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认真拖地的段宁宁被萧凌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她睁大眼睛看着萧凌,她睫毛好长,又细又密,隐藏在睫毛下面的眼睛煞是迷人。而她的目光,带着一种令人难以抗拒的神采。萧凌有点傻了,她感觉段宁宁越看越美。

“你刚才说什么?”段宁宁许久才反应过来,她想好了一切,然而面对萧凌这样认真的表情,她却慌乱得不知所措。

“我说……”萧凌心如鹿撞,气息都控制不好,想原话再说一遍却无论如何说不出口,最后丢人地放弃了:“没事了,对不起!”

该死,怎么会这样?萧凌在心里骂自己。

段宁宁哦了声,继续拖地。而她那个哦声,除了很娇媚外,仿佛还带着一点点失望情绪,她自己都察觉到了这点,觉得奇怪。

萧凌在床上坐着,打开电视胡乱地按着频道。

段宁宁拖完地了,去冲洗阳台,由于床的位置刚好对着阳台,萧凌可以清楚看见她的活动状态。她会偶尔回头看一眼萧凌,和萧凌的目光触碰到一起,她会给萧凌一个笑容,那样的笑容把萧凌的心肝都吊了起来,挂到半空的太阳底下,彻底的烤着,令萧凌心乱如麻。

终于,段宁宁收拾完了,房子经过她的劳动之后,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

“别那么脏,不利于健康。”段宁宁说。

萧凌哦了声,目光投到电视屏幕里。他没注意到的是,电视里在播放一段漫长的性趣内衣广告。

“别看那么多不健康的广告。”段宁宁走过去抢走他手中的遥控按了几下,最后停在一个频道,“看综艺吧,能够舒缓神经。我走了,再见!”

“能不走吗?”在段宁宁开门前,萧凌说。他好紧张,他这人就这样,忽然间特勇,忽然间又特弱,糟毛病。

犹豫了一下,段宁宁微笑道:“这是你家,不是我家。”

段宁宁离开了,萧凌感觉仿佛做了一场虚梦,但是看着干干净净一尘不染的房子,他又无法相信这是一场梦。

抽了根烟,找衣服、进浴室。澡洗到一半,听见敲门声,萧凌飞快洗完,赤膊着上身去开门。打开门,看见的居然是段宁宁,去而复返,手里还提着好几袋东西的她,萧凌彻底呆了……

看见萧凌赤膊着上身,段宁宁一张脸顿时涨红起来。那一刹那,气氛无疑是十分暧昧的,段宁宁甚至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过了十几秒,萧凌反应过来了,让开身让段宁宁进来,他暗暗的窃喜着,觉得有戏。

“牙刷不能用太久,最好一个月换一支。毛巾一样,大概两个月左右。”段宁宁一边从袋子里翻出一件件物品,一边继续说,“你原来的茶杯太脏,洗不干净,帮你新买了一只。你的拖鞋已经裂了一半,我也买了双新的。还有,洗发水用完了,原本想按你用的牌子买,外面便利店却没有,所以买了支飘柔,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习惯……”

段宁宁唠唠叨叨说了一大堆,说到萧凌眼眶有点湿润了起来。他想起了他妈,只有他妈才那么照顾他。现在他妈一个人在老家,而他已经半年多没回去看望过,她妈还有风湿病,一遇上阴天下雨脚就会痛。他爸又早死,她妈一个人孤零零生活,想想都觉得可怜。

“怎么不说话了?”段宁宁转身看萧凌。

“能给我个理由吗?你忽然跑来给我做家务,帮我买生活用品,唠叨我,为什么?”萧凌问。

“萧凌,有许多事情都是没有理由的,又或许有些理由自己却不想说。”段宁宁走向他,坐在他身边,“最重要的是,理由重要吗?”

萧凌没有说话,段宁宁看着他,鼓起勇气再靠近一点,去亲他的嘴巴。那一瞬间,萧凌脑海里一片空白。太突如其来了,他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一切,所以他一动不动。并非他不想动,而是根本反应不过来……

段宁宁没有因为萧凌没反应而停止,她继续生涩地亲吻着萧凌。她的嘴巴好香、好甜,好像蜜瓜一样,她身上的味道因为刚刚经过劳动没来得及洗澡的缘故,汗味好浓,那种汗味带着一丝独特清香令萧凌心猿意马。

大概过去了一分钟,萧凌适应了,反手搂着段宁宁的小蛮腰,心里甜蜜。这个梦中的女神,梦寐以求的女人,她此刻竟然就在自己的怀里亲吻着自己,天啊,这感觉实在太美妙、太享受了……

萧凌激烈的回应起来,手从段宁宁腰部一分分往下。没多久后,段宁宁呼吸开始粗重,而且她显然紧张非常,手在萧凌背部上乱抓乱摸,宣泄着自己的局促和不安。

经过一段缠绵之后,段宁宁如果疲倦的小猫一般,蜷缩在萧凌的怀中,手指在萧凌不算宽阔的胸膛上画着圈圈,弄的萧凌心里直痒痒,恨不得再次翻身大战几百回合,但是想到段宁宁是初次,只能打消心中的念头。

萧凌突然想起办公室的一幕,出声问道:“当初在办公室董振华那牲口,是不是对你用什么卑鄙的手段了?”

段宁宁想到这件事情,脸色顿时愤怒了起来,气愤的说道:“董振华简直就是畜生,说有事情找我,把我叫到办公室,用尽花言巧语想要得到我的身体,我誓死不同意,这丧尽天良的畜生竟然在我水里下药,还好你突然出现,我才幸免于难,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段宁宁愤怒的小脸上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萧凌听后,心中也有几分怒火,毕竟段宁宁现在属于自己的女人了,这报复必然不能少,畜生想要霸占老子的女人,你会付出应有的后果……

“放心吧,有我在以后没有人在敢欺负你了。”萧凌抱紧怀中的段宁宁安慰的说道。段宁宁乖巧的点了点头,埋在萧凌怀里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萧凌感受着段宁宁平缓的呼吸,在床头的抽屉里翻出一盒很久不抽的红塔山,放进嘴里抽了起来。萧凌在十六岁之后就有个习惯,每一次在制造一些意外事故之前,都喜欢点燃一支烟。

萧凌缓缓吐出一口眼圈,扔掉烟头,露出得意的笑容,也随着段宁宁缓缓进入了梦乡……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