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我这是在哪里?”少年浑身狼狈不堪,灰头土脸,一身布袍残破不已,他缓缓站起身来,望着四周自语道。

“我记得……我在悬崖边采药,然后掉了下来……”少年回忆,不免心有余悸,而后他拍拍胸膛,眼中闪过一缕无奈,自嘲道:“多亏了平时用百草药浴,将身体提升到了锻气境一品的强度,不然从那么高坠下,不死也残了!”

“不过,想要再提升身体强度,必须需要更多的草药才可以!”少年喃喃,他名为引云墨,为半道宗千名记名弟子中的一员,其口中的锻气境,为修炼的第一境界,纳气入体,融散全身。

锻气境分为十品,每提升一品,身体则会进行一次伐筋洗髓,排除诸多杂质,伐筋洗髓的次数愈多,对日后修炼就愈有益,故而修炼之人往往追求锻气境十品!

不过,自荒古以来,天地变迁,道之法则已改,锻气十品者已寥若晨星,现今,就连九品之人也是寥寥无几,大多数人皆停留在七八品间!

纳气入体为基础,无法做到便无法修炼,而引云墨正是修炼大宗内一位异类的存在!

因为无法修炼,故而被记名弟子中一些蛮横之人欺辱,而草木之道,则是引云墨自我保护的手段。

今日,正是因为他需要采一株生长在峭壁上的毒花,所以才会坠下山崖。

“这里似乎是一处洞府,一处位于峭壁之上的洞府,只是不知,这处洞府是否被人发现过!”引云墨扫视四周,发现洞府的布置很简单,仅有一个石桌,两张石椅,这石桌非常干净,没有丝毫灰尘,仿佛才被打扫一般。

“若是没有被人发现过,里面或许还有一些造化!”引云墨走出这间石室,心中思忖着,除非能够让他修炼,否则一切的造化对他而言都不是造化。

走出这间石室,四周顿时变得开阔,一股沧桑的气息弥漫其中,引云墨一抬头,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块出现来了前方。

“玄玉!”引云墨盯着那玉块,呼吸顿时急促,心脏骤跳,不是因为他第一次看见才如此激动,而是由于他第一次看见如此硕大的玄玉!

玄玉,其内蕴含精纯玄气,可用于修炼。

在半道宗内,仅有成为外宗弟子方有资格每月领取一枚玄玉,但那规格却是这千分之一!

“这似乎是……一块碑!”

引云墨眯眼望去,隐约看见那玉块之上刻着四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狂尊之墓!

“真是好大的手笔,用如此一块硕大的玄玉作为自己的墓碑,生前定是一位强者!”他没有轻举妄动,因为他知道,造化往往伴随着危险。

谨慎扫视了四周,发现并未有何诡异之处,如果说……算的上诡异的,唯有玄玉碑下方的十阶石梯。

十阶石梯通体暗色,上面刻着山川、虫鱼、鸟兽等图案,在玄玉光芒的照耀之下,上面的万物仿佛活了一般。

引云墨望着玄玉碑,思忖片刻后,眼中掠过一缕精芒,心中暗道一声富贵险中求后,跨步朝着石梯踏去。

就在抬脚的刹那,石梯散发的暗芒大耀,化作一道暗色光幕,将石梯笼罩其中。

“果然有问题!”引云墨眉头一皱,但身体并未止步,他一个大步迈入了光幕之中,顿时之间,一道轰鸣声响彻四周,在他耳中炸开!

仅是一道轰鸣,就将引云墨震伤,但与此同时,他的脚已经落在石梯之上了。

“我本一介凡人,但却生于修炼大宗,见过修炼之人飞天,观过玄术碰撞,更受过众人欺辱,如今有什么招都使出来,我又有何惧!”引云墨大吼一声,立即迈向下一阶石梯。

但话音未落,一道威压骤然降临,将他的身体猛地压弯,膝盖撞在石梯之上,顿时血肉模糊。

“小小威压就想奈我何?”引云墨先是一愣,而后冷笑,他曾在外宗弟子的身上感受过威压,但并没有这么强罢了!

不过,这却无法磨灭他的意志,既然决定了的事,引云墨必然做到,这正是他言出必行的性格!

随着心中一声给我起,引云墨咬牙,浑身青筋暴起,扛着那强大的威压,身体缓缓的立了起来!

啪啪啪!

毕竟是一介凡人,身体在最后难以承受威压,发出一串清脆声。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引云墨才勉强立起身体,此刻他面目狰狞,体表流淌着血液,那是青筋爆裂,体肤裂开的后果!

“不言败,不放弃!”呢喃细语间,引云墨一脚落在了石梯之上,登上了第二阶梯!

随着登上第二阶梯,这股威压骤然消失,引云墨的身体一松,瘫倒在石梯之上,而之后,光幕碎裂,化作漫天光雨。

光雨洒落融入体肤,体表的伤口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恢复,仅几息就彻底治愈。

“第一、二阶石梯……是威压,不知接下来又会有什么……若我猜的没错,接下来只要踏上两阶石梯,光雨都会将身体治愈。”

光雨消失,引云墨恢复了巅峰状态,似乎比先前还要强上一分,他先前还在担忧受伤了该如何登上下一阶,此刻已无所顾忌!

“石梯先是阻止,而后光雨又是疗伤,这似乎……更像一场试炼!一场只有十步的试炼!”引云墨抽丝剥茧,脑中突然清明,隐约明白了这石梯的作用,同时也看出来这石梯应该也非常物!

只作片刻休息,他就迈向第三阶梯,迈入了瞬间,一道风扑来,仿佛掠过九幽带着刺骨的寒意。

“这风虽寒,但却不及先前,异于常,其之必妖!”引云墨心中思索,不敢丝毫大意,而就在刹那间,一切就如所想那样——其之必妖!

寒风骤然间化作罡风,转为数道蕴含寒意的风刃,并且数量越来越多。

引云墨看到几乎出现在面前的风刃,脸色骤变,与此同时身体何处传来阵阵寒意,那是风刃割伤,寒意浸入骨!

“该死,即使不是流血过多死亡,也是寒意侵入心脉而死!”引云墨只能闪躲,根本无法前进,因为风刃正好封住他前进之路,只要踏前一步,风刃就会划过喉咙。

风刃不歇,但引云墨却有些力竭,十息之后,身体就出现了数十道伤口,并且部分已经开始发紫,逐渐失去了疼痛感。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