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了这个事实,乐从蓉下意识的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半夜10点35分了,他来这儿做什么?白天一个电话都没有,晚上来了更是连招呼都不打,只是将车停在楼下,他这是什么意思?

乐从蓉的心底忽升一阵慌乱,随后内心的不安感渐渐扩大,盖过了此刻身体所有的不适感。跟莫离煊比起来,身体又算得了什么呢?

怔怔的看着窗外,天色很暗,天空月朗星稀,看来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小区的路灯早已被熄灭,除了能看到那点亮红的烟头随着莫离煊手部的动作也机械般的一上一下,乐从蓉再也猜不到他的心思。

此刻的莫离煊在她的眼中,是完全陌生的一个人。

犹豫许久,乐从蓉终于忐忑的拨通了他的电话。“嘟......嘟......嘟”的声音响起,乐从蓉心里猛然狂跳起来,一直到对面传来一声低沉安静的声音:“从蓉。”

乐从蓉“恩”了一声,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楼下,烟头的亮光已然停止不动,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中。

“怎么还没睡?”莫离煊也嗯了一声,一如平常的口气问道。

明知道他根本看不到自己,乐从蓉还是小心的避开了窗户,侧身躲在了一旁,开口说道:“正准备休息,你忙完了吗?”

“恩,刚刚忙完,你的胃好点没?为什么继续呆在医院好好休息?”莫离煊的声音责备中略显疲惫。

乐从蓉自然是听出来了,急忙开口:“下午就已经没事了,所以直接回家了,害怕打扰你,就没告诉你一声。你既然很累就早点休息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在莫离煊疲惫的时候,自己能做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打扰。乐从蓉一直都明白这一点,也一直遵循着这一点。

“从蓉?”莫离煊没有回答,却喊了一声出来。

“恩?”乐从蓉有些不明所以。

“你相信我吗?”莫离煊的声音突然变得真挚而遥远,遥远到乐从蓉几乎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急忙确定般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你好好休息。”再次真实起来的声音却已经恢复正常,乐从蓉感觉到奇怪,想要追问的时候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再接着,楼下的车子利索的发动,离开。没有超过一分钟的时候。

“莫离煊,你到底在想什么?”看着楼下最后一点亮光隐匿,重新陷入黑暗之中。乐从蓉拉上窗帘,喃喃开口。貌似,自己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有问,不知道他和喻慕青都说了些什么?

一想到这个问题,乐从蓉的思绪瞬间一团糟,好像打了一个死结,解也解不开。半夜实在睡不着,翻身爬起想去冲个澡,路过客厅情不自禁走到窗户边,看着楼下空荡荡的样子,心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惆怅。

第二天上班,乐从蓉刚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喻慕青,满面红光,一脸笑容:“早啊,从蓉师妹。”

“师姐早。”乐从蓉笑着应道,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想到了一会还有一个采访,乐从蓉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没想到身后的喻慕青跟了过来,面带喜色:“从蓉啊,你知道我跟离煊谈了些什么吗?真的很好笑哎。”

她叫他“离煊”,乐从蓉心里再次咯噔一下,控制不住自己表情的开口:“说......说什么?”

喻慕青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得意的扬起脸:“他呀,说这么多年没见挺想我的,说有空一起出来吃饭呢。”

“是吗?”乐从蓉有一瞬间的失神,他真的这么说吗?

“不过,看到他那个样子,我挺难过的,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陪在他的身边,他遇到困难都没有帮助他,我真的很自责。”喻慕青突然懊恼起来。

“对不起,师姐我得先走了,一会还有个采访。乐从蓉逃跑的有点慌不择路,飞速的抓起起笔记本和包包就跑下来楼。

喻慕青突然冷笑一声,双臂横抱着交叉在胸前,开口说道:“乐从蓉,跟我斗,你似乎还嫩点,别以为你可以代替我,你也只不过是附属品而已。”嘴角泛起冷冷的笑意,看向楼下的目光凛冽而无情。

莫离煊,我回来了。不管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情,现在我都不会放开你。不管发生任何事情。

冥冥中,到底是谁纠缠着谁,是谁放不开谁,无人得知,只能等待时间去检验一切。

早晨的太阳还没有完全露出它的真面目,遥远又不真实的天际线上暖红一片,空气清新,渐渐苏醒的城市开始了一天的车水马龙。

“从蓉姐,听说这个陆夜风出了名的黑脸,脾气很不好,不太好惹,你要小心。”此次跟乐从蓉同去的实习摄影师小程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回过头小心的对乐从蓉开口说道。

乐从蓉强行让自己放下心头所有的不安,冲这个阳光善良的大男孩笑笑,抿嘴回答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放心。”

“恩,那就好。”小程粲然一笑,冲着后视镜的可从蓉点点头。

车子刚刚启动,乐从蓉就颓然坐了下来。想来自己已经27岁了,虽然的确正值青春年华,看到小程这样的活泼朝气,仍旧忍不住感叹时间流逝的飞速,让人措手不及。眼神飘忽中,回想起豆蔻之年的自己,倾全心绵柔之力,注满身爱慕之情,遥指一人,宇宙洪荒,海枯石烂。

那是的自己是那么的不谙世故,全身的勇气全部交给了莫离煊,那般的大胆。现在想来还忍不住红了脸,乐从蓉出神的想着,如果换做现在的自己,一定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可是,终究回不到过去,不管怎样,现在莫离煊暂时站立在了自己的身边,以后怎样,不得而知。乐从蓉再次慌乱起来,慌乱的看不到希冀,心里好似一个巨大的无底洞,任何的安慰之词都填充不满自己那不安的心。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