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已经过去十个小时了,手臂严重骨折医生已经确诊废了为了不让病情在恶化下去,医院的最后通知是截止。.

为什么十个小时了还不动手术呢?

说到底封夕现在没有一个家属来,王奶奶最多只能算邻居,甚至连签字的资格都没有。

欧阳紫静人却怎么也找不到,现在唯一算是封夕家属的只有欧阳紫静了,可是她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在封夕出事的第一时间欧阳紫静就赶到了出事地点,可一切都晚了。

郑夏之从一开始的剧烈反抗到后来的平淡,当医生再次靠近时她已经没有在反抗了,医生顺利的从她手中接手到了封夕,可她却、、、、

郑夏之的精神崩溃了,没有任何记忆不会有任何反应,甚至可以说是一个活死人,虽然不是如同植物人一般,但却连基本的生活都需要人的照顾。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刺激这欧阳紫静,到达事发地后欧阳紫静就只关心封夕,在医生说还活着可以救的时候,她心里的激动难以言表。

激动过后就想回去做好吃的给封夕,可她转头间却看见地上的郑夏之。

医生没有敢动她的身体,确认血型后就直接在原地输血,她也毫无反应,空洞的双眼表明了她意识全无。

当知道事情原由后,欧阳紫静并没有跟随救护车去往医院,而是静静的蹲在那里,直到医护人员吧郑夏之带走。

她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的血迹,凭借着过人的智商她在脑中再现了当时的情景。

她站到了郑夏之拖起封夕的地方,顺这这条血迹走着,走大五十米所有的时候血迹变大了,她“看到了”郑夏之的无助,可是时间却并没有停留太久,她又继续走着走到了那个诊所门前。

推拉门上的血迹并没有洗掉,门上的血手印清晰可见,地上的血迹范围也是最大的。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如果自己没有给封夕加持重力甲,一切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可世上却没有后悔药。

夜空中的月亮今天变得那么刺眼,为什么是晚上却让自己睁不开眼呢,下雨了吗?

欧阳紫静摸着自己的脸,泪水一直再流她不想哭。

天空却如此的不作美,滴滴答答的下起了雨,雨下的很大,但来的快去的也快。

转瞬即来飞逝既去,冲刷掉了地上的血迹,路上的水坑中反射出一个孤独的女孩。

她哭了,以前就算是在难受她也不会哭,可是现在她哭了。

出生既不知道父母是谁,在研究室里生活了四年后,年仅四岁的她注射了D级异能药水,她没有哭。

七岁孤独一人执行任务,一顿饭管三天,那是她也没哭过。

为了收集封夕的资料被人当小偷,打的血流成河她也没有哭。

可是今天她却哭了,哭的如此伤心。

=========

“医生已经不能在拖了,在拖下去他的病情就更加恶化了。到时候就不是截肢可以解决的了。”

“不行没有家属签字我没法手术。”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入封夕的耳朵中,最后两人甚至吵了起来,他听到了女孩愤怒的声音可主刀医生无所谓的声音。

“你就是个小护士哪有那么多话。”医生好像已经厌倦了和她争吵,准备转身离去。

可护士却紧追不舍,倔强的想让他回来。

“放手。”

声音听的很沉稳,而且让人不由自主的就随着她的意思办了。

这声音是谁的,医生和护士心中都在这么想着,两人转身回头看向了后面。

后面一个男生虽然满脸的污垢和血迹,但并不妨碍他那独特的气质。

医生彻底惊呆了,双腿都在颤抖,常年从事医务工作的他明白,封夕伤的到底有多重,所以对于他的醒来,医生没有惊讶只有惊恐。

可小护士本就是刚刚从事医护工作对这一切都不是那么了解,心中反而没有那么慌张,而且笑的很开心。

当医生看向封夕的眼睛时,他的双手开始颤抖,那双紫色的瞳孔是怎么回事,如同恶鬼索命,他再也受不了了疯狂的跑出了病房。

无尽梦魇,一声冷笑,却并没有人发现。

病房外的王奶奶看着惊慌失措的医生,以为是自家孙子出了什么事,可就当进入病房后看见的却是自家孙子做了起来,虽然精气神并没有以前那么好。

王奶奶激动的抱紧了封夕,而小护士点头微笑后转身离去,随手关上了病房的门。

萧涵雪好名字。

在激动过后,王奶奶的心里有点难受,甚至不知道怎么跟封夕说,而封夕也发现了这个异常。

“奶奶有话不妨直说,咱们祖孙两人有何不能说呢?”封夕希望自己的笑容能缓解奶奶心中的压抑。

王奶奶内心十分挣扎,想说却又怕封夕承受不住,可:“郑夏之那个小姑娘,好像失去了五感,成为了活死人。”

“奶奶没事我去看看她。”说的很平淡走的很坚决。

当王奶奶在收拾床时看见护栏竟然被捏变形了,心中又担心起了封夕。

封夕走的很快,看起来出了走的快点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到了护士站后努力调整自己的心情,露出了一个可怕的笑脸后说道:“请问一下您知道郑夏之在哪个病房吗?”

“Z1805。”

“是重症病房,在旁边那栋楼。”

当护士在抬起头时封夕早已不见了。

离得并不是很远,一会就到了,封夕站在门口看着屋内郑夏之的父母,两个老人常年风吹日晒本就比寻常中年人老许多,进过今天这事后郑夏之的爸爸头发瞬间白完了。

没有在犹豫也么有退缩。

门被推开了,郑夏之的父母却没有任何反应,封夕就那么走到了两人面前。

两个老人坐着睡着了,巨大的落差使他们身心疲惫,又熬了一晚上两人早已累得不行。

把老两口安置好后封夕终于看见了那个女孩,那个曾经然他很头疼,看见就想躲得远远的女生。

脸上全是划痕,本来清秀的脸庞,现在却犹如恶鬼,两眼空洞的看着天花板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醒着。

病房里刺鼻的消毒水味让封夕有点难受,本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怎能想到她为了自己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滴水之恩则涌泉相报,可是这感情上的问题就没有办法了,在来的路上封夕就从记忆中搜索到了治疗郑夏之的办法,可是那却需要自己修炼到修魂篇才行。

现在她的状态就属于灵魂动荡,只有用强大的灵压使她的灵魂安静下来即可。

皮外伤就更容易了,用点药材就可以,可是封夕并不想这么鲁莽。

把手放到郑夏之脉搏之处,可当看见她的手之时封夕哭了。

指甲已经稀烂,满手都是地上摩擦下来的伤口,更可想而知身上到底有多少伤痕。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封夕容忍了自己一时的懦弱。

我不能让她醒来,更不能让她在想起那时的记忆,现在封夕已经把紫极魔瞳修炼到第二层了【无尽梦魇】,这不仅可以让人一直记住一段记忆,修炼到极点更可以让人忘记一段记忆。

自己现在虽然做不到可是早晚可以,终于在心中由于再三喊醒了郑夏之父母。

二老被人喊醒后并没有多大情绪波动,郑夏之的妈妈去看了看女儿,而郑夏之的父亲则带着封夕到了楼道口。

“封夕啊千万不要有心里压力,事情我已经听说了,都是那个骑摩托的错,全都是他。”老人眼中满是怒火,可是却吧情绪控制的很好。

不仅没有盲目怨人,还能主动安慰封夕。

“叔叔我有百分之百可以治好夏之的方法,但是我需要一直把她带在身边可以吗?”

封夕想把郑夏之带到身边主要是为了防止她苏醒,还有就是在她苏醒的一瞬间用无尽梦魇让她忘记那段记忆。

“并不是叔叔不相信你,可趁着刚刚出事我想带着她去大医院看看。”老人习惯性的从兜里拿出烟,但想到这是医院就放下了。

“那叔叔不知你可以让我试试吗?”

老人有些迷茫。

封夕浅笑到,随后按住了他的右手脉搏之处,时间并没有很久。

不看不知道,封夕用内力在他全身游走一遍后却发现老人已经遍体鳞伤了。

“叔叔你是否总腰疼,而且一道下雨天就尤为严重。”

“是啊。”

“受伤的地方是被重物所击,而且因为时间久远现在甚至连直起身来有时都疼痛难忍。”

老人又再次点头。

“我从小学习中医,会一种按摩的手法,而且见效很快,可否让我一试。”

既然封夕能说的头头是到,那自己又何必打击年轻人的自信心呢,老骨头一把就当给他练手吧。

两人回到了病房,郑夏之的妈妈还是呆坐在那里,老人也不知道怎么和老伴交流,就躺在床上。

而封夕也坐在一旁,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十分强势的和那股真气接触,它一开始有根本理也不理,封夕一次次的加大气力。

它开始有些反感,竟然主动反击封夕,我这到底是糟了什么罪,自己修炼出来的气竟然不听指挥。

一而再再而三的进行了拉锯战后,封夕略显乏力,可那股气却露出了一丝生机。

丝丝威压从封夕周身散出,而且这气力更是波及到了周围,封夕能“看”的见,周围的东西七倒八歪,郑夏之的父亲更是直接从床上掉了下去,而它却并不安生。

慢慢的竟然向郑夏之移去,龙有逆鳞砰之既死。

封夕用尽全力终于压制住了“它”的暴动。

“你竟然敢这样对我,本龙屈居于你的身体内是给你面子,现在你竟然还敢主动来招惹我。”它竟然说话了。

在封夕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神龙,他有着墨黑色的鳞片,伸长数百米,庞大的龙威散布四周,人可能没有什么反应,但方圆十里的动物却趴在地上瑟瑟发抖。

龙威消失了近千年的龙威又再次现世,虽不知龙威为何物,可动物的基因里却天生对这种气息臣服。

一人一龙对立而视,阵阵龙威想要压倒封夕,可他犹如战神般屹立不倒。

一阵接着一阵威压的压强也越来越大,一而战在而竭三而废。

龙威慢慢变小,封夕也慢慢变得虚弱,终于龙臣服了,收起了龙威。

当龙威消失的一刹那,封夕也终于从凡品中阶突破到了凡品高阶,正慢慢的向着肉体巅峰所去。

慢慢龙的虚像消失,在封夕面前出现了一条十多公分的小龙,这条龙虽然跟刚才样子无异,可、、、、

“泥鳅给我个解释吧。”封夕正在气头上,这嘴上可不留德,一条神龙硬是被他喊成了泥鳅。

“大哥这是被情势所逼,你这修炼了龙魂决就必须要经得住龙威,要不然以后你将无法完全发挥自身气力。”小龙很无辜,本来是为了他好可是这货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龙魂决,这都是小事,我问你一下龙是不是什么事都可以办到。”

“当然龙乃万物之首,何事做不到呢?”小泥鳅别的不行高傲的气质可是一点都不缺。

“那帮我吧郑夏之的老爹腰治好可以不。”

“人间杂病一丝龙气即可,但现在你我魂魄相辅相生,龙气修炼十分不易,你修炼了半年也就只有三丝,你为了救别人的话还是三思为妙。”

“也就是说可以了,那方法告诉我吧。”

小龙很无语,但看封夕意志坚决也就不在说些什么,一套运气功法瞬间出现在封夕脑中,运行两三次熟练之后封夕就准备退出脑海。

“等等你要想明白,龙气这东西虽是你修炼的,可这东西是天地至高至强的气,给了别人你自己就要进入一阵虚弱期,在此期间你可能喝水都有被噎死的可能。”小龙说到底还是担心封夕的,也就好心提示可封夕却没有意思犹豫。

在此睁开双眼,病房右半边凌乱不堪,左半边却和开始无异,看着老两口震惊的眼神,封夕心中惭愧万分。

开学之后就是小弟的爆发之时,大学的时间就比较多了所以写的也就会多很多,希望大家一直支持小弟,小弟在此拜谢。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