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轻柔,洒落大地,这里是半道宗后山的一处湖泊,而引云墨就在其中清洗身体表面的污垢。

就当引云墨准备离去之时,一串窸窣之声急促传来,而后一个身影缓缓出现在不远方,那身影极其肥硕,走起路来犹如一个会滚动的肉球。

“费楚?”

引云墨一眼认出,那是记名弟子中常欺辱他之人,甚至在坠下山崖之时,他也隐约看见了费楚的身影,所以引云墨相信,藤蔓之所以会断,一定是费楚作祟!

“我到要看看,这么晚鬼鬼祟祟出现在这里,到底干什么!”冷漠一笑,身体如同鬼魅朝着费楚方向奔去,自从经过三次伐筋洗髓,身体便变得无比轻盈。

还未靠近,费楚淫荡的笑声便悠悠传来,在这旖旎的夜中,显得格外猥琐。

“嘿嘿,这小妞姿色还不错,药的效果更不错,不行了,我要赶快享受一番。”

靠近之后,引云墨便看见费楚怀中抱着一位少女,她面部泛着潮红,闭目时嘴中轻声发出嗯嘤之声,显然已中了春毒!

“这个败类又在祸害宗内低修为的女弟子!今日,我就先教训你一番,至于……其余的账,日后在慢慢算!”引云墨眼中闪烁一抹寒意,体内轰然修为运转,身体快速移动,竟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费楚此人极为好色,常常仗着四品修为,祸害了许多少女,不过由于此人在宗内有一位天才表哥,所以众人对于费楚的恶行只敢怒而不敢言,而这也越发助长了他蛮横的气焰!

正当费楚准备解开少女衣裳之时,引云墨身影从其面前闪过,而后一巴掌猛地落下,这一掌,蕴含着引云墨小半的玄力修为,在费楚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一巴掌将其两百来斤的身体扇飞了出去。

“究竟是何方神圣,竟敢打搅你费爷爷的好事,真是活腻了!”

前一秒还沉浸在淫欲之中,这一刻却被人扇飞,费楚先是一愣,而后怒火滔天,身体散发白芒,体内玄气骤然外释。

他见眼前一道黑影闪过,立刻一拳轰去,体型虽大,速度却极快,这一拳落下,黑影顿时消散。

“残影!”

“想打到我,还是再去修炼一年吧!”引云墨心中冷笑,自烈焰焚体、百雷淬骨,三次伐筋洗髓之后,速度就远在费楚之上。

一拳又一拳,费楚不停的轰击,不过每一次都落在了残影之上,这令他心中生出一丝怯意。

“阁下可是我半道宗内的师兄,不知你是否认识黎阳师兄!”费楚索性停下,朝着前方抱拳,恭敬的说道,低头之时,眼中闪过一抹狡黠。

于他看来,此人速度虽快,但却不敢现身,应该是锻气四品以上之人,只要对方是记名弟子,这一招,便能起到不小的震慑!

“哼,先向你恭敬,等知道你的身份,我就好好折磨你,敢扇我,哼!”费楚心中恨道,但却不敢言表,他抱着拳,静待引云墨现身。

闻言,引云墨冷笑,正当准备继续教训之时,心中突然生出一股戏弄费楚的冲动,而后声音故作深沉说道:“你说的可是记名弟子中那位天骄?”

“正是黎阳表哥!”听闻声音突兀响起,费楚感到一丝古怪,但没有细想,一口应道,同时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原来黎阳师弟,还有你这样的猥琐表弟!”引云墨身影闪动,不屑之声从四面传来,让费楚难以猜到他的位置。

“你……”费楚一怒,突然哑言,失声道:“你是……外宗师兄?”

“不对,外宗弟子都在宗内专心修炼,不会深夜到后山来,你究竟是何人,竟敢冒充外宗弟子,夜闯我半道宗!”费楚细想,立即否决,他眼中寒芒四射,谨慎注视四周,稍有动静,他就立刻出手轰杀!

“我是你爹,白痴!”引云墨轻吐,将面貌遮住,身影骤动,朝着费楚方向奔去,而就在这一刹那,费楚一步跨出,猛地一拳朝着前打出。

“荒悲一指!”见费楚拳头间流光溢彩,引云墨不敢怠慢,心中大喝一声,一指朝着拳头按去。

随着这一指点出,心中的一缕悲意涌现指尖,之后顿时滔天,似乎连同四下植株都心悲一般,眨眼间竟纷纷开始凋萎。

“三寸钉拳!”费楚沉喝道,施展所学玄术,双拳在流光之中竟化作三寸钉,带着无尽锋芒猛地袭来。

荒悲指落在虚空,荡起了层层波纹,落在费楚身上,身形不禁一顿,连同拳上的寒芒也微微一弱。

“三寸钉拳,拳化三寸钉,碰体肤,钉内骨,不管你是何人,你的手指注定废掉!”不过,费楚怒吼之间,体内修为急剧运转,蕴含破竹之势冲碎数层波纹到达引云墨面前。

“那我倒要瞧瞧!”引云墨见三寸钉拳锐不可当,心中生出一抹寒意,不过他并未退缩,闭目间,心中悲意狂涌,失师之悲骤然降临!

“就让你试试我的最强一击”引云墨指尖再次朝前一摁,一股强悍之力传出,将四周震的轰鸣,植株寸断。

荒悲指本就是悲意愈强,威力愈强,但同时也瞬间抽取了引云墨体内几乎全部的玄力,令他顷刻间涌现一股虚脱之感。

“二重劲?”废除这指,费楚本是志在必得,但随双拳碰上之后,双拳所化的三寸钉竟开始寸寸溃散,但面前那指威力却不减丝毫,令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但他却不能退却,不然这一指的威力将全部落在自己身上,那时,不死即残!

三寸钉完全溃散之际,一股大力从拳上传来,冲去体内,而后一道闷响在费楚心头炸开,将他身体震的吐血不止。

不过,引云墨也并不好受,三寸钉溃散之时,他的荒悲指也无力维持,虚空中波纹轰然破碎,而手指也骤然弯曲。

费楚面色苍白,双拳血肉模糊,森白之骨戳露在外,正当他准备退后之时,引云墨眼中寒芒一烁,跨出一步运起最后一些玄气,朝着费楚胸口一拳冲去。

趁你病,要你命!

这一次,引云墨要给费楚一个狠狠教训!

费楚身受重伤,已无力反击,这一拳着实落在胸膛之时,将费楚身体震飞出去。

随着打出这一拳之后,引云墨一口鲜血吐出,身体险些倒下,不过,他却坚持着,费楚不走,他便不能倒。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