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秦岚无比惊讶,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这小子貌似有点改革换面的感觉呢?想不通的秦岚也只能在林飞的旁边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两人一直从早上待到了中午,期间林飞一直在看着复习所需要的书籍,连去厕所都是快步大走。

秦岚感觉这小子有些反常,平时让他坐在凳子上不到半个小时他都想方设法的逃脱,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老实了,这也太出乎意料了吧?

不解的秦岚伸出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而后又在林飞不知情的情况之下又摸了摸他的额头,“哎,不对啊?也没什么病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岚岚,你怎么了?”林飞看着一脸迷茫的秦岚,有些好笑。

“你怎么了?”秦岚不答反问。

“我?呵呵。”林飞知道她的话中之意,言道:“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不能都把光阴白白的虚度了不是?”

“哦,呵呵,也是。”秦岚道。

一连几日,林飞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他收起了玩世不恭,像是初升的太阳一般,努力的散发光芒。以前的他对秦岚有些惧怕,现在的他甘心面对她,对她好,让秦岚时常感慨是自己用自己那颗赤诚之心感化了他。

这时,空间之外焦急万分的蓝媚儿一脚踹开了房门,大叫道:“林飞!”

可是映入眼帘的却并非是房屋内应该有的东西,她和林飞一样,都入了一个七色空间之内。

蓝媚儿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惊呼道:“七情圣母!”

“哈哈,没想到你这丫头竟然会知道我的名号。”七色空间里的一部分光彩慢慢归拢,最后形成了一道人影,那人正是七情圣母双娇。

蓝媚儿以前听爹爹讲过,七情圣母生性怪癖,非仙非魔,她所开辟出来的七色空间宛如囚牢,进去的人一般都是难逃厄运,但不知道因为什么,她的七色空间只能对男人有用,对女人则完全无效,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有名的男仙和男魔忌惮她的原因所在了。

“林飞在哪?”蓝媚儿虽然知道对方的名气,但初生牛犊不怕虎,别人怕了她,她可没什么忌惮。

“你是谁?”双娇嘴角轻扬,说话的同时一点也没把蓝媚儿放在眼里。

“蓬莱琴家琴无双之女蓝媚儿!”蓝媚儿的话音虽然不高,但听的双娇面色大变,她没想到,原来此女竟是他的女儿,不过,双娇惊讶之余也意识到了这里是自己的空间,就算是他的女儿又如何?

想到这,双娇开始镇定起来,“哼,琴无双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我的空间之内探索到你,在这里就算是我杀了你也不会有人知道。”

“呵呵。”蓝媚儿听到此话,不怒反而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而后将纤指放在唇边,只听“咔”的一声轻响,一滴血降落到了半空,蓝媚儿连忙在自己手掌上面压缩空气,控制着血滴停在半空。整个过程也只是发生在电石火花之间而已,双娇还没来的及阻止,蓝媚儿便一气呵成的完成了此法。

“圣母,你可知此为何物?”蓝媚儿面色有些苍白,可以看得出来,此法虽看起来简单,但背后定是由庞大的能量凝练而成。

“这是……血滴子?”双娇惊的张大了嘴巴,血滴子她听说过,是以自己血为媒介,可以瞬间告知想要告知的任何一人,血滴子的大小也是衡量储存信息量的多少,而眼前蓝媚儿手掌心里拇指盖大小的血滴子已经足以将这里的信息传达出去了。

“你竟不惜损害精力,凝成此滴?”双娇深知,血滴子是极耗精力的,一般人虽然懂得凝血滴子之法,但却无强大的精神力做后盾的话也是无法成功的。

蓝媚儿的脸庞愈发的苍白,像是搽了白粉一样。虽然身体已有些站立不稳,但却强撑着身体,努力控制着手掌心中的血滴子。

“我……已将我……所要表达的信息……储存在了……里面,如果……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就……就尽管来吧!”蓝媚儿目不转睛的看着双娇,声音断断续续的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双娇看得有些不忍,淡淡道,“说吧,你的目的。”

“我想要你……要你放了他!”蓝媚儿有气无力道,单薄的身子看起来是那么的不堪一击,但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软弱的女子,内心的强大却是无可比拟。

“傻丫头!”双娇气恨了咬牙,在心里暗骂。可是当年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他,但到后来呢,自己只是被他利用的棋子而已。从此双娇由爱生恨。她恨,她恨世间所有的男子,恨他们总是把女人当毫无感情的玩物一样,肆意玩弄,欺骗,利用!所以她才在万念俱灰之下心如死灰,退隐三界之后潜心苦修。

百年后她功法大增,开启出世间独一无二的空间。她要报复那个曾经伤了她的男人,但当她重入三界时才知道,原来他在几年前的仙魔大战之中与仙界界王斗了个不死不休,最后以一死一重伤的惨淡结局收场。从此以后,魔界退回魔域,仙界界王不问世事,退隐三界。

而他呢?那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他呢?为什么不让她亲眼见他被打的遍体鳞伤的可怜模样?虽然他已不再这个世上,但双娇的心里却并未像自己先前想的那么畅快,反而是心里空落落的。

她雪山深处,百年潜修,只为能够自己亲手杀他,可是他已经死了,自己的内心却并不高兴,所以她又开始喜欢上了恨。她由先前只恨他一人,现在变成她恨天下所有人。她知道,她的复仇之路并未结束,而是刚刚开始。

于是,她开始喜欢上了玩弄,喜欢运用她的七色空间收走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的寿命。渐渐地,她的名声大震,人送外号,“七情圣母。”而实际上呢?情深处情转薄,与其说她是“七情圣母?”倒不如说她是“无情圣母”来的更加贴切。她亦是可怜之人啊!

“她已进入爱之红空间,只有他自己能够走出来,就算是我也无能为力。”双娇有些同情蓝媚儿,仿佛从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身影。

“不,你一定……会有办法的。”蓝媚儿努力大吼,看起来近乎痴狂,她一直都很镇定又有何时像现在这么疯狂过?而且,直到现在她才发现,不知何时林飞已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她知道如果失去了他自己的世界便会毁灭。

双娇看着蓝媚儿愈来愈虚弱的身体心里有些不忍,难道真的要自己破了自己所营造的空间吗?不过看着她,又何尝不是当年的自己呢?

“记住,我并不是因为你才救他的,而是因为我自己。”

七色空间之内的时间流逝与外面是有着差异的,蓝媚儿与双娇这刚说话的功夫,空间之内已过了两天半的光景,而七色空间里是不能够待上三天,否则空间会自动消失,那也意味着林飞输了。

现在的林飞非常享受与秦岚在一起的时光,无论秦岚有什么要求,林飞都尽量的满足于她。

而双娇带他出来的办法就是自己进入自己的空间,这时的秦岚已不再是林飞想象之中的秦岚,而是被双娇附了身控制住的秦岚。因为在她自己的空间里自己除了不能控制林飞外可以控制任何人。所以,秦岚与林飞在一起生活了这两天半的记忆也被双娇获知。然而令双娇奇怪的是,林飞所生活的地方与自己认知的世界大不相同,不过马上双娇便回过神来,可能是三界之中隐世太多的缘故吧!双娇显然是把这当做了三界其中的一个地方。

“林飞,为什么?”依偎在林飞怀里的秦岚(实际上是双娇)突然问出了这句话。

“什么为什么?”林飞不咸不淡的回答,仿佛秦岚(双娇)问的问题与自己并没有多么大的关系。

“你不是他!”秦岚(双娇)看着林飞的双眼,言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知道你不是他!”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林飞有些疑惑,显然不太明白她的话中之意。

“呵呵。”秦岚(双娇)轻启薄唇,“爱他的人很多,不缺我一个;我爱的人很少,除了他没了,我懂他,并不只是他的音容面貌,而是他的心!”

“岚岚?”林飞有些着急,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回去吧!我看的出来,你是很留恋这里的,或许在这里才能够让你找到家的感觉吧!你不想失去,想要努力挽回,但请不要忘了,自己的职责所在。”

进入这里的都是由自己内心世界所化,自然是自己留恋的地方,双娇之所以这样说,也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可是,岚岚,我是爱你的,其实我早已知道这是虚幻的空间,但那又怎样?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离开的。”林飞努力的为自己辩解。

秦岚(双娇)冷笑着站起身来,林飞不知她想要做什么,于是跟着站了起来。

“啪!”

秦岚(双娇)的五个手印结结实实的印在了林飞脸上,力量不可谓不大,打的林飞一个趔趄。这时,林飞兜里的护身珠正好掉了出来。

“别执迷不悟了,有吧!去你还去的地方。”

林飞仿佛像是没听见一样,缓缓的弯腰将护身珠捡起。眼神无比专注的盯着护身珠,他回想起了自己穿越而来的这段时间,心里的忧伤萦绕心坎,“或许你说得对,是我被自己的心魔控制了。可是……我只是普普通通有血有肉有感情的平常人,我真的不知道也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会这样降罪于我?我真的不明白,不明白啊!”林飞由先前温润的话语渐渐变得凄凉,是啊!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又岂是说忘掉就能够忘掉的呢?

秦岚(双娇)看着林飞落寞的眼神,心里面不由得一紧,自己当年没有亲眼看到他的英雄陌路,倒是从这小子身上感受到了他的些微气息,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不会让她太多悲凉。

就这样,爱之红空间随着林飞强忍着无可奈何的悲凉渐渐消失,说是成功,其实还没有失败来的欢喜。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