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云墨看着一地粉末,痛悔万分,若是知道会如此,他就不会贪婪吸收玄玉中的玄气,那样,或许狂尊存在的时间就长远一些……

重新为狂尊立下墓碑之后,引云墨走到了石块面前,在石块之上,有一个指印,上面透着悲的气息,一靠近,心中就会生出莫名的悲伤。

“荒悲指,师尊说的最后未说完的应该是愈悲……愈强!”

引云墨将手指按入指印,蓦然间一股强烈的悲意突然涌现出来,在这悲意之中,他感受到了相同的悲哀,因为,那是因亲友逝去而生之悲。

“莫非师尊当年也是因亲友逝去,故而以悲意而创出此术?”引云墨不知道,这并非狂尊之悲,而是当年创出此术之人心中的悲!

在这强烈的悲意之中,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力量,那是以指为辅,以悲为主的交融,悲意弱,此指不可断枯木,悲意愈强,一指可憾天地!

引云墨感受其中的悲意,心生同悲的他竟忘却感悟指意,不过冥冥之中,脑海之中竟蹦出了荒悲一指,而后隐约感觉到已学会了此术!

“此术之强,难以言喻!”

引云墨收回手指,而后将石块收了起来,或许某一天,他也会将此术传给自己的弟子,不过,他也无法亲自传授,此术,唯有通过感悟!

感悟荒悲指之后,引云墨望了一眼洞府,由其是上方粉末,心中念道,看来我也该离开此处了,不过,终有一天,我会再回来!

之后,拂袖一挥,粉末消散,洞府之中一片整洁。

此处,位于陡峭之上,引云墨出洞府之后,借助峭壁上的乔木,来到了坠崖之处。

“八色星罗棠,一切的缘,因你而起!”引云墨望着眼前峭壁裂缝中那株八瓣八色之花,心中感触良多,若不是为了采此毒炼制滞气散,也不会坠下,更不会有之后的机缘。

“我的缘因草木而起,纵使如今已能修炼,但也不会放弃我的草木之道。”他语气坚定,心更为坚定,体内玄气外释附着在手上,而后朝着那株八色星罗棠抓去。

然而,就在即将抓到的那一刹那,一条硕大的蛇头骤然出现,猛地朝着引云墨的手臂咬去。

“妖兽?八纹蟒!”引云墨看到蛇头,立刻收回,一个陌生的词汇从口中吐出,若方才反应慢上一拍,八纹蟒的獠牙就已经咬中。

八纹蟒,幼年以吞噬八色星罗棠毒性为生,身体纹路呈现八色,纹色愈深,毒性愈强。

在这八纹蟒的额头之上,有一道白色印痕,那是它体内修为的表现,相当于人类一品的实力。

“这妖兽已经成长,想要驯服,未免有些麻烦,若有一只幼崽……”引云墨双眼眯成一缝,他不愿与之过多纠缠,一只手迅速捏住它,而后一把抓住八色星罗棠准备离去。

当八色星罗棠被连根拔起之后,一枚拳头大小的蛋出现在眼前,看到这枚蛋,引云墨心中一喜,轻笑道,“方才还在失望没有幼崽,现在就多出来一枚蛋,看来,这是送到门的妖兽宠物!”

八纹蟒见眼前人类将目光落在了蛋上,立刻嘶叫起来,身体扭动,试图挣脱束缚,不过它的力量怎能超过锻气三品的引云墨。

取得那枚蛋之后,引云墨没有为难那只大八纹蟒,将其扔到了狭缝之后,身体快速朝着上方腾去,现在他心中想所想之事,就是赶快将体表发臭的杂质全部清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