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大石把齐民示众这一招确实奏效,马齐民有个乡下未婚妻尽人皆知,女同学们见了他就像见了瘟神般远远就躲,谁也不敢搭理他。齐民呢,也只能认了做另类的命,反正再甜再美的糖衣炮弹也打不着他。这也好,逼得他一门心思读书。四年大学生活就这么快过去了。到了1953年春夏之际,正当他苦恼毕业后怎么办之时,在学校布告栏中看到了选拔赴苏留学的消息,他的眼睛立时就亮了起来,立即去找赵大石,请赵大石帮忙给他弄个留苏的名额。

赵大石满口答应。当时苏联老大哥的声望如日中天,而赵大石先前也撤退到苏联境内呆了快五年,对齐民赴苏留学很能共鸣。赵大石立即给校领导一通电话,完全公事公办:马齐民是革命烈士后代,根红苗正,学习成绩又好,有培养前途,请优先考虑。很快,齐民就在学校布告栏赴苏留学名单中就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齐民兴奋地跑去赵大石家报告喜讯,赵大石在市政府上班,只有付晓荣和三岁的儿子赵勇勇在家。付晓荣也很替齐民高兴,同时极力鼓动齐民趁机和喜凤吹灯熄火拉倒,对齐民好一番开导:

“你真想这辈子被她拖累呀。你想想,你去了苏联喝洋墨水吃西餐是什么光景,她在乡下啃苞米棒高粱面窝窝头又是什么样,天上地下了!以前你在沈阳念书,离她太近了,她能走到呀,她死缠你你也没办法。这下好了,你出国了,远走高飞了,她怎么追?还能跑苏联去缠你?门都没有!你到了苏联,别给她写信,写了也白写,反正她也不识字。慢慢地,她自己就等不下去了。你想想,她都二十五了,熟过头了,还能等吗?她自己熬不下去,就没你的责任,到时候你回来,婶再给你找个年轻漂亮的,婶的表妹多了去,一个比一个水灵!这事听我的,错不了你!”

齐民被说得心服口服,不禁做起了糖衣炮弹梦,是啊,这一去起码三年,三年啊,不就是一场解放战争吗?只要我解放了,什么糖衣炮弹没有?就像婶这样的,不比喜凤强过一百倍?赵叔你那么老了,还能换个这么小的,我怎就不能换?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

然而齐民的糖衣炮弹梦终于没能做成,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那个赵大石下班回来一见到齐民,立即以不容抗拒的口气命令:

“明天就去把喜凤和刘老耿接来沈阳……这样吧,不必去接他们,我和你一起去刘家村!”

齐民问去刘家村干什么,赵大石说:“还能干什么?你们马上登记结婚办喜事!”齐民一听急了眼,赶紧抵挡:“我还要去继续读书呢,再缓缓不行吗?上回不也缓了吗?”赵大石说:“上回是上回,这回是这回,这是原则问题!”齐民也拧上劲了:“我不同意结婚!”赵大石凶了起来:“马齐民,你以为你去了苏联就能把喜凤甩掉吗?做梦!我问你,你想不想去苏联?想去,就老老实实和喜凤结婚,你要再敢说一个不字,我马上把你的名额拿掉!”

看着赵大石那副狠样,齐民立时就蔫了下来,再也不敢吱声,只能在心里骂赵大石老石头老土匪!古人说秀才遇了兵有理讲不清,真的应验了!有什么办法?苏联还是想去,毕竟那是个令人神往的新世界,那里有很高的科学技术,能学到很多东西,对事业大有帮助,男人能没有事业吗?为了事业,就牺牲吧!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