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么??”秦兵眼含着泪水看着男子,噎咽的声音对着男子询问道。

“嗯,真的。”男子点了点头对着哭着噎咽的秦兵说道。

“可...可是。我没有学过什么功法啊。怎么回去?还破除....”从眼角滑落豆大的泪珠的秦兵对着男子问道。

“嗯....你可以拜我为师,我会将我的功法传给你。”男子对着秦兵上下打量了一番回答道。

“你既然这么厉害...怎么会?”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对着男子问道。

“哼!还不是被兄弟陷害的,竟然在我出征前在我茶酒中下了毒,害的我比武输掉。为了不让我逃走功力回复,为我戴上了这个枷锁

。使得我功力不能进一步。只能用仅剩下的功力压制住毒力。小弟你到底学不学?”男子其实就担心自己那一身自豪的功法失传了,

虽然人类跟他们魔族差远了,根据秦兵记忆中喝掉的药剂。他体力的杂质已经排出干净。学习功法想必更加快。刚才被牢头推进来刮

伤的地方竟然消失了。皮肤就跟新生儿一般。

“学...学,我学!!师傅在上请受徒弟一拜。”能回去,在艰苦秦兵他也想学。不为别的回家。就是他的动力了。

“哈哈,好好好!!为师名字叫柯天齐,也是7大魔帝之一今日为师很开心,嗯....对了这本就是我多年前在密境中得到的天阶功法

或者会更高。上面的文字就是你的世界的文字,我参透数年不得其法,今日就传给你了....发扬光大,嗯还有...你过来。”秦兵的

师傅竟然从墙壁缝隙中拿出一本泛旧的纸张递给了秦兵,又将秦兵找到手上。将毕生的对武道的理解以及记忆丝毫没有保留传给了秦

兵。因为记忆庞大特意用神识在记忆上做出封印,在秦兵突破某些阶段的时候能听到自己留下的话,以及为自己报仇的话语....在他

有能力帮他报仇那句话就会出现,如果没办到或者不想办诅咒就会发作秦兵就会死亡....遭受兄弟出卖就连自己的徒弟也防了一手。

“.....,师傅。刚才我发现锁着师傅手腕上的禁魔锁。我似乎有办法可以打开。”忍受着痛苦的秦兵,许久之后。整理一下思路。

看着师傅那泛白的脸庞将刚才所发现的事情说了出来。

“噢?那么你试试。”伸出双手放在秦兵眼前,对着刚收到的徒弟格外开心。

“咔。”一声脆响,绑在多年的手铐羽脚镣竟然都被打开了。一种气场将秦兵压得十分难过,小脸被憋着通红。

“看看为师光顾着高兴了。忘记收住气息了。”连忙将徒弟扶住,微笑的说道。

“呃,师傅也是高兴罢了。”秦兵咬住牙艰难的微笑了一下说道。

“这样至少能多照顾他几年,在功法上多多指点他了。”虽然可以解脱了,让秦兵的师傅可以跟天地沟通。虽然没有压制的魔俱了。

但是多年以来为了压制毒药身体已经不比当年,最多是晚死几年而已....但是这对他足够了。

“那么秦兵啊,接下来你就开始修炼吧。”秦兵的师傅微笑的看着秦兵说道。

接下来的岁月,无论春夏秋冬那个时间秦兵都在努力的修炼着功法,用手机将功法照了下来。原稿销毁。遇到难知难解的地方就询问

一下师傅,看着天天努力修炼的秦兵。点着头看着秦兵的背影,目光格外柔和像似看着自己的爱人一般。

“噗。”口中血液喷在地上用脚踢了踢土面将血液掩盖住,擦了擦嘴角上的血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修炼的秦兵丝毫都没有看到这一幕。

“累了吧?秦兵。休息一下吧。....为师给你留下你爱吃的鸡腿。”秦兵师傅拿着鸡腿在秦兵眼前晃动着。

“不啦,师傅。我要早日修炼成功...为师傅报仇啊。虽然师傅你没有说...但是我已经当师傅的兄弟为仇人了。帮师傅报完了仇....

然后修炼极致回家。”秦兵微笑的看着师傅回答道。

“好...好。咳咳...”笑的很开心的秦兵师傅柯天齐,咳嗽连连。

“师傅你怎么样了?喝点水吧。”连忙起身一手拿起地上的杯子递给了师傅,着急的帮着师傅拍打后背。

“为师没事。小兵啊...为师时间不多了。等一会我为你打开一道传送门。将你送到莫威小镇不远处一山洞内,哪里有为师藏的戒指

。等你拿到戒指后,先大陆隐蔽下来招收一些人员,无论是流浪者还是什么收下来,我要你将他们集合在一起为你所用。戒指里有功

法还有我毕生所得的钱财,足够你发展势力了。我希望...能发展一个可以抗衡我兄弟那般的势力。你明白了嘛?”柯天齐对着秦兵

问道。

“我明白了。师傅。”说完,看着师傅为自己打开了通道。踏出传送门回头看着口中留着黑色血液的师傅。想回头...

“你不许回来!你只要踏进来不在是为师的弟子。我也不会在理会你!!”看着想踏进来的秦兵,柯天齐对着传送门外的秦兵大声喊

道。

“师傅....”看着传送门逐渐变小。秦兵跪在地上对着门内的师傅喊道。

实力:魔界境界分为7大境界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个境界突破异常艰辛。稍有不慎就会功力倒退。重者伤之。每境界分为初

阶、中阶、高阶。满十阶后最后难突破的是神之境界。当然现在的魔界魔帝最高的境界才九阶罢了。

每个人的能力不同功法都不会一样:能力有:风、火、雷、木、冰、土、暗、空间。

职业:药剂师、炼器师、商人、佣兵、士兵、

大陆国域分布:永夜国(赫临)、赤蓝国(夜魔)、诛血国(柯正)、禁之山脉(进去的人没有出来过)、千夜国(梦魇)、影之国

(无论杀了多少人,只要进入影之国都收到保护。)、弑神国(商业大都)。

任由泪水留下来的秦兵,看着消失的门双手支持地面大哭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兵狠狠的用衣袖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水,开始四下大量着四周。果然如师傅所说那般有山洞内,一个石桌之上放着一个铁锈斑的戒指,走到跟前秦兵将戒指拿了起来丝毫没有犹豫伸出食指狠狠的咬了一小口子在铁锈般的戒指上那么一抹。在秦兵的脑海里浮现一个硕大的地方放满了一排排架子,架子上标注这说明以及用法。不远处一箱箱的被秦兵用神识打开发现不少的矿石和金币。也不知道用多少时间收集到这么多的。

从箱子里拿出几枚金币放入口袋内又将手机关机放入戒指内,又翻了翻找到了一个面具跟一把断剑,这把不知名的短剑竟然无说明让秦兵十分疑惑就顺势拿出来了,一方面怕其他兵器太过招摇,都是一些名兵利器,在自己羽翼没丰满还是不拿出来了。想到这里秦兵竟然蹲坐在地上。一边看着面具一旁放着的说明看着,一边将鞋袜脱下。就将戒指往脚指头上套。本来有些大的戒指也变得正好了,至少不会掉下来。看着戒指满意极了。快速将鞋袜穿好。

走到洞口似乎想到什么回头再次跪拜。脑袋磕破了都不知道。

深吸了一口气,秦兵立马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往洞外走去。看着一眼望不到的边的森林。秦兵戴上了那面具拿起断剑,就跑进了森林内。

时光飞逝,原本的一身短袖的秦兵此刻衣服竟然变成兽皮小衣,躺在一个大叔之上小息,这段时间的在森林中生存让秦兵有一个独特休息方法,虽然在睡觉。有一丝异常响动都能让秦兵醒来。

“琳娜,我总觉得这里不安全,这太安静了...跟任务介绍不同...。”

“罗冰你也太小心了。。这里离任务地点还有些远捏。你太小心了吧。”

“柯霖,罗冰说的并无道理,以往我们来到这都未免要与此处的魔兽打斗一场,如今我们到这里都很久没都没见一头魔兽。要知道每一头的都有自己的领地的,我们都进来这么久都没见到一头。”

“琳娜,你的意思是说有较高的魔兽打算攻击我们的小镇?但是不可能啊?我们小镇并没有什么值得高级魔兽注意的啊。”

就在三人争论难分难解的时候,从树上传来的窸窣声使得下面的三人警惕的抽出武器对着树上的秦兵喊道:“谁??谁在上面?”

“啊!....”一副刚睡醒的声音从树上传出来。

“十分不好意思,我刚才在树上小眯一会不想被你们吵醒了。”秦兵瞬间从树上蹦了下来。一副刚睡醒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三位说道。

“你是何人竟然鬼鬼祟祟的躲在树上偷听!!被我等发现还装刚睡醒。说!你是何人!”罗冰拔出剑对着秦兵问道。

“不要误会,我刚才确实是在睡觉。很久也找不到出路只好在森林吃住了。”秦兵小心翼翼将罗冰的剑峰轻轻推在一笑眯眯的回答道。

【作者正在努力码字中,请留意书架的更新提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