钧山,青阳宫。

此时正是清晨,耀眼的眼光照着彩色的宫门,隐隐可以看到有光波在流转,宽阔的宫门外,站满了人,今天将要迎来比三天前还要刺激的盛世,青阳宫招收弟子考试!

这次才是正真意义上的招生考试,一来可以在次进行淘汰,二来要对所留下的弟子进行分层,这样可以让天赋较好的新弟子得到好的资源,新招弟子共分三种,普通弟子,种子弟子,精英弟子!

虽然新收弟子都是在外宫之中,但他们的待遇也是有着很大的区别,辅导所有新招弟子的导师共四名,普通弟子两名,种子弟子一名,精英弟子一名,但导师的分配也是有一定差距,因此对于这次招生考试大家都是无比的重视!

“各位小友,恭喜你们通过报名测试,今天我们迎来青阳宫三年一次的招生考试,希望大家能够被录取,好,新招弟子考试现在开始!”

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将混乱吵闹的人群喝住,原本嘈杂的孩子也是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大家谁也不是傻子,能够现在此处说话的必定不是什么普通角色。

人群的目光也是在这一刻聚集在说话人的身上,这是一个有些苍老的身影,一身朴素的麻衣布衫,仙风道骨,苍老的眼神异常的深邃,让人有种捉摸不透的神秘感。

“各位考生,请迅速排为五列,我们要去测试之地,玄黄炼体塔!”

仙风道骨的老者讲了简单的几句话便退下台去了,换了五人上来,为首的是一位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全身的衣衫都被爆炸形的肌肉撑起,右脸上有一道深深的疤痕,眉宇间透着浓浓的杀伐之气。

中年男子的后面站着四道身影,相比中年男子到是显得温柔了许多,令穆清吃惊的是墨师也在其中,还是那样令穆清熟悉的装束。

随着中年男子的一声令下,散乱的人群迅速的排成了五列,而且每列的人数几乎相同,对伍中异常的安静,隐隐可以听到微弱的呼吸声,看来中年男子的震慑力也是极大!

穆清也是平静的站在队伍之中,感受着周围孩童微弱的呼吸声,他也是暗暗叫苦,没想到自己倒是被推到了第一个,而且还是在第一列。

站在中年男子身后的四名男子看了一眼安静的队伍,流光一闪,站在那里的身影只剩下模糊的残影,而他们的真身也不知何时站在队列的最前方,站立的弟子一阵唏嘘,这到底是什么境界的强者,连他们的真身都没有看清楚。

一直沉默的穆清也是轻叹一声,这种强者怕是一拳挥出能够让一座小山崩塌吧,斜着头向右望去,四道身影笔直的站立着,穆清苦笑一下,看来和自己预测的一样,那个看起来狰狞的中年男子要成为他们队列的监考。

果不其然,那道雄浑壮硕的身影站在了穆清的前方,穆清可以感受到后面弟子粗重的呼吸声自己咚咚的心跳之声。

“我们出发!”

中年男子发出一道熊嚎般的话语声,抬起脚沿着上山的路走着,穆清也是急忙跟着中年男子的脚步,后面的弟子也都尽数跟上。

人数虽然很多,但相比报名时也就少了很多了,有将近一半多的人在报名时就被淘汰了,青阳宫招收弟子的条件还是十分苛刻的,而被淘汰的弟子,宫内也是给点钱币,他们可以选择相对比较小的武府去招收,或者进入某个大的家族,武道一途本就是个吃人的复杂环境!

沿着盘曲的道路不停的前行着,安静的人群让行走的众人感到十分的压抑,望着旁边其余四队又说又笑的行走,队伍中发出一串抱怨的叹息声,中年男子好像也是听到这叹息声中的抱怨,轻咳几声,队伍又恢复了平静。

“老师,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穆清也是被这压抑的感觉弄的有些烦躁了,看一眼严肃的中年男子,说道。

那中年男子斜着头,看着一脸平静的穆清,嘴角轻咧,露出一丝轻笑,“可以,还算有点胆识,没有见过我,你以前在青阳宫修炼吗?”

“我是上届弟子,但修为被废,只能在次参加新招弟子考试!”穆清苦涩的笑一下,言语中流出浓浓的不甘。

“你是穆清,我倒是听说过你!”中年男子转过身,留有疤痕的眉角轻皱,严肃的脸上出现冷咧之色,眉宇间的杀伐之气好像更盛了几分。

穆清挠了挠头,没想到自己只是普通的弟子尽然能够让这么多人知道,尽管许多都是带着嘲笑的,但对于渐渐成熟的穆清来说,这种嘲笑只有自己能够制止,那就是绝对的实力!

“不骄不躁,看来墨林倒没有吹嘘你!”中年男子望了一眼正面带微笑的墨师,略带欣赏的说道。

“墨师?”

“那家伙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中年男子严肃的脸上出现少有的亲和,“要想让理站在你的面前,那么你就需要有足够的实力,谁的拳头大谁就是真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墨林的事你也不要自责,努力修炼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中年男子伸出巨大的手掌,拍了拍沉思的穆清,眸子中也是闪动着难以琢磨的异光,深不见底。

大约前行了十五分钟的路程,盘去的山路也是到了尽头,前面是开阔的一片空地,空地上一座小山般的巨塔拔地而起,塔身共有八层,每上一层,便小上一分,在塔身上透出一股沧桑古老的气息,这个塔就是玄黄炼体塔。

这座塔内拥有玄黄二气,因此得了比名,对于炼体境的修炼者来说这里是难得一见的宝地,受到玄黄二气的冲刷能够更好的淬炼皮肤,肉体,内脏甚至经脉。

但这种淬炼的痛苦也是非常人能够忍受,冲刷的疼痛甚至能使修炼者晕厥甚至经脉断裂,前三层的疼痛普通修炼者倒是可以勉强忍受,到了后面几层,一层比一层都要可怕,那已经不是肉体所能感受的疼痛了!

穆清记得,在上一次招生测试中,有一个变态登入第六层,已经触及第七层的门槛,而这座塔仅仅只有八层,第七层这几年来好像没有几人踏进,至于第八层,在青阳宫的历史上只有寥寥无几的存在,而自己却也是在第五层就无法前行了!

想想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穆清就是一个冷战,那般疼痛真的不是人够忍受的,这不但是疼痛的测试,更是一种毅力的测试。

穆清看着周围满怀欣喜的孩童,不由的轻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没有经历过那种疼痛的人要轻松一点,在想一次,穆清的身体上起了许多的鸡皮疙瘩。

“眼前的这座塔就是玄黄炼体塔,我们五组队伍从五个门内进入,你们要做的就是拼命冲向高层,并在里面呆上足够长的时间!”中年男子的嘴角带着罕见的笑,令的测试的孩童琢磨不清,但穆清暗叹一声,他也是真够幸灾乐祸的!

“都尽快找到自己的塔口,准备冲塔!”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