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呜呜......”琴雨说。“以后不许你和白画有任何来往,他不喜欢你,也不可能喜欢你,更不可能娶你,他要娶她的表妹‘谢星梦’,她可是大户人家,是谢家的小姐,你呢?只不过是我们家的丫鬟,都感对自己的主人动情,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你以后也不要出现在白画的面前,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女主人把琴雨赶走了。琴雨抚摸着自己的伤口,下雨了,她没有管,只是默默的走着,她感觉自己身上越来越烫,头越来越晕,走着走着,走到了马路中间,一辆豪华轿车飞快的开来,喇叭不停的在响,她没躲开,而是把双手敞开,嘴上带着微笑,迎接着死亡,‘嚓———’,车子停了下来,虽然及时停了车,但还是把琴雨撞晕了。

第二天早上,琴雨微微张开双眼,看见一个帅气的男孩在看着她。“你醒了,身体好些了吗?我看你额头上有伤,就包扎了一下,还有你身上有些伤,我帮你擦了一下。我发现你衣服湿了,就把湿衣服给换了......”白沉看见琴雨醒了,说道“啊! ! !”琴雨的脸刷的红了“你怎么能这样!”琴雨接着就生气了。“哦,你......你别误会,这是王妈给你换的。”白沉笑着说。琴雨的脸更红了。“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白沉。”琴雨没说话,她回想起那天的事,感觉心很痛。“你不说没关系,早晚都会知道的。”“我睡了多久。”琴雨看着白沉帅气的脸说道。“大约17、8个小时吧。”“哦”说完,琴雨下床准备回家了,刚下床,只听见:“啊! ! !”的一声,琴雨叫了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 因为琴雨脚上有伤) 。“你的伤还没好,不能下床,乖乖在床上躺着。”说完,就把琴雨扶上了床“如果你想家了,我可以送你回去。”“我没有家。”琴雨说完就流下了一滴眼泪。“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不怪你。”白沉还没说完,琴雨就把他的话打断了。

白画家:“妈,琴雨呢?”白画从学校一回来,就没看到琴雨,他找遍了家里的所有地方,可还是没有找到琴雨。“琴雨走了,是她自己说她要走的。”“不可能,不可能,琴雨不可能离开我的。”白画一边说,一边往门外跑着。“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白画跑了出去对着天吼到......

白沉家:“那你就现住在我家把,反正我爸妈在国外,几年才回来一次,正好,我后天要出国留学,你要和我一起去吗?”“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哇,我要去,我要去,我答应你。”此时的琴雨像一个活宝一样,开心的不得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