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方一番感激涕零的感谢大家的善举演讲后,慈善宴会已然到了结束。

南市五少像是商约好似得,推掉了主办方晚宴的邀请,纷纷带着女伴离去。

叶沉鱼彻底松了一口气,她总算没有给秦照琰丢脸。

只是五少聂亦白临走时,又在她面前意味深长的唤了她一句,“三十二条标准美女,再见!”

呃,三十二条标准美女究竟是什么鬼!

叶沉鱼困惑的盯着已经远去的聂亦白,心中暗暗发誓,她一定要弄清楚他们这些资本家口中的三十二条标准究竟是什么!

方要走的大少顾靳殊忽然想起有事要与秦照琰说,于是再俩人交谈时,叶沉鱼识趣的走到离着他们大约三四米远的地方,安静的等着。

哎,她何时才能不让秦照琰介怀她呢!目前看来,很难!除非,她能将功赎罪,才能重新令秦照琰信任她!

“叶沉鱼?”一声清冷的声音唤回叶沉鱼的沉思。

“嗯?”叶沉鱼抬眸去瞧来人。

男人迎着她清澈的双眸缓缓而来,此时的他已然没有宴会时的冷峻,眉目之间流出多情的温柔。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男人走近叶沉鱼,问出一个疑惑。

为何这个女孩,他会觉得如此熟悉。

叶沉鱼凝了一下眉,这个男人一定有病。

“没有,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您!”叶沉鱼答的恭敬,还特地用您的敬语来拉开俩人的距离。

男人眸光含笑,她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楚非远!我的名!”男人弯下腰,靠近叶沉鱼,语调温柔,“记住了,楚非远,他将会是你生命中最难忘的一个人。”

叶沉鱼怔怔的盯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俊脸,一阵恍惚,她是不是真的在哪里见过这样一张温和的俊颜。

俩人的距离离得实在太近,以至于叶沉鱼都瞧见了楚非远黑白澄明的瞳仁里有她的影子。

她愣了半秒,终于回过神,双手并用,推开了楚非远。

叶沉鱼小手柔软无骨,这小小的力道冲击,楚非远只觉心口处一阵柔软的躁动。

不远处的秦照琰瞧见这一幕,双眸暗沉,沉着一张俊脸,周身寒气一股脑的迸发。

简单一句,“晚上,我给你电话!”中断了与大少顾靳殊的谈话,迈着长腿,三两步走到俩人面前,挡住楚非远的视线。

入夜的灯光打在秦照琰的脸上,此时,说不出的森寒瘆人。

叶沉鱼瞧见秦照琰难看的脸色,不自觉的小腿半步。结果,秦照琰被她这一细小的动作,惹得脸色更加阴寒。

一旁的楚非远瞧着秦照琰寒气袭人的脸色,呆了呆,这么多年他还从未见过秦照琰这张俊颜流出这种摄人的脸色。

“照琰哥,我先走了!”楚非远识时务,他现在并不着急与叶沉鱼的进一步相识。

可,秦照琰似乎真的十分在意这个女孩。这可怎么办呢?他好像也在意了这个女孩!真的要和他争吗?

不过,这么多年了,总喜欢从他手里抢东西,这一次他更有兴趣了!谁让他们的品味太过相同呢!

那就好好瞧瞧,这个女孩究竟会是谁的呢!

秦照琰冷着一张好看的俊颜,冷冰冰地道:“楚非远,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性!”

楚非远神情一愣,有点意思,这可是秦照琰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

“照琰哥,你知道我不怕威胁!”

如果他怕他,这么多年他就不会和他抢东西了!

察觉气氛不对的顾靳殊走上前来,缓和气氛道:“小远,你今天喝酒了,跟我去醒醒酒。”

楚非远唇角上扬,坏坏笑道:“照琰哥,我开玩笑呢!”

他这话不好还说,一说秦照琰的眸色又暗沉了几分,楚非远却毫不介意的朝他摆摆手,像个调皮的孩童:“那,照琰哥,我先走了!”

顾靳殊看着这俩人,摆出长辈的架势,轻叹了一口气:“不知你们俩上辈子是什么冤家,今生要这般......”他脑海中闪过一次词汇,“相爱相杀!”

顾靳殊说的没错,楚非远与秦照琰的相处模式就是对头冤家相爱相杀!

秦照琰七岁认识楚非远,比他小了一岁的楚非远像个跟屁虫似的整天黏着他。

秦照琰五岁起被秦母要求学习钢琴,楚非远苦闹着跟去学习,去过之后他才晓得学习钢琴对多动的他是件异常辛苦的事。

可秦照琰一声不吭,一练习便是一下午,楚非远只好咬牙坚持,并和秦照琰一样,成功取得钢琴十级证书!

八岁时,秦照琰自己模拟制作出一架遥控小飞机,楚非远知道了立誓自己也要制作出一架。结果半月过去,七岁的楚非远连飞机头都没搞明白。

既然自己做不出,楚非远便想到了抢,于是,他便去抢了秦照琰的遥控小飞机。

自此之后,他能学习的便去学习,做不来的他便去抢秦照琰的!

楚非远对秦照琰的执著模式简直到了入魔的境界。

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和秘密,秦照琰被迫二十三执掌秦氏,楚非远过完二十三岁生日的第一天,便恳求他爷爷和他爸让他接管楚氏的企业。

不过,楚非远最遗憾的事情,他对女人不过敏。

每每想到秦照琰对女人过敏症,他学也学不来,抢也抢不来,他的心情就即刻变得糟糕且烦躁。

知晓他俩这种相处模式的人,都是淡然一笑,觉得楚非远像长不大的孩子。

然而在秦照琰眼里,楚非远,一个大写的神经病!

一路上,秦照琰看似沉默平静,可他晦明莫辩的面色,看得人的心里一阵阵发毛。

因为喝了酒,秦照琰的司机前来接的他们。

秦照琰不说话,叶沉鱼也不敢随意开口,坐在后座,凝着秀气的眉,望向车窗外,想着心事。

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还清对秦氏的亏欠?还有她和秦照琰莫名其妙的绯闻?以及她答应他未婚妻调离的事情,也要尽快实施,不然会有更大的麻烦!

唉,为什么最近的糟心事都涌到一块,忽然就朝她砸来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