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周末,是学校的宅男、宅女日,很多人不是在宿舍睡觉就是玩手机,反正就是不出宿舍门,每次这两天去食堂,吃饭的并不多,而提饭、带饭的每个窗口都有,下午三点多的时候,我去找了小孙,我正在熟睡中,我敲了敲床架:“小孙,起来,我们去借书吧”

他揉揉眼睛说:“稍等一会,马上”

由于学校的图书馆正在建设中,只能凑个临时的,在综合楼二楼的六间教室里(我总觉得像是摆设,因为很少有人去那读书或者借书)。

“这生活总得变着过,一味的无所事事,也不是个办法”

“就是,还有将近两年的时间,倘若丢在这无聊中,岂不太可惜了,我常想着做些投资小利润还行的小生意,但就是不知道做什么好”小孙继续说道:“和我一起的都去外面了,打工的打工、做生意的做生意,不论生活过得如何,却都在为生活奔波,只有我还在没前途的上学,真不知如何是好”

“有时候吧,我总觉得不管到哪,只要自己心中有梦,并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往前走,总会有一个好的结果,现在看来,那只是自己在濒临绝望时的自我安慰而已,当然,缺乏坚持的信念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还是不愿接受现实吧!”我说:“总想着逃离,却瞻前顾后,怕这怕那,纠结不已”

“既然逃不出,那就不刻意去逃,或许我们真应换种生活方式,就如现在,有时间去图书室看看书,打打篮球锻炼下身体”

“再买个茶壶,在宿舍看书时沏壶茶,耳朵听着高山流水,嘴里抽着香烟,岂不更好”

听起来确实不错,倒惹得我俩大笑了好一会。后来,我们也真的买了个茶壶,又凑了几个人一块买了个篮球,总算是有点事干。

每次去图书室,看着那么多的书,我总有寒酸的购物狂进了大超市,看见什么都想买,却有心无力的感觉,我借了本梁晓声的《从复旦到北影》,随便翻看了点,写的是特殊时期初末之间的事,小孙则借的好像叫什么办公室,我记不太清了,反正他不喜欢看一些太“文艺”的东西,说是太伤脑,而我什么都看,却往往品不出其中的味道,倒像是简单的看字识句,不过我也不管这些,只要有事干就行,最起码在心理上来说还算充实吧!

“要不我们先在这看会书吧,我怕拿到宿舍就又变成摆设了,反正一天只在宿舍呆着也挺无聊的”小孙建议道。还真是,就像我们前几次借的书一样,只一本就看了一个月还没看完,放在宿舍,还忘记了给人家还回去,我还是在收拾书的时候才发现,就和小孙一起去还,原来这借书是有日期的,一个月满后,一天扣一毛钱,我和小孙两个一共借了四本书,迟了将近两个月,白白给学校捐了二十多块,一盒好烟就这样没了,自那之后,若是我们的书没看完就先给人家还回去,再借回来继续看。

“恩,也好”,我们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来,我有一个习惯,那就是看书前先要了解一下作者。梁晓声,原名梁绍声,是中国当代著名作家,曾任BJ电影制片厂编辑、编剧,中国儿童电影制厂,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其作品多写知青题材,描写北大荒的知青岁月,对中国当代文坛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梁晓声被认为是中国“平民代言人”,经常描写平民生活,批判既得利益者。其实,了解一下作者,对提高我们的阅读兴趣还是有很大帮助的,像梁晓声这样的作家,其作品题材都来自现实生活,不夸张也不浮华,相比于那些网络作品,更容易让人接受,当然一个人和一个人不同,这只是我的一些主观看法而已。

我看了十分钟左右,一个女人轻轻地从我身边走过,又轻轻地在我的对面坐了下来,每天都会有来这看书的,虽然不是很多,但断断续续的总是有人,我虽然没有抬头去看她,但心里却还是胡思乱想起来,我做梦都想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在图书馆里碰见我喜欢的人,那也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但是,每次都会让人大失所望,最终我还是没能克制住自己的想法,便抬起了头,随便瞥一眼又不会耽搁什么嘛!

“啊,怎么会是她”我擦了擦眼睛,心里又默默道:“真的是她”我既欣喜又激动,这简直太让人意想不到了,眼前这情景就和我上次在梦境里一模一样,顾兰嫣竟真的出现在了这里,可是,我该怎么去打招呼呢?

“兰嫣,你也来了,真是没想到,能在这儿碰到你”我用双手把书压在桌子上,目不转睛的盯住她,然后才问道。

她微微抬头,转而露出一抹笑意,眼里满是温情,那份温情好像是长在眼睛里的,真叫人怜爱。

“路凡?我也没想到你会来这看书”,她有点不相信,她不是不相信能在这遇到我,而是不相信,我也会看书。

“嘿,无聊的时候看会书,好打发时间,你看的啥书”

“《守望》,上次看了些没看完,趁着今天有时间,我就来了”

我听着不像是言情小说,就试问:“你不看言情小说吗?”

“恩,早就不看了,那些言而有情的东西,看着太累,只要生活里没有那么多伤心事我就很开心了”,她摇摇头,小声叹气道。

“女孩子家,别老是叹气,容易老,如果你不嫌弃,有什么不高兴的事,可以向我说,或许真可以帮你除去烦恼”,我想她叹气定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只是不愿说,也不想说罢了,但我还是试着问道。

“那你是不是觉得我老才这么说的?”,她笑笑,眼里带着一丝调皮,又带着一股子倔强,只是那倔强里带着无言的伤痛,调皮里又带着纯真的多情,没有什么能比这种感觉更能让人怜爱、也更能让人迷恋,不是深山,却充满神秘,不是湖水,却有湖水一般的的清澈与平静,每次见到她我的心里总会荡起丝丝的涟漪,想用真情去接受,却又不能敞开心扉去谈笑,无奈的不是一念情深,是情浅缘深。

“没有,你是我见过最有味道的女生,猜不透,看不清,有时像薄雾,充满朦胧,有时又像刻着花纹的玻璃,只见得身影,却见不得面容。”我收起了往日的窘迫与忐忑,带着微笑,平静地说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因为你不了解我,所以才会这样说,其实,我是一个很简单的女生”她抿嘴一笑,又抬手捂住嘴唇。

“那如果我想知道你心里所想的,你会敞开心扉的对我说吗?”

“不知道,敞开心扉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需要时间去磨合的,认识了并不是熟悉了,熟悉了也并不是相知了”

她几乎没有考虑,就肯定的这样说,可是我又不能语塞,就说道:“如果在这两年的时光里,我必须得了解一个人,并用真诚去面对的话,我很希望这个人是你”

她轻轻一笑,然后低头盯着书,不再说话。

“你们可不能这样,图书管里是禁止谈情说爱的”小孙凑了过来,手拄着桌子一脸坏笑道:“想必这位定是兰嫣同学呢”

兰嫣抬头,皱一下眉头,她不认识小孙,自然有些惊讶。

“嘿,小路在宿舍常说起你,说你跟别的女生不一样,这不,我一眼就看出来了,眼光不错吧”

“眼光一般,猜得倒挺准”兰嫣莞尔一笑。

“兰嫣,我有事先走了”,我回头,咦,怎么会是她,真是见鬼了,韩悦悦胸前抱着一本书,站在兰嫣跟前,说完就要走,可刚一转头看见我坐在那里,便又停下了脚步,盯着我看了看,若有所思,然后又转过头去对兰嫣说:“兰嫣,我说了,今天你怎么非要来图书馆,原来是约上了,发展挺快啊,我估计,苏言要是知道又要伤心一番了”他又转过头来对我说道:“路凡是吧,我想你也不会对兰嫣懂什么心思吧,你那老同学可是铁了心的要追到她哦”她这是在通知我还是在提醒我?这个多事的小娘们,到哪都有她,我也是无语至极了,何况我什么都知道,也懂得该怎么做,用不着她在这里指指点点,不要理会便是。

“悦悦,你就不要胡乱猜测了,我和路凡只是巧遇而已,至于苏言我一直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兰嫣难为情的说道。

“原来你就是悦悦,久闻同学有一张快嘴,果真如此”,小孙参和道,我知道她是在帮我解围。

“你又是谁?”她没等小孙再说什么,就对兰嫣说:“兰嫣,走了啊”,然后头发一甩,根本没有看我和小孙就走了。小孙一脸错愕,有些不敢相信,三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她什么了。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