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外一遍明媚阳光灿烂,熟识的场地,阿尔比法快速到达老地方,一片低矮的灌木丛,这片低矮的灌木丛生长着无数粉红色鲜艳欲滴的小果,拇指般大小,味道好极了,这是一种不常见的野果,阿尔比法就是靠它们维持着生机。

不同原先阿尔比法进入洞穴的场景,这是一片陌生的地方,阿尔比法由洞穴出来的地方应该是洞穴的另一个出口,不过阿尔比法并没有发觉,仍以为是原先进入穴口的地方,他不敢太远离了洞口,只因他记住了囤天守临走时的交代,“不能远离洞府,否则危险”。

这片生长着粉红色小果的灌木丛距离阿尔比法出来的穴口不远,大约十里左右,就在一片山林中,林中怪石嶙峋,灌木丛东一簇西一簇分布其上,顾不上分辨,阿尔比法抓起果子就往嘴里放,一些完全没熟透青涩的小果伴随着半熟的青红相间的小果被他连带着粉红色小果一并吞下。

狼吞虎咽,阿尔比法大吃特吃,正当他快意之时,一片悠扬的歌声响起,“啦......啦......啦......啦......,小小的一片云呀慢慢地走过来,请你们歇歇脚呀暂时停下来,山上的山花儿开呀我才到山上来,原来嘛你也是上山看那山花儿开,啦......啦......啦......啦......”。

歌声婉转动人,阿尔比法不由听得痴迷,连动作也停止了,脚步声渐渐传来,歌声也嘎然而止,阿尔比法放眼望去,一个身着麻衣脚穿草鞋头发蓬乱双眼朦胧的少年缓步进入了林中,少年后背插着一把长剑,只有剑柄露出了其冰山一角。

“你是何人?为何出现这里?”少年冷峻而问,“据我所知,归墟山脉凶险无比,不但有数不清的毒蛇猛兽,并且其中强大的妖类也不少,普通人根本无法到达这里,尤其这是归墟山脉的深处。”,略顿,“官府每年押解的犯人,都是绕路而过,由归墟山脉的边缘地带擦边而过。”,“说,你究竟何人?为何会出现这里?我大地飞歌,剑下无无名之辈”。

“原来他叫大地飞歌,歌唱得真好”,阿尔比法心中思忖,“这么说这里是归墟山脉的深处咯?”,“或许他能带我离开这里”,“看他的装束,应是大哥所说的修士了吧,我该如何应对?”。

“再不答话,我可要拔剑了”,大地飞歌有点恼怒,之前未曾有过人敢对他的话置若罔闻,这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侮辱,“难道遇到了个傻子?”,“看他呆头呆脑污糟邋遢的,一定是了”,不免细细打量起阿尔比法。

“大哥哥,偶叫阿尔比法,偶和偶大哥住在一起,大哥闭关去了,偶出来找吃的,这些果子可好吃了,你要不要来一些?”,阿尔比法虽知此人是修士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道。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