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儿得意洋洋,在萧凌面前昂首挺胸着,摆出一付大老板的气势,说:“不相信?你可以去试试啊?去啊?”

萧凌看着她挺起的胸膛,居然脑里闪过一丝杂念:这个女人,胸部还是挺丰满的!萧凌又马上甩甩头,心道:“呸呸呸,人家丰不丰满关你屁事啊!这种凶恶毒辣蛮不讲理的女人就是倒贴给我,我都不要!”

萧凌好象明白了,这女人一定和华启明有密切的关系,萧凌顿时气馁了三分。但萧凌仍气愤难平,说:“我不服!你这是在公报私仇!”

凌雪儿见萧凌气势上软了下来,更得意了,不住的奸笑着,说:“我就公报私仇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萧凌大怒,叫道:“老子我”话说了一半,萧凌忽然停住了。本来萧凌冲动之下想说老子我不干了,惹不起你我躲得起。狂怒之下,萧凌突然想到,这女人如此可恶,看来这家公司自己是待不下去了。但我不能就这样走!我如果就此辞职了,那就等于在逃避这个女人,等于事实上她打败了我!

这怎么可以!我萧凌堂堂一个男子汉,怎么能如此窝囊的被一个女人逼得辞了职!现在萧凌要是辞职将会丧失尊严!

萧凌宁可要这个女人提出开除萧凌,这表明了她没有降服萧凌,只能用开除这种方式来结束斗争。那样别人可能不太了解,但萧凌会走得很自豪,因为自己没有屈服强权,反而强权怕了自己,要自己离开了。

对,我不能自己走,我要逼得她开除自己!

萧凌心念电闪,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正好凌雪儿一脸的期待,笑着问萧凌:“你要怎么样?”

萧凌立刻冷静下来,看着凌雪儿冷笑着说:“无所谓,秘书就秘书,反正我先申明,我可一点儿也不懂秘书该干什么,做不好我不负责。”

凌雪儿一下子不适应萧凌这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张翔了嘴巴,差点把下巴给掉下来了。惊道:“你你愿意接受了?我没听错吧?”

萧凌就这样成了凌雪儿的男秘书!

凌雪儿自己也没想到萧凌居然同意做她的秘书,又惊讶又兴奋的她立刻雷厉风行地打电话安排一切事宜。不一会儿,有工作人员搬来了办公桌椅,在凌雪儿的指挥下,选择她办公室门外边建立起了一个秘书的办公点。

他们一帮人在忙得热火朝天,萧凌却在一旁冷眼观看。他知道,自己和这位女上司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接着,很多办公用品陆续搬来装上。比如电脑、电话传真机等等。令萧凌感到惊奇的是这些电子产品都是新的,现场临时拆封,临时安装调试,也不知这些东西他们哪里搬来的。虽然他们干得非常熟练非常快,可等到他们干完时,萧凌已经快下班了。

凌雪儿不时从办公室内跑出来看一下,每每还要提出一点意见叫他们改动。就好象要坐这个位置的不是萧凌而是她。

萧凌频频看表,等着下班的时间到来。萧凌那只纸箱里的东西看来今天是整理不掉了,萧凌又把它搬过来塞在办公桌下。再看一次手表,四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___五十九秒___五点整,时间到,走人。

萧凌拿起大衣,便走向电梯。办公室内凌雪儿看到了,忙叫住萧凌:“萧凌!你进来一下。”萧凌就知道她会叫自己,萧凌微笑着,转身走进办公室,问:“凌总还有什么吩咐?”

凌雪儿见萧凌满恭顺的,觉得不便对萧凌太凶,稍为和气的道:“晚上我们加个班吧,我工作刚上手,前任主管有许多杂七杂八的文件和资料需要分类整理,这是秘书最基本的工作之一,你先学着整理看看。”

萧凌先露齿的笑一下,然后指着自己的手表说:“凌总真对不起,下班的时间到了,我还有事呢,要不你先忙着,我就走喽。”

凌雪儿沉下脸来,道:“你什么意思?这是工作,我不和你开玩笑,晚上留下来加班!没什么好商量的。”

萧凌道:“我没有同你商量过啊?现在是下班时间,我有权对自己的私人时间进行支配,你则无权命令或干涉我,现在我告诉你,我要回家了!呵呵!拜拜了你那。”说着转身便走。

凌雪儿怒道:“你给我站住!萧凌,我是你上司,你知道不听上司的命令会有什么后果吗?”

由于是下班时间,萧凌有恃无恐,临出门时,萧凌回头激了她一句:“我就是这样的,你要受不了,可以辞退我啊!”说完再也不回头,径自走掉。

凌雪儿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不停变化颜色,本来手上拿着的一张报表竟给她狠狠地揉成了一团她还不知道。她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别得意,总有一天,我要你完完全全的拜服在我凌雪儿的脚下,到那时,我就XXX,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就在凌雪儿被萧凌气的波澜起伏,滚圆就要炸出来的当下,萧凌已经好心情的走进了电梯,心里正在为一会儿是请前台清纯小美眉喝咖啡,还是请凌菲儿吃鳝丝面,做着十分艰难的斗争。

凌菲儿会说话的大眼睛出现在萧凌的眼前,滚圆又富有弹性的大腿,傲娇的胸部,无一不让自己心驰神往,血脉喷张!萧凌身体的某一处立即起了反映,当机立断,给凌菲儿打电话!

“喂?小萧么?”凌菲儿好听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似乎能听出来一点激动。萧凌臭美的在心里想:莫非她心里念着自己?

“菲儿,是我。下班了么?我们去吃鳝丝面。”萧凌信心满满的等着凌菲儿答应,嘴角露出得意的弧度。

凌菲儿明显的犹豫了一下,然后开口:“今天怕是不方便,月末了,需要做的工作太多。改天吧!”

一盆冷水倾盆而下,浇的萧凌透心凉。难道刚刚听到的激动是自己的错觉?难道自己能让一切雌性为之倾倒的独特魅力还没有能征服凌菲儿这个小丫头?这样的念头怎么能存在萧凌的脑海中,他立马否定了自己想的,认为凌菲儿确实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凌菲儿手头上确实有不少的工作要做,一丝不苟的性格成就她习惯亲力亲为的作风。刚刚接到萧凌的电话,确实心跳加速,旋即想到自己几天前在大街上跟萧凌的亲密举动,还有今天在电梯吻上自己眼睛的炙热的唇,那种属于男人特有的阳刚的气息……凌菲儿忍不住一阵面红耳赤。

听到电话那边萧凌没了声响,凌菲儿突然有些慌张,他怎么了?总不会因为自己拒绝了他,受了打击?

“喂?萧凌?”凌菲儿出声询问,想要知道萧凌到底是怎么了。

萧凌时勇时弱的性格,让他听到凌菲儿有很多工作要做的话之后,立即没有了在死皮赖脸巧舌如簧让她赴约的勇气。何况对方还是凌菲儿,让自己想起来就心跳加速的凌菲儿。在她面前,萧凌总显得手足无措。

“嗯,我在!那这样的话,只能改天了。”萧凌的语气里透露着很明显的失望的语气。

凌菲儿听到这个男人失落的声音,心中竟升起一丝不忍,轻轻的叹了口气,给自己一个理由:“这样吧,你等我半个小时,我审完了手上的这份文件,我们就去吃鳝丝面。”

“真的?”本来已经死心的萧凌听到这个答复,心中顿时雀跃,惊醒的呼出声来。

“瞧你!怎么跟个小孩一样!”凌菲儿听到萧凌惊喜的声音,心中一阵甜蜜,“来我办公室等我吧。”

“好!”电梯刚刚好到一楼,电梯门打开,外边的人走进来,看到萧凌一脸春风得意的把手机装进口袋,不知道他是被什么好事儿乐晕了,竟然忘了出电梯,好心提醒说:“你不出去?”

“不出去!去28楼!”因为心情好,萧凌的声音过分的大,以至于电梯里所有人都投过来形色各异的目光。

有嫉妒,有羡慕,还有鄙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