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宇轩偷偷下了那无极宫,无极宫与东厂众人便全力在追查着他的下落。冷傲天因要在无极宫主持大局而无暇分身,便派了长子冷宇逍下山追查弟弟的下落。而追魂夺命等人则驻守无极宫各个分舵,防止发生意外。

宇轩自幼天资异于常人,冷傲天追魂夺命等人将武艺悉心相授。追魂夺命二人更是将成名之技追魂掌法以及夺命剑法传授与他。其父冷傲天传授其无极三绝,虽然仍缺火候,但是也是小有所成。无极三绝本就是江湖上的绝世武功,就算是小有所成也绝非寻常的武功可比。

宇轩虽然年仅十岁,但是他聪明机灵外加无极宫绝学于一身,武功也算不弱。但其初涉江湖,年岁幼小,又怎知江湖之险恶,人心之难测啊。往往世界上最厉害的不是所向无敌武功,而是奸诈狡猾的人心啊。

且说宇轩刚进破庙,庙外顿时阴云密布,响雷一个接着一个,闪电在天空中闪烁。风,使劲地吹着,树枝被风吹得嘎吱作响,顷刻之间,倾盆大雨便落了下来。此夜电闪雷鸣,风雨交加,也仿佛预示着将要发生着什么。

宇轩刚进破庙不久,这时庙外传来了阵阵急匆匆的脚步声以及数人的怒骂声。宇轩自从下山以来,总是十分警惕,防止被无极宫以及东厂众人发现了他的行踪。此时一见有人要进破庙,也不管对方来路,便纵身躲到了佛像之后。

宇轩刚至佛像之后,庙门便被人一脚踢开开,此时陆续跑进了四人。只见这四人均穿着一身黑衣,并且头戴一顶骷髅头饰,更为惊奇的是这四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四人满脸横肉,目露凶光,一看便不是什么好人。

宇轩幼时便十分喜欢听追魂夺命二位叔叔讲那些江湖上的故事。二人曾对他说过江湖上有着这么四个人。这四人身穿黑衣,头戴骷髅头饰,而且一母同胞,长得那是一摸一样。这四人便是江湖上那为人所不齿的西蜀四鬼了。

这四人在江湖上臭名昭著,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四人武功并不高强,但是轻功确属上乘,官府中人对他们也是一筹莫展。而那些武林高手一向自视甚高,又碍于自己的身份,不屑于花费大工夫和他们周旋。而四人平时也属于欺软怕硬的主,从不主动得罪江湖大势力以及成名的武林高手,所以四人的小日子倒也过得逍遥自在。

那次宇轩听到四人的所作所为便十分的气愤,无极宫虽然在江湖上被人称之为魔宫,但也并不是十恶不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为人处世的底线,无极宫众人在江湖上虽然狂妄自大处事诡异,但是却从来不会做些让人发指的恶事。

正道邪道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善恶之分。除了一些打家劫舍,乱杀无辜的邪魔外道,真正的邪道并不一定都是坏人。只不过邪道看不惯正道的道貌岸然,自恃清高。而正道也看不惯邪道的狂妄自大,处事极端。

这样,江湖上才有了正邪之分。那些道貌岸然的武林正道自称名门正派,对着那些性格不合的事物便称之为邪魔外道。而邪派中人一向狂妄自大,对于邪魔外道这个称呼不屑一顾,心想:就算是邪魔外道你们又能奈我何?久而久之,正邪双方越发剑拔弩张,两极分化越趋明显。

宇轩虽然幼小,但是也有着一颗侠义的心。宇轩听着那些江湖前辈的事迹,自幼心里便十分向往。虽然身处魔宫,但是他也希望有一天能够像着那些前辈高人们一样,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纵横天下,笑傲江湖。每当想到这些,宇轩心中总是十分的激荡,有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这次正好遇上西蜀四鬼这等恶人,心中便想着找机会为民除害。

此时四人刚进破庙,只见他们浑身被雨水打湿,雨水混杂着泥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进来的同时互相骂骂咧咧的,“他奶奶的,这是什么鬼天气,刚刚还好好地却下起雨来了,弄的一身的泥水,真他娘的晦气。”“鬼知道,本来还想出去干一票的,下了这大雨也没心情了。”

这时宇轩透过佛像空隙发现其中一人手上拎着一个大麻袋,并且麻袋一直在抖动,显然里面装了什么活物。宇轩心想:这四鬼肯定又是干了什么见不得光的恶事,肯定又掳走了哪家的小孩子吧。只见那人坐下后便把麻袋放下,并且解开了袋口的绳索并打开了袋子。这时宇轩才发现里面原来不是装了什么小孩,而是装了一只白色的小老虎,它被绑着四肢,痛苦的呻吟着,眼神无助的望着四周。

这种白虎被称之为异兽,世间十分稀有,宇轩曾听其父冷傲天说过。古有两仪三才四象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只说。而四象便是指那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了。而远古白虎乃是杀伐之神,有云从龙风从虎之说。在古代五行观念中,白虎也被称作西方神兽。

当然这些只是远古神话之说,白虎真的是否存在人间也无人知晓,现在也早已没有什么神兽。但是四象神兽虽然不在,但是传说也陆续留下了一些后代,但是血脉早已不纯。而这只白虎传说便是那远古神兽白虎的后代了。虽然没有着移山倒海之能,但是成年之后,神力惊人,可生撕虎豹。同时也极具灵智,智力不亚于一般人类。

“大哥,我们等了三天啊,终于抓住他了,可惜了那母虎,唉。。。”拎麻袋那人对着领头那人说道。

“那母虎也的确难缠,要不是刚生下这只小畜生而力虚体弱,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为了这只小畜生,我们兄弟四个可是废了不少力气啊。连老三他也残废了,唉。”此时宇轩才发现,四人中有一人仅有一只手,另一只手齐肘而断,上面缠着厚厚的绷带。他脸色苍白,显然是受过重创。

“要不是人家肯出那么大的价钱来买这白虎的心脏,我们也不用如此费尽心机了。现在总算得手,虽然老三残废了,但是比起那些报酬也算是值得了,哈哈哈。”其中一人言毕哈哈大笑,可见心中十分喜悦。

“大哥,传言吃了此等异兽之肉,内功可以大进。那人既然只是要这白虎心脏,那么这小畜生的肉也能让我们兄弟几人打打牙祭了。”

“那该死的母虎既然已经坠崖而死,现在我们就吃了这只小畜生以解我心头之恨。”断臂那人脸色苍白狰狞,面容扭曲,狠狠地说道。

原来,四人听说最近有人出千两黄金来收购这白虎心脏,心里便惦记上了。四人平时便是唯利是图之人,而那出得起那么大价钱之人,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虽然不敢动手抢夺,但是心里对着那千两黄金也始终是念念不忘。

也许是老天眷顾,最近有传言村民看到一只白色的猛虎在附近山上出没。四人抱着碰碰运气的态度来到了那座山上,还真给他们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在山上,他们发现了一些老虎的脚印和粪便。在山上还发现了一些白色的毛发。这下四人才确定下来,山上真的有着一只白虎。四人便设计陷阱想抓住它,从而挖出心脏换那千两黄金。奈何那白虎凶猛异常,也极其聪明,躲开了不少四人精心设下的陷阱。四人与之交手几次都奈何不得,四人甚至或多或少的都受了点伤。

四人自知这只白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钱财虽然重要,但是小命也更为重要。四人出道以来,无恶不作,能活到现在,自然有着一点道理的。四人贪生怕死,从不做无本买卖。就在四人准备放弃下山之时,四人发现了一个秘密。

原来那只白虎是只母虎,也即将临盆。四人在地上发现了点点血迹,便知那母虎生产在即。这下四人又动了歪脑筋,便心生毒计,准备等那母虎产下幼虎之时,身体虚弱之时再上前围攻。

四人在母虎栖息的山洞前等了三天,伴随着阵阵虎吼,终于听到了一声低吟的幼兽低吼。四人便知小虎已经产下,便一齐入洞,攻向了那母虎。母虎刚生下小虎不久,力虚体弱又几天没有进食,十分虚弱。面对四人的围攻,顿时险象环生岌岌可危。

母虎自知不敌,便叼住小虎一路逃窜,四人在其后紧追不舍。母虎生产完毕,身体虚弱,速度也不及平日的十之七八。而西蜀四鬼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是逃命的功夫却是一流。他们也不急,不紧不慢的追着母虎,想以此来消耗它的体力。母虎一路逃窜,直至一断崖前,自知无路可逃便与四人交手。

母虎一路逃窜,体力消耗极为严重,此时更加不敌。战不多时身上便被四人的武器划出道道伤痕。母虎自知今日再难逃出生天,拼着受伤一口咬断了三鬼的一只手臂。而此时它浑身上下血迹斑斑,肚子上一条口子流出泊泊鲜血。母虎仰天虎吼一声,望了一眼那相处没有半日的小白虎,便纵身跳下了山崖。

悬崖深不见底,母虎自然是粉身碎骨,留下那毫无反抗能力的小虎,自然被四人轻易抓获。四人正准备下山去交差好换取那千两黄金,这时却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四人奔跑躲雨的时候看到有一破庙,便进庙避雨。

宇轩见那只小虎刚出生不久,浑身雪白,十分的可爱。此时,它瑟瑟发抖,显然十分害怕。它用它那双明亮大眼睛无助的望着四人,还时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哀鸣。

宇轩久居无极宫,从未见过如此异兽,爱怜之心顿生。况且他有心除恶,便一心想将它救下。主意既定,宇轩的右边便紧紧握住那飞霜剑,蓄势待发,想出其不意的先除去几人。

(喜欢这部作品的。求推荐哦。。十分感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