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凌在刀疤大汉走出去之后,再也忍不住了,在周围老年人诧异的目光中,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前俯后仰,肚子差点没转筋了,那几句小说中写的话,再加上随手这么一甩菜刀,就把几个亡命之徒全都吓跑了,这简直是太霸气了,段宁宁没在这里,如果在这里的话,肯定要崇拜的两眼直冒星星。

“小萧,你哪学来的这么一手啊,简直就是绝了,隔了四五米远能把一只苍蝇钉在地上,比那传说中的小李什么飞刀都要牛-逼啊。”火鸣国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随后看到地上菜刀刀尖处的苍蝇,立刻欢喜的问道。

“什么?”萧凌也是一愣,随后走过去看到刀尖处的苍蝇,在联想到刀疤大汉的表情和话语,这才联想到怎么回事,原来这大汉把我当作某个前辈的传人了,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萧凌可是明白的清清楚楚,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撞大运?哈哈,看来最近好运连连啊,不禁进入了辉煌集团,连随手这么一丢菜刀都能吓唬走亡命之徒,时来运转……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过后,周围的老大爷老大妈对萧凌越来越满意,都在心里想着这萧凌一表人才,不仅人好,而且做人老老实实非常厚道,还有一身功夫,就开始在心理琢磨着哪家的闺女好给萧凌介绍一下,如果真让萧凌选中的话,那家的姑娘可就享福喽。

萧凌刚一出门,警车的声音才迟迟的到来,其实也算不上迟,前后不过才是五分钟之间发生的事情,怎么能怪警察来的慢呢,经过一番调查之后,警察确认没有人员伤亡,这才开着车缓缓的离开了……

萧凌屁颠屁颠跑回小窝,殊不知早已经被那位衣着朴素的老人盯上了……

萧凌刚要打开房门,刚刚准备补上一觉,电话就响了起来,接起电话杨安的声音就在里面传了过来。

“小萧,上次的时间非常抱歉,为了表达我的歉意,我今天决定再次请你吃饭,有没有时间?”杨安在电话里面笑嘻嘻的说道。

“没有。”萧凌果断就挂了电话,每一次和这小子出去准没好事,还不如和黄毛一起出去吃个烧烤啥的都比跟这小子出去强。

不一会的功夫,电话再一次的响起把纲要朦胧入睡的萧凌吵了起来,萧凌拿起电话就大声的喊道:“我都说不去不去了,你老打什么电话。”

“萧兄弟是我。”电话那边传来张翔的声音。

“哦,行了没事了,有事找你的时候你帮不上忙,这没事了你还打什么电话。”萧凌直接把电话挂断之后把电池扣了下来,这回没有人打电话了吧。

这一觉萧凌睡的非常舒服,从早上六点多一直睡到晚上八点多,醒来之后萧凌自己都是非常的震惊,睡了十四个小时,中途还不吃不喝,简直快要变成了猪,不过屁股上的伤势似乎好了很多,要用手按上去才会感觉到疼痛,本来伤口也不是很深,只有四五厘米深,由于萧凌不顾着伤势毅然决然的参加战斗,导致伤口不断的破裂,才有了那些撕心裂肺的疼痛。

但是,萧凌这一觉醒来之后,却发现伤口好了一大半,用手触摸间竟然可以感受到伤口结痂,难道睡觉时间的长短可以影响伤口恢复的速度?

这个想法诞生了之后,萧凌回忆了起来,以前打架的时候,受伤总是最先好,在受伤的那一阶段,似乎变得特别能吃,特别能睡觉,以前年轻应该是恢复能力强,这都过去多少年了,萧凌这一想,就更加确信自己的恢复能力特别强悍,按照萧凌猜想如果再睡十二小时恐怕伤口将会完全康复。

不过,萧凌现在不想去做任何尝试,那抗议的肚子已经开始折腾起来,如果在有一天不吃东西,和小萧有一种预感,自己会完完全全的饿死。

把手机电池装上,刚把电话开机,就来了一个电话,手机上提示是杨安打来的电话。

“小萧,怎么才开机啊,赶紧出来吃饭,我在百利烧烤酒楼呢,快点过来啊。”杨安大声的喊道,电话一头声音嘈杂显然是很多人在说话。

“好的,我马上就到。”萧凌挂下电话,就开始洗漱,洗漱之后换上了衣服,出门打车直奔百利烧烤酒楼,烧烤酒楼位于河滩街南侧,距离萧凌所住的地方也不过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萧凌到了百利之后直奔二楼,推开包间的房门之后,傻眼了,屋内将近二十多人,男男女女都有,而且都是非常的熟悉,正是自己大学的那些同学。

“萧凌,找你一天,你才过来,这件事情怎么算?”其中一个带着眼睛的年轻人笑眯眯的说道。

“老孙,同学聚会怎么不早告诉我?”萧凌笑眯眯的回答道。

带眼睛的年轻人叫做孙浩天,在大学的时候与萧凌关系比较好,属于萧凌在大学的世界里面还算合得来的几个同学之一。

“杨安这家伙说随时都可以联系到你,就没让我们通知你,谁知道你这个家伙脾气真大,一个电话还没说话就挂了,还把电话关机了,真是不服不行,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爆裂。”孙浩天解释原因说道。

其余的同学看到萧凌进来之后,只是微微点头致意,并没有说出太多的话语,萧凌也是希望如此就没在多说,在孙浩天和杨安身边做了下来,听着那群女生谈论着自己男朋友多么牛-逼,男生则是谈论着最近又赚了多少前,萧凌听到这些话,无奈的笑了笑,现在的聚会无意就是个攀比,这种聚会其实不来也罢。

众人谈着谈着就把话题转移到了萧凌身上,当初萧凌与校花之间的一段恋情,至今还在广为流传,当初萧凌的初恋,萧凌从大一开始苦苦追求了三年都没有追到手,到后来那个校花不外乎就是被某个富豪包养了起来,萧凌每次想到这种事情,都暗骂自己当初瞎了狗眼,怎么能看上那种女人。

“萧凌,你知不知道,你当初暗恋那位校花的去向?”其中一个穿着华丽人模人样的年轻人笑着说道。

“不知道。”萧凌听到这话心里开始莫名的烦躁,冷冷的说道,这个穿着华丽的年轻人名叫白羽,是在大学时候的班长,一向与萧凌不对付,今天出言的目的无非就是讽刺萧凌的不行,听说白羽一毕业就进入了自家的企业做起了老板,如今几年已经过去,那家企业也是越做越大,如今发展到了什么地步谁也不清楚。

萧凌当然知道那校花的去向,不过由别人的嘴里说出来总是感觉到有些不舒服,特别还是自己的死对头,这让萧凌更加的烦躁起来。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