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中路和下路猥琐一点,不要再送人头了,等我和锐雯把上塔推掉就去帮你们。”

东哥嘱咐了他们一声,然后操作着自己的盖伦更加凶残的压着潘森,直接将他赶出了经验区。

可以说三班的这个上单潘森的日子那可是不太好过的,只要自己一上去补刀对面的盖伦就一套技能砸了过来。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盖伦的技能不用费蓝,也不要能量,完全就是免费的,只要自己的技能CD一好,技能就是毫不吝啬的甩了出去。

说起来二班的这种两个人上单的打法倒是有着一些效果的,硬生生的将潘森逼出了经验区,后者无奈只好去刷刷石头人。

而且现在十多分钟了,对面一个锐雯七级快要八级了,盖伦也已经到了六级,而潘森自己也只是刚刚到了六级。

你说没等级就没等级吧,可是这潘森连经济也没有,那锐雯已经出了提亚马特(小贪欲)加上一双草鞋,而那个贱到骨子里的盖伦也有一个锁子甲加上一个红水晶还有最开始的那个飞升护符。

可是潘森这边了,一个刚开始出门带的水晶瓶,然后就只有一个红水晶加上一个草鞋了,要说还有的话就是自己身上的五百块存款了。

“寡妇,快来一波上路,等下兵线进塔他们有可能救会强杀我了。”潘森站在自己的塔下,望着遥远的敌方小兵,妈 ,的那都是钱啊!

不过现在潘森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如果再不叫打野寡妇来的话,恐怕等下他们就要强杀自己了。

“嗯,等我拿掉这个红buff就过去抓一波,中单要一起去么?”寡妇此刻正在刷着自家的第二个红buff,她准备等下和劫一起去上路抓一波,要不然那潘森是真的没法玩了。

“嗯。”劫已经将兵线压到了发条的塔下,正好等下可以去上路抓一波了,清完兵线劫就率先朝着上路敢去。

三班的打野寡妇发育了怎么长时间,其装备也是特别的豪华的,出了一个追猎者的刀锋附魔了符文阔剑,然后自己的身上还有一个草鞋。

符文阔剑这个附魔配合着寡妇的q技能短CD能够打出极高的伤害,可谓是极其重要的一个装备。

“妈的,你们快点啊,他们好像要冲塔了。”潘森站在塔下的双腿有些抖动了起来,虽然知道自己的两个队友在朝着这边赶,不过他心里还是十分害怕。

“干他。”东哥说了一句随即开着q技能【致命打击】就冲了过来,劈头盖脸的打在了潘森那破烂的盾牌上,旋即w技能【勇气】开启减少伤害,e技能【审判】继续的输出潘森。

由于盖伦的q技能是有这一个一点五秒的沉默的,所以潘森啥事也干不了,只能在换地瞎转转。

轰轰轰!

一声巨响而过,一把巨大的宝剑从天而降,狠狠地插在了潘森的身上,连电脑屏幕都震动了一下,仿佛是真的天棚地裂一般。

盖伦的一套技能伤害加上自己的大招【德玛西亚正义】直接将潘森给打残了。

“妈的,卧槽,你妹啊,这盖伦我们以前是有仇么?”看着自己的血量刷刷的往下掉,潘森也是忍不住出口骂道,而他的手已经在拼命的按着闪现,只要沉默一结束他就可以闪现离开了。

喝!

不过就在沉默结束的那前一会儿的时间里,紧随盖伦之后的锐雯已经是两段q技能【折翼之舞】加上e技能【勇往直前】来到了潘森的面前,紧随这一个w【震魂怒吼】将其晕眩,一个普攻配合着自己被动符文之刃的伤害将潘森的最后一丝血带走完成击杀。

一声清脆的电脑女音传出,提示着锐雯的击杀。

“卧槽,你们怎么还没有来啊,我他妈都被他们强杀了,早知道我就直接跑了。”

那个潘森同学现在心里是无比的郁闷啊,本来自己的发育就已经够差了,刚才还想着靠着他们过来帮一下自己拿个人头什么的,缓解一下自己的压力,结果没想到竟然成了现在这样。

唉,他现在也不奢求要拿人头了,就让他混两个助攻也行啊。

“知道了,我们回为你报仇的,这两个人头已经是妥妥的了。”寡妇打着包票的说道,自己开着w技能快速的朝着上路跑去,深怕自己的猎物跑了一般。

而劫也是已经从河道朝着上路赶,想要和寡妇来一个包夹。

盖伦和锐雯杀完人之后并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和盖伦一起蹲在了紫色方的那个三角草丛,准备阴一波前来上路的家伙。

“他们往那里走了,地图上好像没有他们的人啊。”寡妇问道。

“我没有看见他们往兵线回去,他们应该是在三角草丛或者那里吧。”潘森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才说道。

因为寡妇是从红buff那里过来的,所以他的速度要比那个劫快一些,率先来到了三角草丛。

吼,吼,吼!

只不过带给她的不是什么好东西,刚刚来到离三角草丛还有一段距离的位置,早早就躲在草丛之中的盖伦和锐雯就提着两把大宝剑冲了出来。

“卧槽。”寡妇暗叫不好,急忙一个闪现拉开距离躲开了盖伦的一个致命沉默。

然而寡妇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三角草丛周围到处徘徊,因为她看见劫已经来到了三角草丛处了。

影分身,诸刃,鬼斩,劫的一套wqe连招打向了草丛之中的锐雯和盖伦二人,不过锐雯反应还算是比较快,用自己的e技能位移躲开了。

不过盖伦就没有那么好运了,本来刚才抗塔强杀就已经耗了不少血,现在又中了劫的一套wqe连招,血量顿时只有三分之一左右了。

咻!

不过这还没玩,劫再一次触发w技能交换位置,一个大招瞬狱影杀阵大在了盖伦的身上,破败点燃瞬间点上,这是不给他留一点活路。

妈的,老子一个必死的人还换了他怎这么多技能,值了,就希望锐雯能够顺利逃跑了。东哥心里暗暗的想道。

大招落地之后劫也没有再去理会那个必死的盖伦,而是和寡妇一起去追正在拼命逃跑的锐雯。

咻!

待到劫的w技能CD再次转好的时候,一个we打中了正在拼命逃跑的锐雯,将其减速到了。

“唉,死定了。”锐雯叹了口气,这下被劫给减速到了就基本上是必死无疑了,就算交了闪现也不一定能够跑掉,何况还有一个拥有大招的寡妇还在你的后面呢。

果然劫一将锐雯给减速到,紧随其后的寡妇就过来一个大招给上,将锐雯再一次减速,而她和劫也已经追上了锐雯。

“妈的,这两个家伙太恶心了,真他妈的一对奸夫淫妇。”看到那锐雯被对面恶心减速到,东哥也忍不住骂了出来。

不过站在他们一旁观看的人倒是乐了,你们刚才两个人强杀对面潘森的时候和这还不是没什么两样。

面对这个必死的结局,锐雯都已经想要放弃抵抗了,准备直接给他们杀掉,不过就在她准备放弃的时候……

“闪现回头晕住他们,开大一套带走寡妇。”

“嗯?”这突如其来的声音让锐雯陷入了短暂的思考,她看了一眼对面寡妇的装备,好像就只有一个附魔了符文阔剑的打野刀,身上是没有一点肉装,血量也只不过是八九百血。

而八九百血低护甲的寡妇对于一个拥有提亚马特,加上全技能,点燃,闪现的锐雯来说无疑就是一个一套秒杀的节奏。

玩锐雯的这个人叫李轻言,是一个经常玩锐雯的家伙,虽然他的段位只有白银二,但是他的锐雯实力绝对可以达到黄金的层次,他的锐雯可是已经玩了两三百盘了。

反正跑也是死,还不如拖下一个呢,李轻言果断的选择了回身反打。

咻!

原本还位于劫他们前面的锐雯忽然闪现到了他们旁边,这可把他们吓了一跳,这锐雯是来送死的么?

嘭,嘭,吼,嘭!

两段折翼之舞快速的打出,紧随着开启r【放逐之锋】然后w技能晕眩住两人并且取消大招的施法后摇,这也是一个锐雯玩家必须知道的东西。

w技能之后锐雯有补上了一记普攻,然后从容的按出了提亚马特增加自己的伤害并且取消普攻后摇随即也是补上一下普攻。

用提亚马特取消攻击后摇这也是每一个锐雯玩家必须要学会的东西,而他李轻言早已是烂透于心。

打完这一套伤害,w技能的晕眩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旋即第三段折翼之舞配合大招疾风斩瞬间打出,连点燃都没有交直接将那个寡妇秒杀,连劫的血量也这有两三百点左右。

而且这个劫还是什么技能都没有的,李轻言肯定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点燃毫不犹豫的就给了劫的,随后就两下普攻带走了劫。

double kill!

triple kill!

shut down!

三杀,加上终结了对面的劫,李轻言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