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峡的十月,乱风吹打着树叶,拨乱我的思绪,新的生活总带着点新气,而新气里又少不了熟悉,熟悉里又免不了陌生,我常常会想起家里的生活,忙碌、唠叨、疲惫这些词,是我最能想起的,我想这也是最能诠释乡里生活的词语,这也是最能伴着我面对新环境的心灵最深处的记忆,我也不断地告诉自己:即便是自己和别人不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至少我还有自己的梦去坚持,我虽不能忘记三次高考带给我的压力与羞愧,但我有理由相信,既然身在远方,就不怕朝阳光刺穿我的眼,既然梦在他乡,就无畏冷风吹打我的心。而这心必须是积极向上,决不允许出现哪怕一丝丝地阴霾。

常听代课老师说起洺峡的防护林,就是没去过,最重要的是离学校近,若是步行也就二十分钟左右,所以宿舍的三个每天嚷嚷着要去里面散散步。今天是周末,又赶上了微凉风,于是趁着这略深地秋意,我们四个人便去防护林溜达。大概走了十分钟左右,就遇上了一小片戈壁滩,前面是一排沙枣树,只是上面的沙枣不多,而且剩下的也不太好,不过,我们嘴馋,还是摘着吃了好多,连城说:“以前,父亲在新疆干活时,每次回家都会带一大包沙枣,我和妹妹总是把裤兜装得满满的,走到哪吃到哪,现在吃起来竟没了那时的味道,”

而我也有同感,我还在初中的时候,每每到了摘棉花的时候,母亲就去新疆,回来时就带些沙枣,还有葡萄干和红枣,不过我还是喜欢吃沙枣,那味道干瑟瑟的,又夹着淡淡的酸味。含在嘴里软绵绵的,沙沙的。剥了皮的沙枣更像一个小小的茧,最容易让人看到新生的气息。那时的我们总会连皮吃掉,或是放在嘴里嚼会儿就吐掉,现在想来确实有点浪费,那可是翻山过水才到我家的,着实不易。

“那时候嘴馋,吃什么都香,现在长大了,吃什么都挑三拣四,真是少小时易忘,老大时难过啊”,我笑着说。

“你俩瞎感叹个啥,吃个沙枣还能吃出故事来,像是一头扎进了往事堆里,还出不来了不成”,如云说。

薛云手捧着沙枣到我和连城面前笑着说:“吃吧,我捧的不是沙枣,是满满的回忆,回忆里装着父亲和母亲”

看着薛云那贱笑样,我和连城抬起拳头就去打,吓得薛云跑得飞快。不一会儿,就到了防护林,我们是沿着大路进去的,从入口处一直到最里面,都有摆摊的人,买的大多是水果,饮料,小吃,啤酒摊最为多,还有烧烤摊,只是在白天吃的人少,又是在防护林旁,所以这些摊儿都在入口处的马路旁,洺峡市的路宽,车又很少,倒也不影响交通,在这些烧烤摊的对面有一个小型的停车场,里面停满了车。

“一直听刘小谦说防护林这边挺热闹的,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啊,下周我们一定要在这里好好喝它一场”连城感叹道。

“现在正是天气热的时候,防护林又是块避暑宝地,人自然多”薛云说:“其实,晚上人更多,他们一般是先到学校打完篮球,再吃顿饭,然后散步来到防护林喝上几杯再回家,说真的,那些人可真会过生活,连城说的对,下周我们也得在这里好好喝它一场”

里面大都是白杨树,每相隔的两排白杨树中间有一条人行走道,上面被两边的树梢相接搭成了一个很长的“树蓬”,一直到这条人行道的尽头,其实,它还有一个名字叫情侣长廊,道面是小石头砌成的,拼着心形图案和1314的字样,两边的树上,断断续续地挂着关于爱情的名言,所以这防护林倒像是情侣林。每条长廊的尽头,也有摆摊的人,而他们买的也只是一些“定情信物”或是一些可爱的小玩意儿。我们走上前去,随便看了看,其中有一个用石头做成的白色吊坠,形状像是一滴泪水,上面写着一个“分”字,我拿起看了看,那摊主便笑着说:“小伙子,你真有眼光,这块吊坠名叫缘分石,因为单个看起来像泪滴,所以又叫它泪离石,刚才就有个姑娘买走了那个“缘”字,说是留着这个“分“字等待缘分”

不管是缘分石还是泪离石,我都没听过,我想这应是那摊主自己给取得名字,意思可能是彼此离开,相思泪流吧!

如云笑着说:“快买上,说不定是个美女,还是咱们学校的”

薛云也道:“如云说的有道理,若真是有缘分,不用等也能碰上,你就买上在校园里碰碰看”

连城则一脸正经的说:“也不知道那女生是怎么想的,有缘无分,对自己可真狠啊”

我说:“那就买上吧,我也想看看这缘和分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力”

我们沿着柏油路,一直向前走,便见到一块一块的花园,凉亭,人工湖啊之类的人造景观,看着倒也舒服。但防护林毕竟只是防护林,也没有什么值得人去用心观赏的,只当是散散心了,因为是周末,里面学生挺多的,时不时的就能看见几个。一下午一下子就过去了,我们玩的不亦乐乎,往回返时,正巧前面走着两个女生,穿着清一色的宿舍服,一个长发,一个短发,手里还各自提着两包东西。

如云小声说道:“看边上这女生的屁股,真是既翘又有型,我喜欢”

连城目不转睛的盯了好一会儿才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美臀?”

尽管他俩声音很小,却还是被听到了,那女生转过头来,脸色微红,轻轻一笑,那笑就像是蜜罐子,里面的蜂蜜不住的往出流,然后黏在嘴唇上,舌头稍微一添就甜到心坎里,想忘记都难,但迷人的笑往往只在一瞬间,一个回头的时间便消失不见了。

“臀美,人更美,真是一笑倾人城啊”,薛云悄悄说道。

“傻逼,快点啊,要扣扣号去”,如云边说边把我向前推了一把,擦着那女生的右臂而过,我凌乱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从未遇到过这种事,还有那从未有过的窘迫像一道火焰从心头划过,烧得砰砰直跳。

“你有事吗?”,她打断我的无措。

“噢,不好意思,没,没事”,我别扭的笑笑,但是我又想,我一大男生怎么可以在女生面前羞羞答答了,再说宿舍的也在,我总不能落下个“话柄”,让他们以后损我,不,这绝对不能,于是,我又假装镇定又假装很绅士的说道:“哎,同学,说句真心话,看见你,我才明白什么叫相见恨晚,我们在这大热天里相遇,也怪辛苦的,要不留个联系方式,也算是为我们的初次相识画个圆满的句号”,我是豁出去了,大不了她给我一个白眼,我自认为自己的脸皮够厚,这还是能接受的了得。

她先是一脸迷惑,盯着我们几个看了看,大概确定了自己没一个认识的,她才笑道:“那你可以帮我个小忙吗?”

“必须帮,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尽管开口便是,哪怕是看星星捞月亮,我都陪你办妥“

和她一起的那个微侧着身体,虽然我们并无四目相对,但我还是看得出她眼里的不屑,我一阵心虚,不知道她是不屑于我这不起眼的长相,还是不屑于我这打招呼的方式,我虽这样想,但是对于这种傲气十足的女生我并没有什么好感,只当没看见,心里片刻的波动便一瞬即逝。

她用手摸摸下巴,嘴角微微扬起有点调皮的说道:“这看星星嘛,有人陪我看,至于捞月亮那么蠢的事我也不会去做“她把她们手里的袋子给我递过来说:“太沉了,你就帮我们提到学校呗”

我接过来,确实有点重,里面全是些水果,大多是些香蕉,在学校里,一般情况下,上完自习,我们就会去水果点买一些黄瓜吃,脆脆的,吃上一根就感觉和家里一样,我用手轻轻捏了捏,就说:“香蕉太软了,还不如买些黄瓜,既脆又实惠”

只见她脸色微红,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可是她怎么就无缘无故的瞪我了,我把头转向宿舍的几个,他们竟憋着嘴偷笑,我仔细想想,也顿时无比尴尬。

心里一着急就说:“其实香蕉也挺好”

可能是自己想偏了吧,我觉得说过来说过去还是那个意思,所以我再没有去解释什么,我怕越说越乱。

我们往回走时,故意跟在她们的背后,如云说这样便于观察,但是走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她们几个就停了下来,一个剪着短发的便说:“你们四个走前面去,跟在后面我们不放心”

这叫什么事吗?还真当我们是色狼了,若是不习惯,还能说得过去,但是不放心,实在是有辱我们的品德啊,我们四个面面相觑,直接给回了一句:“妹妹你大胆的向前走,哥哥我在后面护着你“

那个脸上一直带着傲气的女生走了过来,慢悠悠的道:“不用,一看就知道,护花使者可不是这样的,再说了,看你们四个的那眼神,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女生还真是嘴上不饶人,我们的眼神哪里不对吗,是猥琐?还是好色?即便是有,当着她们的面,我们还是知道掩饰的。连城一听就非常不悦,用轻蔑的口吻说道:“我最看不惯你这种没有姿色,却还要假装高傲冷淡的人,哪凉快哪呆着去”

那女生顿时一脸的不悦,气的连话都说不出来,断断续续的道:“你……你,兰嫣我们走,不要理这些毫不知趣的人”,她说着就要拿着我手里的东西,连城却抢先一步,从我手里拿了过去说道:“这是我们帮这位兰嫣同学提的,你可不能带走”

那女生气的直跺脚,可又无奈地看向兰嫣。

原来她叫兰嫣,真是人和名字一样美,这倒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一部电视剧《锁清秋》,里面的女主角叫杜兰嫣,饰演者是安以轩,本来我就挺喜欢安以轩的,所以,我对这个角色及这个名字的印象非常深刻。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