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民到了沈阳,就在赵大石家上了第一课。赵大石家是一栋独门独户带有院子的两层小楼,“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那个年代领导干部理想的居住标准,乡下老革命奋斗到城里来掌权的必要生活配备。当然啦,生活需要还不止于此。那天车子开到赵大石家门外,迎接齐民的是一个年纪比他大不了几岁的漂亮女人,赵大石要齐民叫那女人“婶”,他只好叫她“婶”,却惊讶得合不上嘴。赵大石说:“怎么?看着你婶年轻,我老了是不?”他结巴着回答:“啊……没,没有。”那女人挺大方,对他说:“有什么不敢说的?我就是年轻嘛,你赵叔给我当爹还有余呢。你赵叔今年四十六,我二十二,他整整大了我两轮,是不是我爹?他们这些老革命呀,进了城看见城里的小姐,就像狼见了羊,眼睛都直了,革命成功了,赶紧换老婆吧。”

赵大石说:“别瞎扯!我可不是换老婆!我老伴儿去得早,我续一个不应该吗?”

婶摸了一把赵大石脸上的皱纹,说:“应该,应该,那你怎不回乡下去续一个?怎不续一个老婆娘?”

赵大石摆出领导架势绷起脸训斥:“去去,就你这身资产阶级小姐臭毛病,我不改造你,臭熏天了!”

婶哼了一声说:“还不定谁改造谁呢。”

齐民默默听着他们的对话,整理东西时,喜凤送的那个荷包掉到地上,他捡起,面露厌恶表情,做了一个要甩掉的动作,但没甩出手,被婶看见了,婶抓了过去仔细观赏,说:“哟,蛮漂亮的,你女朋友送的?”赵大石更正婶:“什么女朋友,是未婚妻,送的定情物。”婶对齐民大惊小怪,问齐民多大了,齐民回答十七,婶说十七就订婚啦?太早了吧。齐民又打结巴了:“我……不是……那是……”赵大石给下结论:“那是革命情谊!”婶对赵叔说:“你搞革命还差不多,这小孩革个什么命?”

齐民确实不懂什么是革命,既然赵大石说是革命,那就革吧。但也实在不明白他赵大石革了命,能娶个年轻二十四岁的城里小姐,而他革了命,就非得娶个大他三岁的乡下姐姐做老婆?

但无论如何,齐民是回城了,也是拜革命成功的福。婶,名叫付晓荣,提议把齐民改造一下,于是赵叔赵婶就领着齐民上街去买衣服。齐民走在街道上对什么都新鲜,不停东张西望,似乎又找回了儿时的印象,似乎又都面目全非。他们走进一家服装店,付晓荣替齐民选了一套深蓝色中山装,内领上还镶有可拆洗的白布边,齐民去换衣间换上出来,付晓荣打量了一会,给他整整衣领,说:“不错,挺合身的。打扮打扮像个城里人。”赵大石说:“他本来就是城里人。”付晓荣说:“难怪呀,底子好。乡下人再怎么打扮,也还是一副老土样,一辈子都变不了。”赵大石吃老婆味了:“你说谁呢?”付晓荣嘻嘻一笑说:“当然不是说你啦,副市长大人同志。”

接下来,赵大石安排齐民去一间中学插班。齐民怯生生走进教室,向同学们自我介绍是来插班的,请同学们多关照。有人问他哪来的,他老实回答是长白山区刘家村的。同学于是像审视怪物式地审视他。齐民深知回城的机会来之不易,没多久就要考大学了,他发愤学习,也把和喜凤订婚的不快抛到一边,甚至课间也不出去活动,仍然埋头做他的作业。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