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沉鱼方坐下,才瞧清楚,他们对面暗影处的沙发上不知何时坐了两位女孩。

原来有女孩啊,害得自己虚惊一场。

两位女孩正玩游戏玩得欢乐,瞧见叶沉鱼,纷纷抬眸盯着叶沉鱼看。

“她就是照琰哥哥带来的女孩吗?”其中年纪稍小,长相甜美的女孩手指叶沉鱼出声道。

叶沉鱼尴尬的看着女孩的手指,不知所措。

“小娅!”俊逸男人皱了下眉,不悦的道。

女孩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收回手指,带着歉意的笑:“真是羡慕你,照琰哥哥竟然对你不过敏!”

她身旁水灵可人的女孩附和道:“就是!如果楚乔妹妹知道照琰哥哥身边有一个不会过敏的女孩,她肯定伤心死了!还好她今天没来!”

“行了,你们俩个玩你们的游戏吧!”那位像江湖大哥气场的男人看向秦照琰,缓缓开口。

两个女孩好像很害怕这个男人,极不情愿的闭了嘴,低下头玩起了手游。

“别介意,她俩不会说话!”俊逸男人失豪不顾及两个女孩的脸面,直言不讳道。

叶沉鱼方要说没关系,秦照琰嗓音悠悠然道:“见怪不怪了!”

原来这俩个女孩分别是俊逸男人和大哥气场男人的妹妹。

俊逸男人闻言,温雅一笑,诚如秦照琰所说他的妹妹确实是口无遮拦。唉,小女孩家多少带了点小姐脾性,都是家人宠溺的。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吧!”俊逸男人忽然提议道。

然而醉翁之意不在酒,他其实想知道叶沉鱼的名字。

秦照琰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心笑道:总归都要被他们知晓,早早介绍叶沉鱼给他们认识也好!

“请问小姐芳名?”俊逸男人见秦照琰不反对,大着胆子问道。

叶沉鱼见男人再问她,条件反射的露出甜甜微笑:“叶沉鱼!”

闭月羞花,沉鱼落雁!好名字!俊逸男人唇角勾起笑意:“你好,聂亦白。”

原来,他就是聂氏总裁聂亦白,五少中年龄最小的总裁!

“这位,顾氏总裁,顾靳殊。”聂亦白指向那位大哥气场的男人。

“顾总,你好!”叶沉鱼对男人微笑着打招呼。

这个男人是五少中年龄最大的,不过也才三十。听闻他早年有过军校经历,难怪身上的气场会让人忍不住对其钦佩。

聂亦白正欲和叶沉鱼介绍一直坐在他与秦照琰之间,自始至终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男人时,有人朝他们走了过来。

男人神情冷漠安静,却在看到来人时眸光微闪,叶沉鱼好奇的顺着男人视线去瞧。

这不是再洗手间遇到的那位像是漫画中走出来的女孩吗?

“嫂子!”只听聂亦白先对女孩打了招呼。

女孩莞尔一笑,道:“实在不好意思,来迟了!”女孩说着顺势坐到一直安静的男人身边。

男人眸中暗含微光,随意地搂过女孩柔软的腰肢。

女孩白净的小脸微微一红,对着男人的面颊,轻吻了一下,娇羞道:“远尘,对不起呀,让你一个人先过来,你不会生气吧!”

男人扫了一下女孩眼眉处的发丝,眼角噙着温柔的笑:“不会,你能过来,我就很开心了!”

笑容甜蜜,举止亲昵,男才女貌,怎么瞧俩人都是一对幸福完美的璧人。

一直玩手游的俩个女孩,一脸羡慕,又悲愤的说:“哼,秀恩爱!”

是呀,太秀恩爱了!俩人只是随意简单的小动作,都已经看得众人面红耳赤,肉麻不已。

叶沉鱼在这种事情上还属于比较保守的女孩,和徐承泽青梅竹马多年,他们俩的关系最亲昵时也只是亲了小嘴。

想到亲小嘴,她心情忽然烦躁了起来。秦照琰这个禽兽偷袭了她俩次,鉴于有愧秦照琰,她装傻了俩次。

如果秦照琰再有一次,她摸了摸身边的挎包,再有一次,她绝不会客气了。

秦照琰被叶沉鱼轻微的举动引起了注意,正若有所思的瞧着叶沉鱼害羞的脸色,上扬的唇角隐着玩味的笑。

“咦?是你?”女孩瞧见一旁的叶沉鱼,轻语了一声。

“怎么?”她身旁的男人瞧叶沉鱼一眼,又看向女孩,“你们认识?”

“对,刚才在洗手间有遇到。”女孩对叶沉鱼的印象极好。

“你好,我叫叶沉鱼!”叶沉鱼对女孩也是有着莫名的好感,主动自我介绍道。

女孩听到她的名字先是一怔,尔后笑语道:“沉鱼?嗯,叶小姐果然担得起这个名字!”伸出手想去握一下叶沉鱼,她身边的男人阻止了她。

女孩不解的凝眉,叶沉鱼先反应过来,她俩之间隔着秦照琰和那个男人,一握手,势必会碰到秦照琰。

叶沉鱼悻悻地收回手,忧伤的瞄了一眼身旁正呷了一口红酒的秦照琰。

喝酒的动作随性且优雅,叶沉鱼忍不住的蹙了蹙眉,这个男人,真的很帅!

在这众多耀眼俊逸的男人之间,他的气场却也不得不令人注目,那份独特的优雅与尊贵,想忽略掉都很难,简直是妖孽!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身边可人儿的视线,秦照琰放低酒杯,侧过头回望叶沉鱼,叶沉鱼慌乱的立即移开视线,假装再看周围的风景。

那个男人在女孩身旁耳语了一番,女孩看着秦照琰,了然的点点头。

秦照琰似乎起了兴致,对叶沉鱼低声说:“这位是周氏总裁周远尘,他身边的女孩是他老婆,周太太!”

秦照琰故意将老婆,太太两个词语的音说的很重,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诱惑性。

叶沉鱼往旁边动了动身子,远离了些秦照琰带有红酒香气的呼吸,点点头。

秦照琰有意捉弄叶沉鱼,故意往叶沉鱼身上贴近了些,饶有兴趣的垂眸望着她慌乱如小鹿般的眼睛,低声笑道:“再害羞?”

叶沉鱼目光闪了闪,瞪着秦照琰,害羞个鬼,是你的酒气熏得我脑子晕乎乎的。

这诱人的酒香,像缠绵悱恻的情丝,绕着一丝耐人寻味的心跳。

瞧着可人儿再瞪他,秦照琰的心情更加愉悦了几分,抬眸望向紧挨顾靳殊身旁的男人,挑了挑眉,道:“小远,平日你话最多,今日话这么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