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说,我不说……”李三石两只眼睛咪成了一条线。

钟晓飞越看越生气,不过表面平静,“李经理,我有事情向你汇报……”

“嗯,行,一会到我办公室去说……”李三石的眼睛还是盯在小薇的脸上。

小薇笑嘻嘻的,好像还没有感觉到李三石的眼神。

钟晓飞偷偷的向小薇瞪了一眼,意思是说你还不赶快回办公室去?站在这个坏蛋面前干什么?

“是关于09764的。”

09764是李三石亲自的最近盯着的一支美国股票,准备重金砸入,钟晓飞提到09764就等于是抓到了李三石的命根。

“好吧,你跟我来。”李三石没有办法,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

钟晓飞跟着李三石走,临走时冲着小薇瞪眼,意思是让她以后小心点。

小薇却好像并不知道钟晓飞的意思,只是眨眼笑。

进了李三石的办公室。“坐。”李三石在桌子后面的高背椅坐下,指指桌前的椅子,示意钟晓飞也坐下。

钟晓飞坐下。

“说吧,你对09764有什么观察?”李三石直接开门见山。

“嗯,李经理,我们对它的前期观察都是错误的,它不但不是潜力股,而且将来肯定会是一家垃圾股。”钟晓飞的话,石破天惊。

李三石惊讶的长大了嘴,要知道,09764可是他近期看好的一支股票,从前期到后起,他研究了很多,更请美国的友人实地到这家公司参观了一下,各方面的反馈都很不错。09764是一支生技股,现在网络泡沫,科技股一支独秀的时候,很多专家和学者,都将生技股视为了下一波股市涨幅的重点。这样的情况下,09764怎么会是一支垃圾股呢?

李三石不相信,他瞪着钟晓飞,“钟晓飞,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没有理由。”钟晓飞淡淡的说。

“没有理由?”李三石更惊讶了,他瞪着钟晓飞,有点生气了,“没有理由你说09764是一支垃圾股?你知不知道公司将会投入一个亿来炒作这支股票?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钟晓飞默默的不说话,等到李三石说完了,他才淡淡的说,“如果非要找一个理由,那就是感觉……这么说吧李经理,我仔细研究了09764在最近三年里的走势,走势图上看不出毛病,一切都很正常,无论哪一个方面看,都好像是一个潜力无穷的大公司。”

李三石点头,这些都是他看好09764的理由。

“但是,在查阅公司资料的时候,我发现这家公司原本并不是搞生技产业的,它以前从事的是食品行业,从食品行业到生技产业,这个跨度真的是很大,除非公司完全的脱胎换骨,否则难以完成这样的蜕变,我查了一下公司的董事名单,结果我发现,除了三名生技博士之外,剩下的董事居然全是原班人马,更重要的是,它的几个副总裁,也都是原来的……所以我对这家公司不看好……”钟晓飞平静的诉说自己的理由。

李三石看着钟晓飞,没说话。

过了一会,他才点头“行,我知道你的意思了……”

投资一个股票,尤其是像TY公司这样的炒作股票,对公司的背景和行情,必须有很深的了解,因为这不是国内股票,国内股票主要是政策股,只要跟着国家政策走,公司基本面不出问题,再稍微的炒作一下,基本都能赚钱。国外股市就不同了,监管制度非常严格,上市有任何的一点马虎,都可能找来灭顶之灾,靠小把戏是赚不到钱的,要赚钱,就必须公司盈利,这支股票才有可能赚钱。

现在,钟晓飞对09764的基本面提出了一个疑问。李三石当然要考虑。

“李经理,那我先走了。”目的达到,钟晓飞告辞。

从经理室出来,他昂首挺胸,他今天提醒李三石,并不是对李三石忠心,只不过在现在的情况下,不希望李三石倒霉而已,毕竟自己能升职,都是李三石保举的,如果李三石忽然出事了,换成一个新的领导,钟晓飞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外面的秘书间,看见钟晓飞走出来,坐在桌子后面的何美怡冲着他猛眨眼。

“何姐。”钟晓飞笑嘻嘻的在她的桌子前停住脚步。

“干啥?”何美怡的眼睛水汪汪,一双纤纤玉手,正在把玩着一枝铅笔,今天她穿着白色的短袖衬衣。

“不干啥,就是想问何姐哪天有空?我还欠你一顿饭呢……”不过钟晓飞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她待在李三石的身边,却从来没有听说过她和李三石的绯闻?难道真是兔子不吃窝边草?

何美怡注意到了钟晓飞的目光,却假装没看见,反正娇笑着回答,“真请还是假请啊?”

“当然是真请。”

“那我随时都有空……只要你请我……”何美怡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在暗示什么。

钟晓飞的心,砰砰的剧跳,咽了一口的口水,“嗯,那行,那就今天晚上吧。”

“好啊,说定了啊。”

“说定了。”钟晓飞点头。昨天被吴怡洁刺激的一塌糊涂,还有跟小薇在一起,钟晓飞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快要爆炸的火炉。

从秘书间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钟晓飞坐在座位里兴奋了一会,但很快的就又沮丧了,因为他又想到了吴怡洁,他无心工作,这一天都不知道是怎么混过去的。下午的时候,他四处找人打听吴怡洁的消息,但没有人知道吴怡洁今天为什么没有来上班,也没人知道吴怡洁去了哪?

下午下班,钟晓飞把小薇送回家,告诉她自己晚上要加班,小薇有点不满,“怎么天天加班啊?”钟晓飞好言相劝,好不容易把她给哄住,然后收拾了一下,打了一辆出租车,急匆匆的赶往厘卡斯酒店。

厘卡斯酒店就是今晚他和何美怡约好的地点。

钟晓飞到酒店的时候,何美怡已经站在酒店门口等着了,穿着一件碎花的长裙。

钟晓飞吞了一口口水,打招呼,“何姐。”

“怎么才来啊?”何美怡双眼放电的娇嗔。

“呵呵,有点堵车。”

“哼,进去吧。”何美怡假装生气,但很快的就又咯咯的笑了起来,“你今天钱带的够不够,我可是很能吃的……”

吃饭的时候,何美怡就一直在对钟晓飞放电,等着吃完饭,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眼神像是一个电灯泡,钟晓飞也不客气,打了一个出租车送她回家。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