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绮觉得自己这会其实是想一本正经地端出架子来教育孩子的,旁边孩子他爹不帮忙也就算了,居然还带着兄弟二奶一起笑她!

是听小声抽泣到一半的安长安在她这话音刚落时不合时宜的一声嗤笑。苏绮不免嗤鼻,都笑出声了还敢在赖在我家孩子他爹怀里也是你安长安的本事。抬眼再看夜宁一脸看戏的模样看着自己,本来她是想到些什么要跟夜宁说的,想了想就算了。

夜涵澈打趣地接过她的话,“皇嫂这台子拆得妥妥的。”

夜宁见苏绮一副欲言又止,不解,只一声轻笑,“你倒是晓得不能太宠着他了。” 说着边把安长安推开,也算安长安今天运气好,难得他心情好,才肯让她赖在他身上这么一会,不过她却不知道适可而止,可就让他失望了。

而他这一句是略有赞赏,苏绮听了心有些虚得接不上话了,包子他娘以前很宠包子么?

“娘亲不疼包子了,父王也帮着娘亲不疼包子了,你们都欺负包子!”

苏绮愣愣看着小嘴负气撅得老高,被自家爹娘气得跳脚的孩子,让哪个遇上娘亲都该是一块心头肉,苏绮似乎能理解包子他娘了。

安长安被夜宁一推开,也没心存难堪,眼睛还是红的看着夜宁却叫一个含情脉脉,“方才亏得王爷及时搭救,臣妾才没遭殃,臣妾也才明了王爷对臣妾的情意,先前是臣妾误解王爷了。”

“这点小事你也别太放在心上,我家三哥宅心仁厚,就是路边遇个瘸腿的瞎子他也会搭把手。” 夜涵澈边摸着包子的头边顺口替他三哥接下安长安的话。

“你……” 安长安霎时吃噎。

夜宁本来觉得没什么的,可看苏绮一摸鼻子,抿嘴偷笑眸子里他从未从这双眼睛看过,却是闭上眼就充斥了这个脑子的形容,又是这么轻易地被感染了,“回去了。”

“好。” 苏绮应他,声音还有难掩的笑意。

“我扶你。”

……

时间恍惚便来到隔日一早。

“我在你堂前种的花开了,你要回来。”

屋前好几处花开,前几天刚种下的猫脸花也开出花骨朵了,花花绿绿的,苏绮突然就想起这句话了,看着花瓣沾着露水晶莹发呆,却怎么也想不出昨天晚上她后来是怎么回夜宁的话的。

是以再原原本本地回忆了一番。

“你昨日被人推下水,怎么不说?” 夜宁手持着茶壶,侧脸睨视她一眼。

这让苏绮挺意外,“啊,你都知道啊。”

这些天下来苏绮也在夜宁的世界里活明白了,她的这些感叹反问在夜宁根本就是白搭,看他神色淡然没有一点要继续开口的意思,她才继续说,“这有什么好说的,反正我自己能游上来了,再说谁推的我我也没看见。”

“哦。” 夜宁神情总算有了些变动,“你是打算就这么不了了之?”

苏绮从刚才说话的时候就一直注意要看夜宁的脸色,这会看他像是要有要替自己出头的小愤青模样,还挺欣慰的,算她没白认他这亲戚,惹得苏绮这会看他也觉得顺眼耐看多了。

“不然还能咋?” 一个心情好了还拍上夜宁的肩膀,“我也没事了不是,你也别放在心上,对了,倒是你,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事了,怎么会……”

“你知道些什么?” 夜宁挑眉打断了她,目光从苏绮搭在他肩上的手移开,不得不说这样的苏绮的确是让他刮目相看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