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雪宗自然不是别的小门派可比,人皇妖帝和其他圣人大能因为某些原因避世,略法道人便撑起了正道的大旗,门下好手无数,又怎么可能有这么个普通的瞎子?

在人类世界生活的是人,离开了自己生活的那就是野兽了,余瞎子自然是人,自然也有人知道他的来历才是。

据说余瞎子以前不瞎,曾经俗名叫做余恩的。那时人皇刚打下天下,他年轻时早早的就考取了功名,入了博物园当了一个修书的。在里面读书读了三十多年,没有娶妻,直到邻居来找才知道老母亲老死在家,守孝三个月,回来仍旧继续读书,和以前没有区别。

友人问他,:“你难道一点都不为你母亲伤心吗”。余瞎子却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说道:“悲伤是没有作用的,还不如多看点书实在。”

友人怒极,说:“你这种麻木不仁的人,看书也是白看,不过是用眼睛看了,然后从眼里出来罢了。”

他却恍然大悟般,道:“我言生我者母,知我者友也,原是这个道理!”

友人生气的很,也不理他这胡言乱语,拂袖而去。可谁知道这书呆子竟然出了门,买了毒药,毒瞎了自己的眼睛,那天晚上降暴雨,邻居见他嘴角带血,竟然还在大雨里开心的大笑,都道这人大概是读书读多了,终归是成了一个疯子。

那时雨是越下越大,忽然是一道白光,一记惊雷降临皇京城,恰好劈到这疯子家里,火光四射,瞬间又被暴雨扑灭,等雨停了,大家去他家里一看,已经是一片狼藉。却唯独没了他的踪迹,大家都说他是尸骨无寸了,可谁想到他竟是恢复了年轻的容貌,去了山上做了一个修题的老师?

山上的大家都说余瞎子眼瞎心不瞎,他看的东西是比眼睛明亮的人还清楚的多,从前执法长老之流还找他去断案去,他好像真是把人心看的明明白白,大家刚开始挺佩服他,叫他余神目。他却自傲起来,自称是世界上看书最多的人,可这山上大家谁不是豪强天才人物,谁会理这么一个只知道读书的呆子?后来这人就惨咯,新来的弟子也跟着以前的师兄们叫他余瞎子,谁也不理他,既然他自认读的书多,便把这每年出文试的闲苦任务给了他。

。。。。

“余神目,今年这题该是怎么出才好?”泰峰书籍阁,几位白须银发的老神官围着余瞎子,有些人是在年轻是就知道山中有这么个瞎子的,可这么多年这瞎子还是没有变化,疯疯癫癫的样子,这些修炼不成的老书痴自然是敬畏的很,认为他是游仙一般的角色。

“出题这事不是以前就交给你们了么,”余瞎子坐在堂间,挖了挖耳朵,说道“我出去了好几年,这几年你们做的也不是挺好?”

老神官们面面相觑,其中有个年纪最大的站了出来,说道:“以前是您不在,我们才替您做了题,现在余神目您既然回来了,自然是做回主出题人才是”,旁边其他老人也点头称是。

“既然如此”,余瞎子吹了吹挖耳朵的手指,然后说道:“还是你们先说说你们的主意为好。”

这下老神官们都开始议论开了,有的说外家拳出了个叫王劲夫的,威猛的很,可以在这方面提提,有的又说那释迦妙人重新闭关了,这次说不定能一举成圣,应该出出佛家的道理,可马上被人反驳,说这都出过两次了,应该换换才是,当下场面混乱的紧,一群近百岁的老人在下面争得面红耳赤,余瞎子倒是看的,或者说是听的开心,面带微笑一句也不插嘴。

最后还是刚开始那位最年长的老人站了出来,压了压手掌,看着众人道:“大家都有自己的意见,没什么好吵的,最后还得余神目评判,”然后转身过来,轻轻的拍了拍余瞎子的肩膀,“神目,您说呢”。

余瞎子却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先是微微一笑,老头子们都看着他,期待的等着,他突然收敛笑容,拍了拍椅子的扶手,严肃地说道:“你们怎的意思,以前考虑的好好的,现在反倒我的面前演戏不成?”

场面安静下来,老人们有些紧张,依旧是那年纪最大的老人,微笑着说道:“我说神目能通人心,大家还有些不信,如今便是信了把”。

他看了看其他老人,面容继续严肃起来,说道:“我们之前却是商量过,只是怕神目不喜,”瞧了瞧余瞎子的脸色,继续说道:“我们商量的结果是剑宗的大义,或者借着道祖一千年的诞辰为道家之礼出题,只是道祖千年诞辰不是小事,谁都知道,难免会被猜中,所以。。”

所以之后的沉默自然表示不赞同,余瞎子沉吟了一下,说道:“世间之人自然大多数认为自己是聪明人,却不知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个道理,我们便赌一次!”

“神目的意思是?”,有老人看了他的脸色,问道。

余瞎子无神的双眼看了一眼他的方向,却没有说话。

“那便是道家之礼?”有些老人自己摇了摇头,喃喃自语,:“这不是蠢人的说法么,真是。”

可是出题的人说了那便是规则,至于具体出试卷便是他们的任务了。

。。。。

皇京城小客栈的,莲生却不知道自己蠢人的赌法真是赌中了那试题,他还在一遍遍的看《易象入门》,然后一遍遍的运行真气。

他是听大师兄话的于呆。

即使莲生是从那山上来的,他的年纪还是太小了些,不用说和京中那些大人物比,同辈之间他也没有任何跃别人一头的胜算。

  尽管如此,他还是有着自己的信心,进入香雪宗,并且对这信心有着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比如等待自己把一百遍易象入门看完才是。

(学校真的靠不住,留在学校的钱一个暑假就被偷了)!万恶的贼人!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