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言喻的痛楚一下子蔓延全身,额头肯定肿的没法看了,想也不想,光是疼痛的程度乐从蓉就已经下了定论了。

“别动。”还没等乐从蓉下车,耳边就想起了清淡的声音,乐从蓉的心跳瞬间漏了一拍,乖乖的坐着没动。

长臂一伸,从副驾驶面前车兜里拿出了红花油,瞬间两个人的脸几乎是紧贴着,乐从蓉心里轰的一声炸裂开来,脸上滚烫一片。

温暖的大掌带着红花油的味道传来,额头上微微的刺痛感提醒了乐从蓉,禁不住暗暗地骂着自己,怎么这么没出息!

“好了,晚上回去再多按按。”顺手将剩下的红花油装进了乐从蓉的包包,莫离煊才起身。

“哦,谢......谢你。”乐从蓉磕磕巴巴的,连话都说不完整。

7年了,自己怎么还是这样。

“走吧。”莫离煊拉着乐从蓉离开。

冬天刚过,这个城市的火锅自助仍旧人满为患,幸好已经提前预定了位子,乐从蓉喜滋滋的为自己的正确决定自豪了一把。想到了喻慕青,鼓起勇气硬拉着莫离煊走在拥挤的人潮中,周围传来的羡慕的目光,让乐从蓉有种莫名的满足感。

他愿意,即使穿着名贵的西装,他仍旧愿意陪着自己挤在这种小市民的场所吃饭。

而今天,乐从蓉在陷入争抢食物的大战中回头,无意中看到了,旁边哄抢的人不小心将油腻的食物蹭到了他洁白的衬衣上,却毫不自知也不道歉。莫离煊皱了皱眉头,没有说什么。

就这一瞬间,乐从蓉的心猛然的揪了起来,脑海中竟然无意识的想到了喻慕青和莫离煊在一起的画面。如果,现在两个人还在一起的话,或许不是这样,在宽敞的西餐厅,点着白色好看的蜡烛,温柔浪漫的气氛,两个人必定吃着精致的西餐,小声的说着话。

脑海中瞬间涌现出了各种想法,更多的是恐惧害怕,这一瞬间,乐从蓉不想再去逃避,毅然放下了手里堆满食物的盘子,转身拽着莫离煊就离开了餐厅。

“怎么了?”莫离煊不明所以。

“额......没事,我想吃别的东西了。”乐从蓉脸一红,难得说谎了。

“吃什么?”

“我们去吃西餐好不好。”乐从蓉有些羞涩的邀请莫离煊,看到莫离煊询问的目光,急忙再次开口:“我们发奖金了,我请你吃饭。”

这个理由是不是会有可信度。乐从蓉不知道,只知道莫离煊没再说话,两个人再次来到了另一个地方,一个乐从蓉以为自己从来都不会来的地方。

以往,夏瑶总会嘲笑自己,说自己不懂情调,天天只知道让莫离煊跟自己吃快餐,不知道享受。乐从蓉却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莫离煊从来没在这方面有过厌烦的表情,每次都顺从乐从蓉。

乐从蓉总觉得自己跟别的女生不一样,不矫情,不做作,务实求真,踏踏实实。这样的女孩才适合做妻子,莫离煊跟自己在一起,也是因为这一点。

可是今天的乐从蓉对这一点有了质疑,年纪轻轻就在世界50强公司orange担任部门经理一职,年薪上百万,不能跟什么世界富豪比,但是在刚毕业就闯出了自己一片天,很显然他已经是成功人士了。

再看看自己,一直到现在才勉强年薪上10万,两个人之间,这样的差距是巨大的。心里落差也是巨大的。一直以来,乐从蓉都可以活在自己乐观的世界里,只要有爱,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什么差距都不算是差距。

所以,现在喻慕青回来,彻底的打破了乐从蓉这种莫名的自信,爱,两个人哪儿来的爱,只能说是自己一厢情愿的爱吧。

就像现在的自己做的,如果两个人之间的爱情是纯粹的,没有物质,那么现在又是什么。又或者,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但是不可否认,莫离煊从来都没给自己什么安全感。甚至他对自己的女朋友说话都没有什么情绪。

当然,乐从蓉知道,自己甚至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是自己要陪着他,就算现在的伤心难过失望,也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更残忍的是,如果现在要自己强行离开莫离煊,自己是做不到的。

再大的冷淡,也没有让莫离煊离开自己来的残忍,所以乐从蓉总是乱想这么多,表面上却什么都不敢说。

“回家给我做饭吃。”莫离煊双手插在兜里,眉头皱了一下,开口说了这句话。

“啊?”乐从蓉呆住了,什么跟什么?为什么突然要到他家里做饭吃。

“我怕你吃西餐会连碟子都吃掉。”一看乐从蓉今天就是有心事,走路不看路,吃东西不小心,最爱吃的自助也不吃了,看来回家得拷问一下才行,莫离煊想着。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

看吧,就说两个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难得自己要跟他一块吃西餐,他竟然不捧场,是害怕自己丢他的脸吗?乐从蓉闷闷的应了一声,很是懊恼。

坐上车,乐从蓉再次问出了一个没营养的问题:“去你家还是我家。”

“你家。”

乐从蓉在心里狠狠的扇了自己一巴掌,今天怎么老犯傻,莫离煊从不在家做饭忘记了吗?去他家的话做什么,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喝西北风吗?

急忙抬头,有些结结巴巴的开口:“哦......我......我忘记了,对不起。”

“乐从蓉”刚抬头,乐从蓉就看到莫离煊那张英俊的脸庞逼近了自己,心里猛地“扑通扑通”跳了起来,所有的过失犯错,在这一瞬间全部消失,只有那清亮的眼睛映入自己的眼帘。

莫离煊自然觉察不到这些,这个反应慢半拍的女友,跟自己在一起7年,仍旧冒冒失失的,有时候肖正豪都会忍不住提醒自己:“你女朋友这么迷糊,当心哪一天丢了你都不知道。”

自己本身就不是浪漫的男人,给不了乐从蓉那么多的惊喜,比起虚无他更喜欢踏踏实实的。而乐从蓉也每次都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不会抱怨,更不会无理取闹。有时候想想,她还真的是太过于死心塌地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