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队还是在不停的前行着,平坦的道路也是慢慢变得颠簸起来,从宽阔的空地进入到弯弯曲曲的树林之间,茂密的树林使得商队的速度慢了下来。

一缕夕阳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在树林的空地上留下略显斑驳的倒影,商队也是在此刻彻底的停了下来,大家都从车上拿出帐篷,在空地上安营扎寨,准备到这里度过一晚。

穆清也从车上拿出一个帐篷,选择在靠近大树的一片空地上支起帐篷,看着大家忙碌又熟练的身影,穆清也是照着他们的做法将帐篷支好。

“穆兄弟,你晚上睡到车里就行了!”万靖看着忙碌着的穆清,也停下手中的动作,对着穆清说道。

“万大哥,我晚上一般睡得晚,没事的!”穆清满带谢意的冲着万靖摆了摆手,这个看起来平凡的中年男子,自己总觉得他十分的神秘,但对自己好像并没有丝毫的恶意,反而十分的照顾,这让穆清不自觉的警惕了起来,最后想想自己只是一个区区炼体二境的武者,也就慢慢释怀了。

“大家早点休息,我们明天早点出发!”万靖走到人群的中间,拿起一堆摆放着的食物,大声的说道,众人也是加快了吃饭速度,万靖将一堆食物拿了过来,放在穆清的面前。

“穆兄弟,吃点东西!”万靖将一个果子咬了一口,白色的果汁顺着嘴角流了出来,穆清看着万靖,捂着肚子大笑起来,万靖不好意思的擦了擦,并没有停下来,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穆清也是加入到大扫荡之中,不一会,一堆食物便只剩下残羹冷炙了。

傍晚的夕阳总是落得那么的快,好像眨眼的功夫,繁星便挂满天空,一闪一闪异常的耀眼。

穆清静静的躺在草地之上,想着许欣早晨所说的话,平静的小脸之上满是坚定之色,如此看来,宫内的高层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了,迫于身后的势力,宫内只能装作不知道了。

穆清的拳头紧握着,使得地面上粗壮的树根猛的断裂,还是自己实力太过弱小,穆清轻叹一声,在这个世界强者为尊,实力就是根本,但自己怎么会任由别人欺凌,在怎么强大的实力也是慢慢的修炼来的,谁也不能一步登天,少年坚信,能够手刃仇人的一天不会太远。

听着周围轻微的鼾声,看着稍纵即逝的流星,穆清的也是神色安逸,将一支草根嚼在嘴里,尽情的感受着着苦中带甜的味道,就好像历尽沧桑后的甜蜜一般。

静谧的环境之中传来道道轻微的爆破,穆清立马翻身而起,将枕边的短剑拿在手里,用剑挑开一丝空隙,向着四周张望一下,从帐篷中走了出来。

距离人群的不远出的一辆车里传来道道爆破的声响,原本纹丝不动的空气也是在这声响过后变得紊乱起来,滚动的气流不停的向着车内汇聚而去,阴暗的树林里依稀可以看到淡淡的光芒。

穆清顺着那道有些浅薄的光芒望去,那车子使得穆清一惊,这不正是许欣所在的车,气流愈发的变得活跃起来,声响也是越来越大,没有多久又变得缓和起来,慢慢的有变得吵闹起来,车子也是发生轻微的摇晃。

穆清摇了摇头,看来这家伙可能在突破境,需要强大的源力,才使得空气中的气流发生波动,弄出阵阵声响,穆清将短剑别在腰间,准备向着帐篷走去,一道急促的声音使得穆清停了下来。

“大家小心,有敌袭!”只见万靖站在人群之中,高亢的声音不停的回荡在整个树林,熟睡的人群顿时变得慌乱了起来,接连不断的从帐篷中走了出来,众人围成一团,谨慎的盯着四周。

顷刻间,大地之上发出轻微的震动,伴随着震动的增加,一道道兽嚎响彻山林,不停的回荡着,使得阴暗的树林显得有些恐怖了起来。

这道道使人毛骨悚然的兽嚎变得越来越清晰起来,人群的四周不停的有黑影在穿梭着,震动越来越大,四周的野兽也是将人群尽数的围住,没有丝毫的空隙。

透过微暗的月光,周围的景象让人不寒而栗,凶兽两道獠牙就好像两把锋利的短剑,透明的涎水不停的从血红嘴角流出,充满戾气的双眼紧盯着人群,发出阵阵咆哮,双爪不停的击打着地面,露出血盆大口望着人群,准备随时攻击。

“大家小心,这是铁甲苍狼,骨头如同铁一般硬,而且数量巨大,恐怕我也不能尽数赶走,大家一定要小心!”万靖面色铁青的望着迅速逼近的狼群,眸子之中也是闪烁着担忧之色,最后将目光停留在穆清的身上,“穆兄弟,此处只有我们俩能够战斗,他们几乎都是普通人,欣儿就交给你了!”

说罢,手上灵光一闪,一把透着寒芒的大刀出现在了手中,穆清也没有注意万靖的举动,将腰间的短剑拔出,拿在了手里,向着许欣所在的车子走去。

兽群的后面突然发出一道低沉雄浑的嚎声,咆哮嗜血的凶兽停了下来,调转身体向后望去,紧接着又是一道雄浑的怒嚎,原本有些散乱的兽群迅速变得井井有条,就像阅兵的军队一样,冲向人群。

一道道黑色的影子不停的穿梭着,其速度就算炼体三境的武者都没法与之相比,万靖将人群挡在身后,闪着寒芒的大刀不停的挥舞着,每一刀下去,都是声声惨叫。

然而许欣所在的车子依旧有些不小的动静,源力不停的涌向车内,空气中爆破的声响也是在这嘈杂声中越来越响,看来许欣到了突破的关键时刻,容不得半点打扰,穆清也是一脸的谨慎,既然答应了,就应该努力的做到。

一道黑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将穆清扑倒在地,强大的力量使得穆清一震,这铁甲苍狼所具有的力量远比炼体三境的强者,巨大的爪痕将穆清的衣衫抓破。

穆清左手重拍,身体旋转,抓着短剑的右手迅速插进铁甲苍狼的肚子之中,苍狼发出阵阵惨痛的哀嚎,不顾肚上的血流,再次向穆清猛冲过来。

穆清向上跳起,在空中一个翻身,右腿重砸在苍狼的腰间,铁甲苍狼发出几声不甘的怒嚎,便变得萎靡不振了,穆清也是喘着粗气,如果自己不用力量增幅,勉强可以干掉一只铁甲苍狼,这只苍狼的的实力远比普通炼体三境的强者。

苍狼不停的躺在地上呻吟着,肚子上的血液也是越来越多,将整个肚子上的毛染成血红一片,挣扎着发出最后的惨叫,异常的悲凉。

煞那间,从不远处传来五六声悲愤的嚎叫,好像是在哀悼,亦或是夹带着浓浓愤怒嗜血的咆哮,使得不自觉的打个冷颤。

略显晦暗的月光下,穆清静静的站着,此时精神高度集中,突然,穆清的瞳孔猛的收缩一下,脸上一片苍白,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五道黑色的身影在不断靠近着,它们的体型相比刚才那只足足大了半倍。

“啊呜!”

……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