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8年11月中,在一阵冷过一阵的寒风中,齐民坐上一辆美式军用吉普车,和赵大石一起离开刘家村。此时东北已经全境解放,赵大石从解放军某军副军长位置上转业到沈阳市担任副市长,他牢记已故战友的重托和对齐民的承诺,亲自来刘家村把齐民接回沈阳。

车子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颠簸行进,齐民被颠得脑门发涨发疼。能回久违了的大城市沈阳继续读书,无疑让他兴奋不已,须知他已经日盼夜盼盼了整整三年了呀。但此时他却一点也兴奋不起来,他心里被一块石头重重压着。

离别刘家村之前,他和喜凤订了亲。

当刘老耿当他面对赵大石提起这门亲事时,他毫无思想准备,准确说,是根本不想。这些年他当然能感受到喜凤对他好,但他从来都只把喜凤当姐姐,从来都没想别的。刘大娘去世前,他曾当着刘老耿和喜凤的面答应刘大娘要和喜凤成亲,但他仅仅把这事看成是对老人临终前的安慰,压根没想当真。然而刘老耿和喜凤却绝对要当真,绝对不允许他反悔。他满头大汗向那父女俩,也向赵大石保证说:“不结亲我也会挣钱养我爹和我姐,我一定会!我对天起誓!为什么非得结亲呢?我做刘家儿子不行吗?”

喜凤大声叫喊:“俺就是不要你做刘家儿子,就要你做刘家姑爷!”

刘老耿也坚定站在女儿一边:“就要姑爷!”

赵大石在屋里转着圈估摸着形势,看来问题出在马齐民身上,主攻方向确定,火力射向齐民:“马齐民你也扪着心窝想想,这么些年,刘家是怎么待你的? 人家亲儿子为了救你,没了;为了供你念书,全家受苦受累,让你做人家的上门女婿,还不应该吗?我看这事就这么定了!”

齐民无法抗拒,不能不答应,只能用点缓兵之计,以还要继续上学为由,把喜事往后拖。

赵大石也同意了,让他们先订下婚,等齐民上完学再办喜事。

于是在赵大石主持和见证下,为齐民和喜凤举行订婚仪式。齐民和喜凤都换上早就准备好了的新衣服新鞋子,喜凤穿的是红底黄花袄,齐民的是新的黑土布棉袄。两人对刘老耿磕头,然后要对赵大石磕头,赵大石阻拦:“我可当不起,免了免了。”喜凤于是拉一下齐民,让对赵大石鞠躬。然后,齐民从口袋里掏出妈妈埋葬前留下的金戒指,替喜凤戴上。喜凤也拿出一个绣荷包给齐民。齐民从头到尾都拉着个脸,没有半点喜悦之情,甚至那个绣荷包都不认真看一眼,只觉得是墨绿色的,上面绣了两只模样俏丽小鸟似的东西,猛一机灵那就是传说中的鸳鸯,他的心立即被刺痛了,赶紧偏着脸把绣荷包匆匆塞进衣兜。

齐民走时,喜凤和刘老耿送行,齐民再次对刘老耿下跪磕头,刘老耿扶起,齐民对喜凤说:“姐,我走了。”然后就坐上赵大石的车,没再回一下头。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