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想到肖正豪的话语,心里也会禁不住问问自己:万一,哪天乐从蓉真的离开了,自己会是什么感觉。这么多年下来,更多的是习惯,莫离煊都想不到自己对她的感情到底有几分。但是看到她傻傻的那些可爱的举动,还是忍不住笑着。这样的迷糊恐怕天底下也只有她一个人了。莫名的照顾心疼之情会贯穿自己的内心,还是喜欢的吧,只是没有她那么喜欢自己。

很多时候,感情或许只有经过考验才能够真正的显露出来。莫离煊想。

这么想着,莫离煊一丝的恼怒也彻底熄火,开口说的话语意外的温柔:“我想吃你做的瘦肉粥了。今天胃口不太好。”

“啊?”乐从蓉所有的注意力被那句“胃口不太好”转移,所有的脸红心跳瞬间消失不见。急急忙忙整理好自己的心情,立马从刚才的小迷糊变成了啰嗦的老大妈:“疼吗?是不是这几天吃饭不规律的原因?还是你又喝生水了?一直都告诉你吃饭要注意,不要吃冷的,你就是不听......”

莫离煊忍不住笑了出来,明天没见她这么利索,现在这会倒是什么都记得起来。

急忙握住她的小手,有些冰凉,再次紧了紧:“那我们快回家吧,给我煮点热的东西,再不走,我们就该饿死了。”

其实都不用说多余的话,光是一个动作就足以融化乐从蓉的心。

于是,乐从蓉又默默的脸红了一路。

车子七拐八拐,进了一栋老旧的居民楼,最后一栋楼里二层便是乐从蓉的家。父母都在老家,大学时候来到了渭南市读书,毕业后也就在这里就业了,每年定时定点回家看看。但是一直没有勇气告诉父母自己有男朋友。

乐爸乐妈一直嘱咐着乐从蓉,实在不行就回老家,给她相亲,安安稳稳的生活就好了。

好在乐从蓉也比较争气,刚毕业进入这个颇有名气的杂志社,就一直待了下去,勤勤恳恳干了五年,工资一升再升,对于一个女孩子开说,也绝对是够花了。想到了自己要在这个城市长期定居下去,就想到了买房,选来选去,选了一个二手房,离市中心不远不近,但是极其的安静,环境也很清雅,虽是旧楼,重新装修出来后,也满是温馨的。分期付款,照现在的工资,再有两年,也就还完了。

当然,以莫离煊的能力,是不会让乐从蓉这么辛苦的,但是这次的乐从蓉却是极其的坚定,死活没让莫离煊帮忙。

他不能永远当自己的靠山,人总是要独立的,该是自己完成的事情,必须自己完成,不管有多辛苦。所以,每次到下班回家,看到自己温馨的家,乐从蓉内心总会萌生出一种自豪感,看看,我凭着自己的能力买房了。

鉴于乐从蓉这样的勤恳,乐爸乐妈也就不再积极的让女儿回来了,倒是催促着让她赶紧找个对象带回家,过两年结婚,再给他们带回去个小外孙。他们就满足了,乐从蓉答应之余,在心里默默的叫苦,等着莫离煊跟自己求婚,是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或许,等莫离煊再过段时间,会自动跟自己说分手也说不定,两个人的时间已经够长了,审美疲劳也过了,厌倦期也过了,越来越平静的生活总是预示着一些不好的事情即将到来,乐从蓉最近的心情真的有些忐忑。不过,也怀疑自己是进入了更年期了。

回到家里,打开了灯,淡淡的橘黄色的灯光洒下,整个客厅里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氛围,这种情况实在适合热恋中的男女,自己和他......

乐从蓉不敢再想下去,急忙拿出了洗的干干净净的男士棉拖鞋,给莫离煊换上了。给自己买拖鞋的时候,直接买了情侣的,尽管莫离煊仅仅是偶尔过来一次,乐从蓉依旧一个星期洗一此,并细心的喷上他喜欢的古龙香水。

甚至这一刻,听着莫离煊换鞋脱衣的声音都是如此的好听,乐从蓉晃了晃神,急忙转过身子将莫离煊脱下来的西装,挂到了玄关处的衣架上。甚至不敢回头看莫离煊一眼,急急忙忙走进了客厅。

“你坐,我去做饭。”乐从蓉有些慌乱的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跑进了厨房。

身后的莫离煊嘴角微微上扬,也不戳穿她,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面前的茶几上早已摆放好了各种零食水果,盛放在好看的小碟子里,茶几和沙发都不大,刚刚够两三个人吃饭聊天的尺寸,却布置的很温馨。

米黄色的沙发软垫,乐从蓉还细心的放了小小的三个可爱的黄色抱枕,茶几上也铺着半透明条纹塑料垫,茶几底下也铺着白色的厚厚的地毯,整个格局小巧而整齐,偏淡的灯光下,看起来温暖而有致。不得不说,乐从蓉虽然迷糊了点,却也是一个生活质量很高的人。

连莫离煊有时候都不得不承认,不爱做运动,又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吃货,乐从蓉却一直将自己的生活过的很精致,她可以跑老远只为了花1块钱坐那趟直达公司的公交车,也可以为了买到新鲜而便宜的草鱼,专门走路到一公里以外的鱼鸟市场里去买。

不过,在购买家具的那时候,她却一句废话不多讲,直接去龙天家具城买了同尺寸最贵的一套,包括这个看着不大的地毯,却是托朋友从澳洲运回来的,光运费就花了1000多块钱。以乐从蓉的能力,她不是买不到大而新的房子,而是她不想,她宁愿地方小点,也不愿意房子过大而显得空空荡荡的。就像每回吃自助餐,她都愿意挤在人堆里,因为热闹。

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开朗大方,简简单单。每个人都能将她看透,却都进入不了她的内心。

莫离煊缓缓抬起头,瞄向了厨房,已经换上了宽松的浅蓝色家居服,穿戴着有花边的围裙,正在来来回回忙碌个不停。厨房的灯意外的明亮,因为她视力不是很好,为了避免把糖当成盐放进炒锅里面,安装了瓦数大点的灯。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