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轩好不容易才挤到最前方,只见一个富家公子带着六个手下正围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子。那富家公子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双腿虚浮,一脸无耻的笑容,很明显沉迷酒色已久。而那六个壮汉则个个凶神恶煞,配合着这个富家公子很明显能让人想到一个纨绔子弟带着一群家丁正在欺男霸女。

这时,只见纨绔公子那无神的双眼色眯眯的盯着那年长的女子不放。仿佛四周的喧闹也已经与他无关,嘴中口水直流,他也没有丝毫发觉。而那六个壮汉也围住那两个女子,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年长的女子,眼中充满了淫光。

宇轩抬头望去,只见被围着的那两个女子,年长的那位双十芳华身着白衣腰佩长剑。此女芳华绝代,恍如仙女下凡一般。她年方二十左右,身材高桃,体态轻盈,她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令众人眼前一亮。

此时她正和那纨绔公子发生着争吵,虽然是争吵,但是她言行举止端庄娴雅,明显是出自名门的大家闺秀。楚楚动人的风姿令人沉醉不已,我见犹怜啊。。。

而那年幼的女子大概和宇轩差不多大小,也是身着白衣。虽然年仅十岁左右,但是她的美丽也正逐渐向人们所展示着。而她此时的美丽却不是别人可以描述的。如果说那年长女子是一个天上的仙子,那么这个小女孩未来就是那仙子之中的嫦娥了。她此时正东张西望着,像是想要寻求帮助,眼圈红红的好像就快要哭出来一般。

就在这一刻,那年幼女孩回头看到了宇轩,而此时宇轩也看到了她。这一刻,两人四目相对,片刻间便各自离开目光。这一望,虽无任何情愫,但一望之后她也不会想到。将来这个小男孩便是她命中的克星,再也无法忘怀。而她也不会知道,她将是这个小男孩一生的挚爱,之后更是为了她而孤战天下也在所不惜,与整个皇权朝廷的对立也毫无畏惧。他们这初次的相逢虽然不能预示着什么,但是也代表着他们两人的坎坷爱情之路的一个开端。

宇轩自从出宫以来,最喜欢的便是打抱不平。而现在这种情况哪还不知道是这个纨绔公子正准备强抢民女啊。心下自然是十分气愤,当即便放下怀中白王,捡了一颗小石子对着那纨绔公子打出。虽然石子不大,宇轩也并未加注内力。但是习武之人的手劲岂是寻常之人可比,那石子正中那纨绔公子的额头,只听那纨绔公子一声惨叫,顿时血流满面。

“哎哟,谁打老子,有种的给我站出来,哎呦。。。”那纨绔公子血流满面,痛的在地上乱滚,发出一声声杀猪似的尖叫。这下可慌了那随行的六名大汉了,六人顿时手足无措,急忙向四处观望想看是何人出手伤了自己的主子。

原来此人乃是此处县令之子,此地县令原本倒是一个清官,为官数十年来也算是廉政爱民,深得百姓爱戴。奈何当官之后一直膝下无子,直到那县令五十余岁,他的一房小妾才为他产下一子。县令乃是祖上一脉单传,加上这次老来得子自然是十分宠爱。

此子从小便被那万千光环笼罩于一身,渐渐地被宠出了一身的坏毛病。老县令年事已高,早已过了古稀之年,能活一天便是一天,只要这个宝贝儿子不闹出人命,便也随他去了。

他还特意花重金雇佣江湖人士随行保护,这六个壮汉便是那随行保护之人。而这公子仗着父亲的宠爱,欺男霸女无恶不做,今日外出游玩见到如此人间绝色,自然不容放过,便上前不停地纠缠。

此时那白衣女子回头看向宇轩,微微一笑,仿佛知道是那宇轩出手相助。这时六名大汉还在对着人群四处张望,企图找到是何人出手。一旦老县令得知他们保护不力,那可是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佣金啊,他们自然是十分的着急。

“哪个藏头露尾的鼠辈,有胆子伤人没胆子站出来。”六人在那纷纷喝骂。宇轩本性不坏,但也继承了无极宫冷家那目空一切的傲气。闻言便走了出来,对着六人喝道“是我出的手,你们想要如何?”

六人看到一个小男孩越众而出,微微一愣。旋即六人发现出手的乃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便也不再顾忌。一名大汉指着宇轩喝道:“小畜生我看你是活腻了,你可知道你伤的是谁家的公子,看我们待会怎么收拾你。”

不待他们出手,宇轩便笑道“小畜生叫谁啊?”

“还会有谁,小畜生叫你。”那人对着宇轩破口大骂。

宇轩见其落入圈套,哈哈大笑道:“没错,正是你这只小畜生叫我,哈哈。”

这时,围观众人顿时哄然大笑,就连那白衣女子与那小女孩也掩嘴而笑。正所谓是,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众人顿时痴了。

六人闻言大怒,再也不留手,齐刷刷的拔出腰间佩刀挥刀砍向宇轩。宇轩用手中“木棍”一挡,顿时发出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双方便交上了手,而此时宇轩手中木棒外围的泥土碎裂,露出了其中的飞霜宝剑。顿时场中一阵阵绚丽的剑光闪烁,似那满天星辰,炫目多姿,吸引着围观众人的眼球。

众人此时的视线都集中在场中七人交战的状况。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那白衣女子的身形一僵,双眼更是死死的盯着那宇轩手中那挥舞的飞霜宝剑。而那白皙美丽的脸庞渐渐的留下了两行清泪。

她的双眼再也离不开那飞霜宝剑,心中此时却犹如翻江倒海一般。。。忘不了。。。永远忘不了。。。当年他那一人一剑的绝世风姿。。。忘不了。。。永远忘不了。。。当日他们那花前月下的海誓山盟。。。忘不了。。 永远忘不了。。。当时他们那爱逝情断的刻骨愁思。。。

就在那白衣女子回忆的时候,宇轩就已经占了绝对的上风。六人不过是寻常江湖中人,哪敌得过宇轩这个小高手。不多时便人人受伤倒地,痛苦的呻吟着。

宇轩又一番行侠仗义,心下十分得意。他刚想转身离去,此时那白衣女子却飘然落下突然拔剑刺向宇轩。宇轩迫不及防,唯有使出无极幻影之绝世身法避开。而此时那白衣女子也收剑而立,退向一旁,含笑望着宇轩,不再出手。

“你好不晓事,我好心帮你解围,现在你却来打我。”宇轩十分生气,明明帮了对方却被对方攻击,心里自然非常的不舒服。

“你叫冷宇轩对吧。”白衣女子说着缓缓走近,虽然表面平静,但是任谁也看得出她的激动。

“你怎么知道?”宇轩闻言,心中十分惊讶,自己第一次出宫怎么会有人一眼就能认出他呢。

“无极幻影乃是无极宫的不传之秘,唯有无极宫冷家嫡系方可修炼。就连那两大护法追魂夺命都无资格去修习。当今天下除了那魔君冷傲天之外,也就只有他的两个儿子才会吧。而长子冷宇逍数年前便名动江湖,今年也已经二十五岁了。而你手中的那飞霜剑是你哥哥冷宇逍的,宇轩对吗?”白衣女子和蔼的望着宇轩,含笑说道,她望着宇轩的眼中有着一丝追忆,一丝溺爱。

“你是?”宇轩虽然生气,但是毕竟是小孩心性,来得也快去的也快。此时见其毫无恶意,且如天女下凡一般,心中顿生亲近,之前的小脾气便也随风而散了。

“我叫萧梦遥,是你哥哥的。。。好朋友。”说道好朋友三字,萧梦遥望向远方,眼神中有着难以掩盖的思念以及那淡淡的忧伤。。。

当宇轩听到萧梦遥三字之时,他才渐渐的回忆起了一些往事。

五年前,那时宇轩才五岁,其兄冷宇逍出宫闯荡天下。以无极乾坤剑击败天下各路高手,在江湖上也闯出了一番威名。一年之后回宫,不知为何便和其父冷傲天大吵了一架。之后郁郁寡欢,神情沮丧,大病了三个多月。

在其得病期间,他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只是在口中反复的说着两个字——梦遥。宇轩人小鬼大,此时前后一想,便知道两人关系肯定不一般。眼前这个恍如仙子一般的萧梦遥,定是他哥哥的红颜知己了。

“这是我的妹妹,萧依雪。”此时白衣女子打断了宇轩的思路,手指着身旁那小女孩笑着和宇轩说道。

这时只听那小女孩说道:“冷宇轩!”“萧依雪!”宇轩回顾说道。谁也不知道此时两个十余岁幼童在听到对方名字之时心中仿佛一道电流穿过。仿佛第一次相见便似曾相识,相识了仿佛那千年万年,千世轮回,永不相忘。而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实不足为外人道也。

千年之后,重叙旧缘。物是人非时空转,独自忆当年。再相逢,记忆远,悲喜独在心已晚,何日旧梦圆?茫茫红尘,轮回千世,不为成仙,只为在红尘中等你回来。。。

宇轩此时正和萧梦遥两人交谈着,谁也没有注意到人群中一个身影一闪而逝。而那个身影在过了几条街之后,窜入了一个屋子里,正跪伏在地上禀告着些什么。

“千户大人,属下刚在闹市发现冷宇轩那小儿的行踪,请大人早做定夺。”只见上方那人一拍桌子哈哈大笑:“哈哈,干得好,我们兄弟几个追踪多时,一直都毫无结果。没想到这次让我立了这大功,待我抓住这个小兔崽子,督主定会十分高兴,哈哈。”

自从冷宇轩出宫之后,无极宫与东厂两方便四处派人追查。双方也交手数次,互有胜负,也使得矛盾急剧激化。而楚天行下令一定要抓住冷宇轩,用来要挟冷傲天就范。无奈,宇轩人小鬼大,追查多时,双方始终一无所获。这次,这位千户大人能在无意中发现冷宇轩的行踪,自然是十分的开心。

当即,那位千户大人便下令手下锦衣卫对宇轩包围起来,防止他逃脱。此千户也只是众多追查小队中的一支,此时正巧遇到又想独吞功劳也没通知其他几路人马。说来这个千户的想法也没错,对付一个十余岁的儿童,有需要多少人马呢,十余个高手也就足够了吧。更何况,自己也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

(大家的点击推荐是独孤写作的动力,求推荐票,嘿嘿。。)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