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莲生迷茫的之前,皇京城的某个角落却发出了异样的声音。

王城六将之首的周郎将跪在下方,堂上坐的是刑法律令部的胡策,六品官,可是对于周家的郎将来说自然什么也算不上,现在周郎将却身穿囚衣跪在下方,说明他犯了大事,更说明了皇城周家自生难保,还有。。。那块周家院子的好地 ,就在不久就要改主人了。

起因大概是今年八月初,妖族的使臣来我大皇朝朝拜,顺便献上今年的进贡,却被这周郎将用女儿绑在了自家的床上,其实绑上本来就绑上了,这妖族和人族通婚的事古就有之,也不多她这一家,可惜这妖族却借着使者的名义在京里横行霸道,人族高手手眼通天,更不用说是在这皇京城里,本来在各方配合下,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可这小子不明白,有了这郎将的女儿还不满足,听说京里沁家有个二小姐叫沁水心的,长得端叫一个漂亮,这小子就起了贼心,进了那逍遥府,说是要见那沁二姑娘。

可这沁二姑娘真的是这么好见的吗,中午进去,吃了午饭美美的等着,没一会儿就被人府里打的是鼻青脸肿,从府里被扔了出来。

百姓都在那里好奇,酒店里面说书先生就开心了,分了九章二十个回合来说这件事,赚足了一年的茶钱。

据百姓所见,大抵是这样的:

“那说书先生喝了清茶润了润嗓子,看着周围众人开口道“这妖族小子吃完了逍遥府美味佳肴还在那口中花花,说是这次进京是大有收获,不但成了这大将的女婿,还可和这人族的美女好好羞羞一番,这院子里的人哪接受的了,那沁二姑娘的贴身小丫鬟更是欲张嘴骂他,可这府里的身骄肉贵大小姐的侍女在外边也算是小家碧玉,哪会骂人啊,念叨来念叨去也就是“混蛋,可恶”这几个词,这妖族小子还不乐意了,当下就要打这丫鬟,众人干嘛上前帮忙。

这小子虽然在外面名声不显,但也算是年轻有为,入了那修炼者的清真之境,马上就打到了十几个护院,正在那猖狂呢,背后突然被人打了一拳,脚下一不稳,被人打了个大马趴,站起来往后一看,是个二十岁左右的白面小子。

心中便是不服,嚷道“你这小子,竟在背后偷袭,不是个好汉,来,给我正面战一场”说完便是从妖族侍卫手中拔出宝剑,妖气弥漫,竟然凝成了一头蛟龙样貌。

那白面小子见他出招,嘴边还挂着微笑,见此场景丝毫不惧,还伸出左手上千挑衅,那妖族怎么接受的了,手中便是一道剑光射出,还好那府中管家及时开了这护符大阵,不然这漂亮院子可要见一窟窿,而白面小生见这剑光来也丝毫不惧,双手握拳,使出一招精妙拳法,一下子就把那妖族制服,然后封住了他的奇经八脉,让侍卫将他抬起来,扔出院子,那妖族的侍卫一见自己主人有难,又见对方人多势众,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最后也被五花大绑,至于在这期间,又被哪个善良正义的护院踢了哪里,谁还能知道呢。

说书先生开玩笑般的做了个结尾,看了余兴未了的众位客人又开口问道“众位可知那白面小生是谁” 众人纷纷摇了摇头,谁也不敢乱加猜测,万一猜的不中,只会惹的当堂取笑,于是说书先生又开口到

“众位可知我朝薰乐太子,”

而众人都说知道,又说那太子是真龙之体,八岁入了修炼者的元古境,十二岁又如了清真境,如今十六岁怕是要入了小休明,成为一代大高手了,

说书先生看众人议论开了,便拍了拍桌上的醒木,口中吟唱道:

“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群才属休明,乘运共跃麟。武质相炳焕,众星罗秋旻。”这句诗出自东主畧藏太白的《古风》,他可是人类史上为数不多的大能者级别的高手,修炼者们为了纪念他,便取了诗里的元古,清真,休明,跃麟,炳焕,罗秋旻分成世间的境界,可这三句诗却阻挡了多少少年英才,痛恨自己只能在那元古境苦苦挣扎,又捧起了多少英豪,在那休明,跃麟境呼风唤雨?”说书先生语气严肃,词调抑扬顿挫着,刚站起的众人又坐下了,没有人在说话,

说书先生见现场又逐渐恢复到自己的控制之中,后又开口“众位也不必气馁,如今我朝繁荣昌盛,除了修炼,工农商官,如何成不了才,不说别的,就说这天国酒楼老板王克富,那财力也是富可敌国,连焕炳的大高手,人家府中也不知有几座呢”。

客人们方才提起兴来,又说起那王克富的励志传奇故事,说他在何时何时做出惊人一举,怎样怎样挽救了自己的生意,说书先生又拍了拍醒木“众位,我们回归正题,这救了逍遥府的白面小生不是别人,正是——,”说道这里,先生突然停下嘴来,。

下面的伙计也知道是先生在故意吊人胃口,而后大声喊道“难道真是我朝熏乐太子不成?”

先生见已经把客人都钓住了,解释道“当然不是,我熏乐太子乃是修炼天才,怎会与那妖族的莽夫做对手,那人是熏乐太子师兄明芳公子啊”

众人皆“哦”,这明芳公子也是名人,在太子两年前投入香雪宗里,称霸一时,后来太子进入香雪宗,被掌门人收入座下当了弟子,而这明芳想做这掌门弟子已经很久,却被差后两年的小师弟抢了先,心中不免不平,顶着大不韪的罪名向太子挑战,被十招内击败,太子却不追究他的罪名,从此就跟随了太子,成了太子身边的第一帮手。

而这沁二姑娘谁都知道是太子的青梅竹马,许是成为太子妃的人,这妖族大使可是不知,捅了这样的马蜂窝,被人灰溜溜的打跑,想报复时却被通知这事,知道自己回到妖都也没什么好果子吃,竟在那之后的第二天晚上撇下那周郎将的女儿自己逃跑去了。

可怜那周郎将一家,本以为是飞黄腾达的机会,不想这小子一闹,却受到了各方的打压,无数莫须有的罪名盖在了头上,竟被革去了功名,凄惨回乡下去了。

“这可真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有了种就留的下去吗?,”说书先生哈哈大笑,却是把这周郎将当作笑话来看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