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安来了,看萧凌坐在大堂里翘着二郎腿抽烟,他惊讶得不行。

“你不要这种表情。”萧凌皮笑肉不笑道,“我会好好感谢你的。”萧凌把感谢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以示自己的不满。

杨安陪着笑脸说,他也是无奈,那种情况,当然得第一时间开溜了!

“你不用等我了,我等个人。”萧凌说。

杨安巴不得呢,立刻走得比兔子都要快,萧凌那个郁闷。等了半小时,凌菲儿出来了!看见萧凌脸上有点痛苦,她问:“要不要上医院看看?”

“不用。”萧凌说。

“那,送你回家吧!”

丰田跑车这么名贵的车,萧凌还是第一次坐。说出来丢人,在此之前萧凌连轿车都没坐过。

“到底怎么回事?”开着车,凌菲儿忽然问,萧凌把被抓进去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后,凌菲儿笑道,“你那朋友很逗,为什么你不把他供出来?”

“义气吧,能护一个算一个。”萧凌也笑,由于紧张,笑得有点硬邦邦,他对这个女人有种特别的感觉,爱情的感觉。

“呵,还真有你这样的人。”凌菲儿觉得萧凌好傻,这世界哪有什么义气?所以她接着说道,“你这样会吃亏的。”

“吃点小亏没什么,人不吃亏就不可爱了!”

凌菲儿一愣:“我怎么觉得可爱这个词用在你身上怪怪的?”

“男人也可以可爱嘛,呵呵!”

跑车空间比较狭小,座位与座位间距离无限接近,所以萧凌很明显嗅到凌菲儿身上传来的味道,那种味道很独特,带点玫瑰花香,不经不觉就能让人陶醉。可惜这种味道非常短暂,因为很快就到了住处。萧凌心里那个恨,为毛自己不是住十多公里外的郊外?

“河滩街,是这里吗?”车停下已经有十几秒了,看萧凌还没有下车迹象,凌菲儿只能提醒她,她不讨厌这个男人,就是觉得她傻。

“哦,对,是这里。”萧凌尴尬地打开车门走下去,然后回身道,“谢谢你!”

“赶紧回家吧。”凌菲儿飞快翻出一张名片递给萧凌,“这是我的名片,觉得有什么不舒服了,可以找我。”

凌菲儿走了,萧凌看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整整好几分钟才转身往家里走。走到楼下,看见一个女人站在黑暗处,他被吓了一跳。当看清楚那个女人的模样时,他被吓得更厉害了,这个女人竟然是段宁宁。

段宁宁在自己家楼下做什么?萧凌的思维系统已经启动,在思考答案,而且一面倒的往邪恶方向思考……

“萧凌你怎么这么晚回家?”段宁宁用温柔的声音说。

段宁宁的温柔令萧凌吃惊,受宠若惊,可想而知平常的段宁宁对他是那么的凶。吃惊之余,想起办公室的事情,萧凌心里冒起了一股怒火,不是因为被炒鱿鱼。而是因为看清楚了段宁宁的真面目,所以他的口吻很冷:“我什么时间回家用不着你管吧?”

热脸贴了冷屁股,萧凌以为段宁宁会发飙,她只是露出一个委屈的表情,这样的表情令萧凌突然发现自己过份了,语气软了:“找我有事?”

“我害到你被炒鱿鱼了!”段宁宁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萧凌,“这是我一个朋友的名片,华尊的人事经理,你可以去他那里应聘。”

“我自己会找工作,现在很晚了,你回家吧!”说完,萧凌往楼道里走。

段宁宁叹了口气,她害了萧凌,一定要帮回他,否则良心不安。于是,她追上了萧凌,在萧凌关上家门之前双手推住了,看见里面好混乱,她忽然想到主意,一个可以留下来的主意,“你家怎么那么乱?”

萧凌干巴巴的回答道:“乱什么,男人都这样。”

“我帮你收拾一下要吗?”

萧凌回身看了一眼自己的床铺,他曾无数次幻想能和段宁宁在上面翻云覆雨。现在段宁宁就站在外面用期待的目光看着自己,自己要让她进来吗?

有时候人的行为不受自己控制,连你自己都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但你却做了点什么,那属于一个情不自禁的情绪。萧凌刚刚就情不自禁让开了,让段宁宁走进了他凌乱不堪的房子。

段宁宁并没有骗萧凌,果然帮萧凌收拾房子。虽然萧凌很希望段宁宁是骗自己,用收拾房子的名义进来收拾自己,或者被自己收拾。反正他觉得应该发生一些男女间该发生的事情。

萧凌坐在床上从背后看段宁宁,看这个梦中的女神。段宁宁拿着一个大袋子一件件把房子内没用的废物放进去,递手、弯腰、蹲下,每个动作都那么性感、妩媚,散发着无限魅力。

萧凌看傻了,有一种叫冲动的情绪在脑里作怪,不停怂恿他扑上去。而很多时候他的意志都是不坚定的,但这一次却坚定到他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

萧凌点了根烟抽着,在听段宁宁唠叨。捡到烟盒时,她会说烟抽多了不好;捡到方便面桶子时,她会说方便面没营养尽量少点吃;捡到脏袜子时,她会说多买几双袜子勤点洗。

很奇怪,萧凌仿佛蛮喜欢听段宁宁唠叨,他感觉到好温馨,有个人在身边唠唠叨叨才是正常生活,他想了想,觉得以前过的生活都不正常。关键是,段宁宁这种唠叨与她平常在办公室里趾高气扬的唠叨大不一般,她现在的是温柔版本,令萧凌怦然心动的温柔版本。

终于,段宁宁捡着捡着捡到一个用过的避孕套袋子:“这个……?”

“不是我的。”萧凌矢口否认。事实上真不是他的,是杨安,杨安借他的房子风流快活过一天,他根本不知道原来杨安做了这种事情。

张韵婷哦了声。看段宁宁持怀疑态度,萧凌觉得冤枉,不得不再次申明道:“真不是我的。”

“是你的也很正常啦,不用不好意思。”

“我没有女朋友怎么会是我的?”

“你没女朋友吗?哦,那……要不……我当你女朋友吧?”

萧凌觉得自己的听觉出现了问题。段宁宁平常看都不看自己一眼,怎么突然间那么大转变?当自己的女朋友,会不会是个陷阱?可是,萧凌不觉得自己一穷二白的有什么东西给她骗。

很快的,段宁宁把房子收拾好了,拿扫把扫了一遍,然后拿地拖拖了起来。拖地需要弯腰,一弯腰就很容易春光外露。现在段宁宁就这样,她拖到萧凌面前时萧凌从她领口处看进去,红色文胸包裹里是那般的惹人犯罪,他立刻冲动了起来……

一分钟后,萧凌冲进浴室打开花洒冲自己的脸,他需要冷静。他实在想不明白段宁宁想怎么样,举动太奇怪了,他觉得这不可能。可是,段宁宁却真真切切出现在他家,他并非做梦。

段宁宁刚刚说那句话,他真想问问,到底段宁宁说真的还是随口说说?

想好了,萧凌立刻冲出浴室,冲到段宁宁面前鼓起勇气道:“段宁宁,你刚刚说要当我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