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我带了两位朋友回来,她们好像认识你。”

“噢,谁呀!”一道闲散满懒而浑厚的男音飘过。

她们本姓墨,一位唤轻染,另一位则是唤残阳。不知爹爹认识否。箐泫问道。

墨,这个字挺有意思的,但在我认识的人中似乎并没有姓墨的,更何况是两位姑娘呢!罢了,罢了,叫她们进来吧,让老夫见见她们。富有磁性的男音淡淡的说。

......

两位姑娘,随我前去见家父吧。从箐泫的口气里便可以知道,箐泫对她的父亲似乎很崇拜,很恭敬还有一种不敢越过的感觉,极爱又怕。

“欧阳老先生,你好,我与家妹冒昧的来拜访,不知是否唐突了”我恭敬的问道。

残阳躲在我的身后,不敢言语。

只见贵妃榻上的那人起身,笑咪咪的看着箐泫、我、残阳、还有轻言,现在来说还是锁心。

“贵为静王又何必躲躲藏藏呢!”老先生将眼光放在了残阳身上,只见残阳,脸色煞白,一副被戳穿心事的样子,是啊!静王是何等荣耀的身份没想到竟然是女的。这罪名一下来,恐怕残阳难逃一死啊!

残阳紧紧抓着我的衣袖,眼中的恐惧一览无遗。

欧阳锁心下跪行了礼:刚才多有不便之处,还请静王谅解。

什么意思......我和箐泫不禁皱了皱眉。难道......是早有预谋?

“呵呵,轻染,我知道你不是这里的人,表装了辣!”欧阳老先生大笑一声。

什么鬼,你到底是什么人?哎,箐泫,他真是你爹么?

轻染姑娘,我爹就是这样,让你笑话,可能在跟我们开玩笑。【干笑】

“轻染,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吧,用的是现代网络流行语。”

呼,那又怎么样。你到底要干什么,还有,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你到底是谁。

我吗?跟你一样,是个网编大大,萌萌哒。

【汗颜】

而且我还会看相哦!我来这里的时候就知道静王并非男人,而是女儿身。而你和我一样,我怎么可能会认不出来呢!这是职业病呐!你还没有渗透网编这个职业捏。

什么鬼,大大,你真逗。。。

轻染别激动,我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什么鬼,你早就知道你爹是网编,故意带我们来的吗?

不,不,不,我并不知什么是网编,因为习惯了爹爹的说话方式就没有去在意他口里的新鲜词语,不知两位姑娘是否如家父所言。

你爹说没错,我确实不是这里的人,而你爹也同样不是。

墨姑娘,家父是不是与你无关,切勿多嘴,否则我们未必能保住你们的性命。

什么意思,这句话什么意思,轻言,不,欧阳锁心。

我劝你们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知道的为好,知道的越多,你的寿命越少。

心儿,停下。

墨轻染,落残阳,我告诉你们,便说明我会保住你们,但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不能是杀人放火抢劫良家妇女等伤天害理之事啊!

泫儿、心儿你们先退出去下。

是。箐泫、锁心异口同声,她们知道爹做事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所以并不担心。

轻染,残阳,帮我把箐泫和锁心带走吧,越远越好,一定要离开京都,离开这念清国。我便不会泄露你们的激励守护的秘密。

为什么?要带走她们。

没有为什么,残阳念在同僚的份上就帮我这一次吧。日后老夫定当报答。

可是......轻染,我们答应了吧,我相信欧阳先生这样做,一定有他的道理的。

轻染同为网编,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相信自己穿越了,因为这是小说里面的情节,可是这的的确确的发生了,既然发生了,就既来之则安之罢。

我知道你不愿放弃你的家人、作者、朋友,但是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对待锁心像对待自己的弟弟一样,因为我实在亏欠他太多了。

欧阳先生,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帮我保住箐泫与锁心,我欠她们的,这一辈子都还不清,只有保住她们才能减少点对她们的亏欠。

好吧。还望欧阳先生遵守诺言。

我们是同乡,我也比你年长一些,你便叫我叔叔吧!

噗,老乡大叔,你想怎样啊【哭笑】

不想怎么样,就是这样不会生分辣,嘿嘿。

欧阳箐泫、欧阳锁心,今日你们就跟着轻染、残阳走吧,为夫想让你们出去历练历练。到外面好好听轻染的话,锁心尊轻染、残阳为姐,箐泫既比轻染大,称轻染、残阳为妹吧!

从此以后,欧阳府的事再不要插手,好好去外面看看。为父不想你们一辈子都锁在这小小的京都,让你们做笼中之鸟。

轻染、残阳、箐泫、锁心,你们即刻动身走吧!

不。爹,我要留下,我不走,我不要离开你。箐泫保住了欧阳先生,在他的怀中哭泣。

乖,箐泫,你们已经长大了,我知道你们都想出去看看,不想待在这小小的京都里了,去吧,做展翅翱翔的鸟儿吧!欧阳先生摸了摸箐泫的头。

呜呜呜,爹,我们走了,你怎么办啊!

你们走了,爹就可以去青楼里玩耍辣!而且你们管不到我,哈哈哈,我还乐的个自在。

爹,我不准你去,不然我就留下,在家看着你。

大姐,我们走吧,不然爹爹不会同意让我们留下的,走了,爹爹还乐个自在,不用天天因为我们而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你说对吗?

嗯,那好吧,爹爹,我们走了,一定要想我们哦,不要干坏事哦。

马车已备好,走吧。

爹爹、叔叔再见【异口同声】

再见孩子们,去尽情做你们想做的事吧,这样我终于可以放心的去做了,后面一句是对自己说的。

哒哒哒,马车缓缓开动。

老乡大叔,再见,我们会想你的。我轻染绝对不会食言,也同样希望你能守住秘密,不让人知道。

马车向城门跑去。只留下一道美丽的弧线,伴着夕阳,离开了京都。

【欲只后事,先收藏,然后坐等更新】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