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毛泽东主席站在北京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差不多的时候,齐民收到了设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临床医学系的录取通知书,很快就要开学。赵大石让齐民赶快回刘家村去报喜,已经怀孕挺着大肚子的付晓荣持不同意见,那两口子还为这事来了一场小口角。

付晓荣对赵大石说:“老赵啊,你能不能不逼齐民,能不能替他想想?喜凤跟齐民配吗?” 赵大石虎眼一瞪:“怎不配?”

付晓荣说:“一个城里的大学生,一个乡下目不识丁的村姑,你让他们往后怎么在一起生活?”赵大石说:“怎不能生活?要我说简单得很,把喜事办了,生孩子,养孩子,过日子,谁家不是这样过日子的?”

付晓荣停止擦抹家具的动作,挺了挺腰说:“过日子除了生养孩子,柴米油盐酱醋,就没别的?”

赵大石忽有所悟,说:“别的什么?哦,我知道了,手牵手逛公园,爬山,划船,看电影,听音乐会,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小资产阶级情调!”

付晓荣冷笑:“我早说了不定谁改造谁呢。”

赵大石说:“先别邀功。我可以学,那喜凤就不能学?”

付晓荣说:“喜凤能学你当副市长?她要能当副市长,我相信齐民也会和我一样,对副市长大人服服帖帖。”

赵大石不无得意地笑了,对爱妻明批暗褒:“哼,势利眼……不过,这么说来,喜凤危险大了!”想了想后对齐民说:“去把你老丈人和喜凤接来,我派车去!”齐民一下就急了眼抗辩:“赵叔,我还要读四年书,不想结婚影响学习!”赵大石说:“别担心,不会逼你结婚。”

既然不逼婚,齐民也就遵命去刘家村接喜凤和刘老耿。喜凤收拾东西时齐民在一旁冷漠地看着,只在喜凤取下墙上的旱烟杆插在包袱里时,才开口说话:“姐,能不能不带那个?”喜凤故意问:“为啥?”齐民没好口气说:“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喜凤一点也不生气,心里还挺美的,觉得齐民说的是姑爷的话,只有姑爷才会这样管她。立即把烟杆挂上墙,说:“说实话了?行,俺不给你丢人。”

赵大石不逼齐民结婚,打的是另一个主意,并且导演了一出好戏。开学第一天,他亲自带着刘老耿、喜凤和齐民,把他的吉普专车一直开到校部楼前停下,让司机下车去通报。不大功夫,校长、党委书记一干人急急忙忙前来迎接,赵大石先道歉没事先打招呼,然后让校方安排召开全校学生大会,他要和同学们说几句重要的话。

市领导亲自来向学生做重要报告,学校领导当然赶紧照办,把学生们都集中到大操场去,请赵大石上主席台。赵大石却要刘老耿和喜凤也到台上去,刘老耿吓着了,紧着躲闪:“不行不行,俺们在台下坐着就行,俺们上不了台面!上不了台面!”赵大石愣拽着他:“怕啥?让你们上你们就上,新社会人民当家作主了,怎上不了台面?”学校领导莫名奇妙,只好礼貌地请刘老耿和喜凤跟着赵大石走上台,安排在前排就座。喜凤望着台下一双双眼睛,心里直打鼓:“我的妈呀!”

赵大石站起讲话:“同学们,我今天搞了个小小的特殊化,请了两位客人上台来,我跟大家介绍一下,刘老耿,刘喜凤。”

喜凤忙拉着爹的手站起来,两人一上一下忙乱地鞠躬。

赵大石坐下继续说:“我请他们来,是为了什么?为了一桩婚姻。当事人,一个是台上的刘喜凤,一个是坐在台下的你们的同学马齐民,马齐民,到台上来!”

台下的齐民愣了一下,已经被点了名,无法抗拒,只好慢腾腾往台上走。

赵大石继续宣讲:“我先讲马齐民的故事。马齐民出生在沈阳,爸妈都是地下党,为抗联做联络员,在马齐民九岁的时候,爸妈暴露身份,一起死在日寇的枪口下。我把马齐民托付给刘老耿,是刘老耿一家含辛茹苦养育他长大,还供他念书,更可贵的是,刘老耿的亲儿子刘喜根在一次山洪中,救出了马齐民,自己被洪水冲走了。同学们,你们说,刘家对马齐民是什么样的恩情?”

台下有人喊:“恩重如山!”

“所以,马齐民一定要知恩报恩!怎么报?马齐民向已故的刘大娘保证,要和刘喜凤结亲,也就是说,马齐民要做刘家的上门女婿。在我把马齐民接到沈阳念中学前,马齐民和刘喜凤订了婚,我就是见证人!现在,马齐民考上了大学,同学们哪,大学校园环境,生活条件比乡下要好很多,这倒不可怕,可怕的是,有那么多女同学!对不起,我不是说女同学可怕,你们每个女同学都很可爱!但是,对于刘喜凤来说,你们的可爱就是可怕!马齐民要在这儿念四年大学,四年哪,不是四天!解放战争才打几年?不过才三年,三年就把小蒋赶到台湾去了。马齐民要在这里读四年书,四年里能做什么事?能把小蒋再赶走一回还多!当然,小蒋不可能再让我们赶了,但是有一件事却很有可能发生,那就是马齐民把刘喜凤赶走了!”

台下一阵沉默。台上喜凤一阵哆嗦,紧紧抓着老爹的胳膊。

“同学们,这是个大是大非问题。列宁同志教导我们: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毛泽东同志在革命即将胜利进城前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谆谆告诫我们说,‘敌人的武力是不能征服我们的,这点已经得到证明了。资产阶级的捧场则可能征服我们队伍中的意志薄弱者。可能有这样一些共产党人,他们是不曾被拿枪的敌人征服过的,他们在这些敌人面前不愧英雄的称号;但是经不起人们用糖衣裹着的炮弹的攻击,他们在糖弹面前要打败仗。’所以,我们一定要警惕敌人的糖衣炮弹!我不是说你们女同学们是敌人,但你们确实是糖衣炮弹!四年哪,马齐民很可能被你们打中了。这不是危言耸听,是完完全全可以预见的事实!所以,我今天把马齐民叫到台上示众,就是要让你们全体同学都认识他,都对他保持高度警惕。我请全体同学们一起监督他,如果他有什么轻举妄动的行为,一定不能姑息他,要和他划清界线,并且,随时向上级报告,保证他不在糖衣炮弹面前打败仗!我的话完了。谢谢同学们!”

台上的校领导们和台下的同学们一起沉默。喜凤泪流满面,站起来不停鞠躬,赵大石带头鼓掌,台上的领导们只好附和鼓几下。台下没人响应。女同学们都一个个严肃地紧闭嘴。齐民如同被审判的犯人站在台上,耷拉着脑袋。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