯着秦照琰,叶沉鱼忘记脚下凹凸不平的路面,一个不小心踩歪,重心不稳的往后栽去。

叶沉鱼惊呼,完了,这下一定摔得鼻青脸肿了。

电光火石间,叶沉鱼已经做好了挨摔的准备。谁知,一双大手瞬间抱住她的腰身,下一秒她便稳稳落入了一个宽厚的怀抱中。

叶沉鱼傻住,怎么可能!

他明明走在我前面,怎么能如此神速的扶住她!

秦照琰眸光暗沉,冷着脸。

如果不是他一直留心着身后的她,迅速转身扶住,她是不是又会摔得伤痕累累。

眼前又闪现上次她撞到灯柱的情形,心情莫名的烦躁,忍不住吼了一句:“叶沉鱼,你能不能专心一点!”

叶沉鱼委屈的看着秦照琰,他怎么生气了!

她差点摔倒还不是因为他,大半夜不回家,跑到江边来吹风!

因为太过担心而害怕的秦照琰,看到她这个表情,情绪微微缓和了几分:“小心点,你这样心不在焉会崴到脚!”

叶沉鱼想解释她没有心不在焉,秦照琰却一把抱起她,将她放到一旁的座椅上。

方坐好,秦照琰抬起叶沉鱼的脚,脱了水晶鞋!

“你干什么!”叶沉鱼惊呼的要跳起来!

秦照琰眼疾手快按住她,“别动,老实坐着!”

江风拂过脸颊,凉凉的,叶沉鱼陷入一种不可自拔的世界中。

秦照琰揉着她红肿的脚腕,一下,一下,又一下,轻轻的柔柔的。

蓦地,叶沉鱼忽然想起小时候,六岁那年,她爸爸带她去放风筝,她一直跟着风筝跑,结果一不留神摔下了土坡。

她爸爸吓得立即扔掉手里的风筝线,飞快地将她捞起,可她仍是崴到脚。她爸爸便也是这样一下,一下又一下的,轻轻地帮她揉着脚腕。

这个资本家倒是有点人情味嘛!

对了,叶沉鱼敲了一下自己的头,你怎么忘记,上次电梯晕倒,也是这个资本家救了你呢!

细细想来,自从和他相识,他救了你好几次呢!

徐徐的江风,吹醒叶沉鱼恍惚的思绪。

秦照琰,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她只求了他一次,他便答应了不追究她卧底的事情!

但,他有未婚妻,还故意耍她!

他的未婚妻温婉贤淑,明眼人一瞧便是大家闺秀气质贤良的女孩。

虽然她对他未婚妻的印象不太好,但试想,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自己的老公与其他女人闹了绯闻。

是她,她也会生气!就像她看到肖婉时,心里会忍不住想打她一顿是一样的心情吧!

“秦总,我脚不疼了!”叶沉鱼收回自己的思绪,轻声说道。

秦照琰恍若未闻,依然握着她的脚,放在自己的精壮的大腿上,细细揉着。

她的腿型很美,修长优美,光滑细削,秦照琰从不知女孩的脚腕摸起来,竟可以这般细腻柔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