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飞,你……你回来了!”蓝媚儿本想要努力的强颜欢笑,但身体之上的虚弱之感就像是一条无形的锁链拉着她,令她的笑像是一朵即将凋零的花一样凄凉。

刚从空间出来的林飞见蓝媚儿脸色苍白,有些担心道:“蓝媚儿,你怎么了?”

“哼,怎么了?还不是拜你所赐!”一旁的双娇碎了一声,隐隐为蓝媚儿感到不值。

“我……我没……”蓝媚儿的话还未说完,身体已支撑不住了,向着一侧倒去,林飞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晕倒的蓝媚儿,而后,林飞眼色毫无保留的射向双娇,他想此事与双娇定是脱不了干系,“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双娇被他盯的有些发怵,不知为何,她的心里隐隐的有种感觉,虽然并不知为何,但她的直觉告诉她,虽不知他人有何本领但他的眼神却绝不会普通。

一直被他这样毫无忌惮的盯着看,双娇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一想到双娇为他所做的事情她的心里就有些怒火中烧,“喂,她这样做全都是因为你好吧!”之后双娇将林飞进入空间里这段时间与蓝媚儿发生的事全数的告诉了他,林飞听的有些难过,自己不过与她只有几天的交情,她这又是何必呢?

“那……我求你救救她吧!”林飞虽然平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但他骨子里还是有着男人应有的尊严的,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有求于人的,但这次他却是顾不得那所谓的面子了。

“要是我能救的话我早救了,又何必和你废那么多的话?”双娇看了一眼昏迷的蓝媚儿,而后又将目光转向林飞,看着焦急的林飞,她的心里多少有些不忍,双娇微微的叹了口气,话锋一转,劝道:“不过,我见她的血滴子消失了,估计信息已传到了蓬莱,蓬莱一定会有人救她,这个你就不用费心了。”

“嗯。”林飞的眼角有些湿润,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先带你们出去吧!”说着双娇便化解掉了七色空间,三人降落到了屋外。

林飞见蓝媚儿的气息稍微有着平和,知道了她一时并无大碍,他的一颗悬着的心也最终得以放下了。

“你说蓬莱?她是蓬莱的?”林飞突然想到了双娇方才的话语,内心不由得有些好奇,他也想知道有关蓝媚儿的事情。

双娇瞥了林飞一眼,这小子和她在一起这么久了,连她是哪里人都不知,真不知道蓝媚儿是为了什么这么拼命。无奈的双娇为了打消他炮弹连珠似的发问,索性想一股脑的全数告知与他。

“蓝媚儿是蓬莱仙主蓝颜回之女,而蓬莱又是三神山之一,三神山除了蓬莱之外,还有方丈和瀛洲,三山由于都位居于渤海,所以世人都习惯把他们放在一起叫三神山。而除了三神山在仙界比较有名之外,还有昆仑山与大小方诸山,传说昆仑山上有不死树、不死水及凉风山,登上凉风山就可以不死,凉风山上有悬圃山,攀上悬圃山就可以获得呼风唤雨的神通。而大小方诸山是分大诸山和环绕在大诸山周围的小诸山,也是不容忽视的力量。据说也是存在了数千年的庞然大物。不过这些都是坐落于人间的,与人界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

若说真正的仙界,那就是在云海上巅之中坐落着的金碧辉煌的宫殿,那就是天宫。一开始天宫的威慑力还是很大的,天宫以维护三界众生为己任,虽是这样说的,但天宫里的人大都是由仙人构成,而仙向来是与魔势不两立,说是为了三界,其实也只是为了他们自己而已,他们彼此之外为了那些所谓的势力勾心斗角。时光荏苒,很多人都不愿再进入那个地方,只想找个地方隐修。再加上人界里各大仙山的崛起,天宫现在已然变成了有名无实的领域。现在的仙人大都是以我刚才说的五大仙山为主的。”

双娇一口气便把她所知道的现在目前的形势都告知与他了,林飞听的有些迷糊,他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现在想的是赶紧去拜入哪个门下,然后努力学习法术,想办法脱离这个破地方,还真别说,他真的很想回去。

“好了,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既然你赢了,我也不是什么说话不算数之人,答应你的三件事也会完成的,我可不想因为这三件小事而丧失了我的性命。”双娇说的有些轻松,好像是解脱了一般。

“嗯,谢谢你了,双娇姐。”林飞知道自己能够走的出来除了蓝媚儿的威胁之外,还有双娇的帮助,虽然她是世人眼中毒辣的七情圣母,但林飞看的出来,她的心底并不坏,否则也不会帮助林飞了。

“哈哈,小子,你可知道老娘多少岁了吗?竟叫我姐姐。不过你倒是叫我姐姐的第二个人,不管怎样,既然你开的了口那我也能够接受,哈哈,姐姐,姐姐啊!”双娇的眼色有些飘忽不定,像是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样。

“你怎么了?”林飞心里纳闷,貌似你只是我叫众多姐姐之中的一员而已,没必要这么激动吧?

“哦,没什么。”双娇回过神来,又恢复到了以前模样,笑道:“林飞小弟弟,我要走了,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有缘再见,哦,不对,不用见了,我还不想要你的寿命,不然姐姐就叫不成咯。”

说着双娇的脚底出现由七彩光芒似的彩虹出现,环绕着双娇从下而上,彩虹消失之后,也已不见了双娇的身形。

“别……”林飞在心里呐喊,“我还想让你教我法术呢?”不过他的话还未出口,双娇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留下了一脸无奈的林飞独自叹息。

双娇刚走不到一会儿,只见林飞的头顶上的阳光突然变成了阴暗。

“要下雨了?”林飞有些迷茫的扬头看去,“这是……”映入林飞眼帘的是如云朵般洁白光亮的羽毛,羽毛下面还有两只淡红色的巨爪。

“我的妈呀!这是啥鸟?竟有垂天之云之势。”

还未等林飞反应过来,巨鸟已越过了他的头顶,缓缓的在他旁边落下。

林飞慢慢地把蓝媚儿从自己的怀里移到一棵树下,定睛向巨鸟望去。只见巨鸟背上竟还站有一人,此人剑目横飞,一袭白衣从脖颈一直延伸到了脸部,手里拿着林飞也不知道为何物的剑。不知为何,林飞看他的时候,总是被他莫名的吸引,想着多看他两眼,可能是修仙之人故意为之的。毕竟,仙人也要在乎自己的音容面貌的。

“你是谁?我告诉你啊!我可是很厉害的,我劝你赶紧离开这里。”林飞不知对方是好是坏,但他知道的是自己肯定非此人对手,但他又不能丢下蓝媚儿一个人在这里不管,他只有想法设法的保住自己的同时也要保护好蓝媚儿。

“哈哈,真是有趣的娃娃。”那人一个瞬身便来到了林飞眼前,刚才说话的声音还仍留在巨鸟的身上。

“啊!”林飞惊呼一声,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得一屁股呆坐到了地上。

那人也不言语,他依旧在笑的同时缓缓的拔出了剑,动作优雅而不失风度,但在林飞的眼里却比死神还要可怕。

林飞用手扶着地,极其狼狈的爬到蓝媚儿的身边,他看了蓝媚儿一眼,而后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挡在了蓝媚儿身前,他用紧闭双眼的方式来缓解他内心的不安,有些结巴道:“你……你杀我……可以,但……请你……请你放过她。”

那人更加觉得眼前此人的可笑,他分明可以看的出来他是极其怕死的,但怕死的人能够甘心的为人而死却是他不常见的。

他以为他只是在做作,既然你要演,那我便与你奉陪到底。

林飞知道,自己就要死在他的剑下了,虽然心有不甘,但却无能无力,其实他来到这个世界无能为力的事情还少吗?罢了,林飞在心里叹息,他希望自己下辈子能够重回到他的家乡,仅此而已。

那人冷笑的看着林飞因紧张而有些抽搐的表情,凝视片刻后,他的目光突然变得犀利,仿佛是天上的玄雷突然下落,他的剑不但像他的身形一样快,而且能够将虚空划破,伴随着与虚空摩擦的“哧哧”声,林飞知道下一秒,自己便人首分离了。

“叮!”

出乎意料的是,林飞并未感觉一丝一毫的疼痛

“这……这是剑入剑鞘之音?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不对!”林飞猛的睁开了双眼,眼前正好飘过被利剑斩断的刘海。

“我本来想杀了你,不过我又改变注意了,若是你刚才全然不顾她而逃,估计就不是人首分离那么简单了,我会让你灰飞烟灭,因为……”那人突然凑到林飞耳边,“因为我怕你脏了我的剑!”

林飞的后背全部湿透,吓得有些站立不稳,随后林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大叫道:“你是蓬莱岛主蓝颜回?”

“哼,既然你知道我的名号,那你也知道她是何人了吧?”蓝颜回有些不悦,毕竟自己的女儿为了林飞伤的这么重,向来似女儿为掌上明珠的蓝颜回又岂会善罢甘休?

“前辈,是我不好,你怎么惩罚我,我都无任何怨言。”林飞的话令蓝颜回有些动容,但蓝颜回一想到他是女儿重伤的始作俑者,气就不打一出来,蓝颜回之所以手下留情,一方面是因为林飞并未在危机时刻抛下她不管,另一方面也想到了如果杀了他的话女儿定会伤心。

“我看你是小辈,不跟你一般见识,我劝你以后还是离她远些也好,不然就凭你这不堪一击的实力,我随手一捏就能捏死千千万万个。”说着也不顾林飞的反应,直接抱起蓝媚儿踩在巨鸟身上而去。

林飞现在的心里无比失落,脑海中不断浮现着“凭你这不堪一击的实力,我随手一捏就能捏死千千万万个”这句话,他不是孬种,不论在他的世界还是在这里,任何人都不能随意的欺辱他,他心里疯狂的呐喊,握拳的双手狠命的砸向大树的树干,不一会儿,树干便被林飞的鲜血染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