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晓飞转着脑子想,想不出一个理由。

他猜不透小薇的小脑子里面究竟在想什么。

“晓飞,你要的东西。”同事丢过一份计划书,

钟晓飞拿过了打开看,暂时的专心工作。

最近美国股市比较平静,自从放弃了09764之后,李三石和投资部一时还没有找到新的目标,所以最近的两天,钟晓飞他们都不需要加班,每天上班的任务就是研究和找寻,研究股市和期货市场的走向,找寻下一个有潜力的投资目标。

老实说,钟晓飞现在有点后悔,如果早知道今天,他就不提醒李三石,让李三石大资金的买入09764,等到亏损了,李三石就会倒霉,而李三石一倒霉,钟晓飞的副经理就有可能变成正经理,这一场权利斗争说不定会提前结束呢!

当然,这只是事后诸葛亮,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

既然要当副经理,钟晓飞自己也必须做出一点成绩。

经过这几天的观察,钟晓飞已经把目标锁定在了美国大豆上,最近南美洲的旱情正在持续的发展,如果再继续一段时间,那么南美洲的大豆产量将会受到不小的影响,而南美洲的大豆是世界第二,第一是美国,如果南美洲的产量受损,那么美国大豆的期货价格肯定会升高。

不过他不是做多,而是做空。

解释一下,所谓的做空,是股票、期货的投资术语,是一种逆向的操作模式。

简单的讲,人们买股票是认为某一个股票会涨,然后才会买,但做空恰恰相反,他预期的是某一支股票会跌,所以才要买。

做空就是说你预期某一支股票会下跌,那么就借入此支股票,记住,是借,而不是真正的持有,然后在一个高位卖出,等到下跌的时候再买回来,将股票还给卖方,这样,你就赚取了足够的利润。

南美虽然有旱情,大豆产量也一定会受到影响,但钟晓飞估计因为世界经济的疲软,对大豆的整体需要会有所减少,所以大豆的产量虽然减少了,但行情并不会走高,这一次只要拿捏的准,一定能为公司狠赚一笔,算是钟晓飞当上首席操盘手的开门红吧。

这是钟晓飞的本职工作,他必须先把这个做好,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杨天增和李三石的权斗!

比起股票期货,这个好像更凶险。

钟晓飞正在想心事,桌上的电话忽然铃铃的响了起来,抓起电话,何美怡娇嗲嗲的声音传了过来,“钟晓飞,李经理喊你。”

“哦”钟晓飞放下电话,起身向李三石的办公室。

在起身之前,他心里有预感:李三石喊他一定是为了他的副经理的任命!

杨天增果然是雷厉风行,这么快就把他的任命下达,只是不知道,李三石会是什么样的态度?

在李三石办公室的外间,钟晓飞先见到了秘书何美怡。“何姐?”他满脸堆笑的打招呼。

何美怡坐在办公桌的后面,笑眯眯的看着他,穿着公司的短袖制服,依旧的清凉,一双大眼睛眨了眨,小手指指李三石的办公室,先小声的提醒,“曹总经理也在里面呢。”

“哦,谢谢。”曹总经理是TY公司的第二号人物,兼着公司的副总裁,主管人事,名叫曹天多。有他的出现,钟晓飞更能肯定心里的猜测了。

“谢啥?”何美怡眨眨眼,“你要是发达了,可不能忘记我啊?”

“怎么会?”钟晓飞一脸坏笑,抬脚向李三石的办公室走去。

办公室的门是虚掩着的,还没有走到门前,就能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这是曹天多招牌一样的笑声,和李三石的狡猾诡异不同,曹天多在公司里面最大的特点就是大咧咧,给人的印象就是一个毫无心机的江湖大哥。

但钟晓飞心里清楚,能在TY公司做到副总裁和总经理的人绝对不简单,要是没有心计,恐怕早就被人取代了,所以这曹天多肯定是一个外表粗鲁,实则内心非常精细的人。

钟晓飞敲门。

“进!”

钟晓飞推门进去。

首先看到的就是一个身材高大威猛,留着短平头,大鼻子,大嘴唇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正翘着二郎腿,哈哈大笑的同李三石在聊天。

他就是曹天多。

原本他是公司的副总裁兼总经理,在公司属于高层的人物,而钟晓飞只是一个小小的白领职员,跟他的地位相差太远,但是当钟晓飞走进办公室的时候,他的屁股居然离开沙发,站了起来,好像是迎接。

“哈哈,晓飞你可算是来了”曹天多哈哈大笑,态度非常亲热,还伸出手来握手。

“总经理,你好。”钟晓飞简直是受宠若惊,赶紧的把手也伸了出去。

“怎样,当上投资部的首席,有压力吗?”曹天多的说话和笑容都很亲切。

“压力肯定是有的,不过有李经理的英明领导,一切压力都可以克服!”钟晓飞不忘时机的拍了一下李三石的马屁。

曹天多哈哈大笑,“果然强将手下无弱兵啊,三石,你们投资部真的是人才济济啊。”

李三石也站了起来,他脸上的表情比较古怪,看着钟晓飞的眼神,透着一种难以捉摸的光芒,是的,估计他现在的心情很复杂。

“总经理过奖了。”李三石笑眯眯的回答了一句。

“坐坐坐,别站着。”曹天多拉着钟晓飞的手在沙发上坐下。

何美怡送进了三杯咖啡。

钟晓飞坐在沙发上,假装战战兢兢,非常拘谨的样子,眼睛里面也装出茫然、不解,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又要升职的事情。

这是一种自我保护,不管是谁,永远都要记住一点,那就是在领导面前,一定不能张狂,一定要维护领导的权威,永远都是听候命令的样子,这是中国官场的不败哲学,也是职场的不败哲学。

曹天多和李三石相互的对看了一眼,然后李三石先说话。

“晓飞,恭喜啊,公司领导们刚看了你前两月的业绩,都对你很欣赏,认为首席操盘手并不能完全发挥你的能力,所以一致决定,从现在起,你就是投资部的副经理了。”李三石的脸上笑眯眯的,但眼神却很诡异。

钟晓飞一脸的惊喜,不管李三石信不信,反正他是要假装无辜到底。

“这……李经理,我刚调到国外部,业务还没有熟悉,我怕我胜任不了……”钟晓飞客气的谦虚,眼睛向李三石看了一眼。

李三石肥胖的脸上肌肉在抖动,狭小的眼睛里流露出丝丝的不安和嫉妒,显然,他对钟晓飞的任命是不情愿的,但没有办法,杨天增和曹天多决定的事情,他一个人是改变不了的。

“嗯,不着急,你成为副经理之后,主管的就是国外部,可以慢慢的适应。”李三石又露出了招牌的诡异笑容,笑容狡诈干涩,嘴角微微的上翘,完全就是在冷笑。

“对呀”曹天多哈哈大笑接话,“你做为首席操盘手,再兼任副经理,不是很好吗?哈哈,我看好你,你绝对有这个能力。”

接着,曹天多和李三石两个人就招集投资部的全体,宣布了对钟晓飞的任命。

所有人的都震惊,要知道钟晓飞从国内部的小职员,一跃成为国外部的首席操盘手,已经是跌破众人的眼镜,但谁也没有想到,仅仅几天的时间,他居然再次的高升,成了投资部的副经理,仅次于李三石了。

一张张震惊的脸,一双双惊讶的眼睛。

但掌声很热烈,大家对钟晓飞既嫉妒又羡慕,心里都在猜测,认为钟晓飞连升三级,肯定是有后台了。

钟晓飞微笑的接受大家的祝贺,虽然兴奋激动,但心里很清醒,他知道,他已经参与到杨天增和李三石的权利斗争中,无法脱身了。

心神激荡中,曹天多哈哈大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问:“晚上要不要请客?”

钟晓飞赶紧握住曹天多的手:“要、要,一定要谢谢总经理的栽培。”

曹天多哈哈大笑:“好好干,你还年轻,以后的前途光明着呢。”

“嗯,我一定不辜负总经理的期望。”

“好,晚上在哪请客通知我一声,我一定到。”

钟晓飞愣了一下,急忙点头,“好的。”他真没想到曹天多会参加。

曹天多又说了两句场面话,然后就离开了,同事们也散了,各自去工作。

李三石脸色阴沉的走了。

钟晓飞没有跟他去解释,因为解释也没有用,以李三石的聪明,肯定已经想到其中的原因了。

公司高层将钟晓飞提拔为副经理,明显的就是来牵制和掣肘他,所以他对钟晓飞不会有好脸色,短时间肯定会非常的生气,所以现在钟晓飞还不打算去见他,等他气消了,钟晓飞才会跟他去解释。

钟晓飞成了投资部的副经理,以后就有个人的专门办公室了,不过因为他的任命刚刚宣布,办公室还没有准备好,所以他还需要在大办公室里面办公。

“姐夫!”钟晓飞正在胡思乱想,一个娇媚的声音在耳朵轻声的响起,抬头看,一个制服小美人正在他面前,原来小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他的桌子,一脸娇笑的小声喊他。

钟晓飞假装生气的瞪了她一眼,小声提醒,“要叫钟先生”

“好吧钟先生”小薇咯咯的娇笑,“恭喜你又升官了!”

“所以你也可以叫我钟经理。”钟晓飞忍住笑。

“好的钟经理,听说晚上你要请客?”小薇娇笑的问。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