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言重了。我与家弟并没有那么出色,得姑娘之夸奖。

“轻染,你在看什么呢!对着美男花痴呢!怎么一动不动?”残阳把目光移到我的身上。也不晓得谁刚才在犯花痴……

究竟是他,还是为你锁心……囔囔道。

“什么他,什么为你锁心啊!你不会喜欢上人家了吧!虽然是有名的美男,但你可是我的啊!”残阳着急的说。就怕我被勾去了魂魄,抛弃了她。

呼,深吸一口气,淡淡的口气中残留着思念之情“不知公子的名字是否有风之所向,为你锁心之意!”抬头,眼眸中凝结着一层朦胧的雾气与无尽的念,是思念。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受伤了还是什么?”箐泫,锁心异口同声道。

轻言,是你吗?我是姐姐啊!你不认得我了么?柔软的啜泣的声音不禁让人心头一软,更何况是美人的哭声呢!

“姑娘是在跟家弟说话么?”箐泫疑惑道。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把冲了过去,“嘭”抱住了欧阳锁心伟岸的身躯。

“轻言,我是姐姐吖!你忘辣,我是轻染,呜呜~(>_<)~”

“你叫轻染?对吗,这名字不错,挺好的”欧阳锁心扶着下巴痞痞的说。

那个,打住哈!我叫残阳(ᵒ̤̑₀̑ᵒ̤̑)哦,我和长姐姓为墨,墨之悠悠,化为墨痕。嘻嘻,帅哥,我们的名字好听吧!【吐舌】

“嗯……墨字挺好,但残阳这个名字太男气了点,若唤轻尘便好。”欧阳锁心意味深长的说道。

……讽刺,这绝对是赤裸裸的讽刺……

轻染,若在下有冒犯之处还请原谅。欧阳锁心冷冷的推开了抱住他的娇躯,面无表情的说。

不好意思啊!轻染姑娘,家弟平时就是这样不要见怪呐!多有冒犯之处请两位姑娘原谅,箐泫轻声道。

柔柔的声音,不禁让人放松下来。

两位姑娘,既然认识家父,不如到府上与家父一聚,如何?箐泫浅笑。

我看了眼欧阳锁心,淡淡道:如果可以甚好,我们两姐妹还想向欧阳老先生讨教几个问题。还望箐泫姑娘引路。微微福了福身。

轻染,不行啊!那个欧阳先生认识我啊!会被发现的。残阳扯了扯我的袖子轻声道。

我拍了拍残阳的手示意没事。

这才让残阳放了一点心下来。

两位姑娘的马车有些毁坏,就搭上我们的马车吧!

好的。我并没有拒绝,因为马车真的坏了。呜呜~(>_<)~

一路上的颠簸,但可以近距离的看见轻言也是值了。

我从没有想过,竟然可以在这里看见轻言,哪怕他不是他,也足够了,只要能看见他。

哒哒哒……马车停了下来。

欧阳锁心掀开帘席从马车上下去。我与箐泫,残阳也由欧阳锁心扶着下来。

两位姑娘,这就是我们家。

我带你们去见家父吧!怎么样?

好的,还望箐泫小姐引路,带我们俩姐妹引见欧阳老先生。做古代人还是小姐就得知书达理,就算是爆脾气的我也得变得淑女一点,装淑女好累啊!但是为了轻言我也要拼了,做淑女,不是本宝宝的风格啊【哭】。

【欲知后事,请看下章,下章很好看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