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天赋的问题导致自己的气一直无法外放,而且自身的筋脉强度也完全支撑不起来那么强大的气。”

虽然在说自己的缺陷,但王莽依旧是一脸的高傲:“所以对于我们这些人就有了另外几种变强的方式。”

封夕一直端坐在王莽面前,从他的字句中分析出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是异能药剂,因为武者的身体素质极高,所以异能药剂能最大限度的发挥药效。”

“二就是像我这种身体残缺的,可以通过殖装别的武者的身体来强化自身。”

“也就是说其实你并没有这么厉害,而且没有左手。”封夕一脸调笑的看着王莽,想通过这种表情来刺激下王莽,肯能不能套出更多的情报。

看着封夕的笑脸,王莽这小暴脾气可就受不了了:“你懂个屁,我这一只手是因为救王家二少爷王学继而丢的,要不然你以为我这左手是怎么来的。”

呵呵

和大块头就是好交流,这直接就把身后的主子给拱了出来。

封夕微微欠身后说道:“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那么我想问一下你找我是干什么呢?”

“成为我的人,而且最后通过层层选拔成为王二少的人。”说道此处这壮汉慷慨激昂,大有一副指点江山之意。

这王二少虽然并没加过,但这一手御人的手段玩到是挺溜。

“那么现在呢?现在我们干什么。”

。。。。

王莽也没想到封夕竟然好像是同意了,愣了一下后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留下你的电话,到时候我们会找你的。”

这哥们也好笑,不说王家的势力范围,也不说确切的需要自己做什么,竟然就只是留个电话。

这王二少虽然御人的本事不错,可这看人的本事就差点意思了,王莽这是明显没有准备好接受新鲜血液,就开始招人这也是搞笑。

留下电话后,封夕王莽二人到是皆大欢喜,天也暗了下来,王莽准备留封夕在这里休息。

反正整栋大楼都是王二少的,二少说把人都聚集在这个青山僻壤里,那自己听他的总没错。

就在刚才还笑嘻嘻的封夕,突然间脸就沉了下来对着王莽道:“那王哥既然咱们都是自己人了可以帮我一件事吗?”

虽然这小子实力不强,但是那可怕的火焰,和刚才杀胡浩的很劲,让王莽背脊一凉。

“封兄弟咱们都是自己人了,有啥事你说,哥哥能帮你办的事情就帮你办了。”王莽是个大老粗也不会玩啥心眼,下午那一档子事情也是看电视学得,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就放弃装深沉路线了。

封夕则没用跟着王莽的节奏再走,反而更是阴沉:“胡海呢?我想知道他在哪里。”

“现在连我都不知道他在哪里,再说了你和浩海兄弟到底是为了什么打起来的。”王莽也很无奈啊,自己一开始纯属以为封夕是齐家人来找麻烦的。

但从其实力和阅历来开明显不是,所以到现在为止王莽都不知道封夕到底是来干啥的。

封夕现在恨,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发现郑夏之没来,所以说话的语气也很阴冷:“他们两人今天早上是不是从路上劫了个女生回来,那个人是我的学生。”

“哦你是说那小丫头片子啊,长得也就一般,也就他们这种被追杀的人才会忍不住。”

碰的一声,这是肉与肉的碰撞所发出的声音。

封夕在王莽说道一半的时候就忍不住了,见王莽并没有停嘴的意思,直接愤怒的一拳直击王莽的左脸。

两人相对而站,本就没有多远的距离,再加上王莽并没有防备,这一下就被封夕打到在地。

而封夕则乘胜追击,用右脚踩着王莽的胸口,:“知道吗在我说教他们的时候就和他们说了,进我的班都是兄弟姐妹,你说我妹妹被他们杀了我怎么忍。”

王莽也没想到封夕竟然只为了一句话,就敢提刀杀人。

“哈哈哈哈。”

“你笑个屁。”王莽的突然大笑彻底激怒了封夕,而封夕则把所有的气都聚集在右手,在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后,王莽的右手被封夕卸了下来。

看着自己软趴趴的右手,王莽并不着急,虽然很疼,但从刚才封夕的手法和力道来看,能拆就能安。

“小兄弟你谢谢我吧,今天看那浩海兄弟抓来的是个学生妹,我就手给救了下来,祸害谁也不能祸害小孩子对吧。”

事情的发展有些让封夕摸不到头脑,难道浩海兄弟骗自己?

不可能的,从他们兄弟二人的表情来看,事情一定是真的。

难道王莽在骗我?这也不可能他既然要诏安,就会拿出一定的诚意,好歹不会在这种事上开玩笑。

聪明反被聪明误,人就在脚下,有事直接问不就好了非得自己想半天。

“把我手接上吧,我带你去见见你的“妹妹”。”在说道妹妹的时候王莽还一脸坏笑。

不知道是因为脑容量小还是什么原因,这被按倒在地的反而调笑怒发冲冠的。

。。。

在三秒的时间里,封夕就把王莽的手给接好了,本来就没打算真的要废了他,现在他又不反抗接的当然快啦。

而王莽还是笑了笑,想装作不在意的活动了下手臂,课他头上的汗却在告诉我们,他很疼,但也并没有在和封夕啰嗦什么,直接带他走到四楼最靠外边的一个屋子外面。

“人在里面,屋里有摄像头,她没有任何自残或者自杀的意向,我也不想刺激她,就让她在里面呆着了,屋里有吃有喝也饿不着她。”

说完大致情况后王莽就走了,并告诉封夕,这里他可以随时来,他一般也都会在这里。

这也是最不正式的一次招人,世家听起来多么NB啊,可是这手下的智商....

现在轮到封夕发愁了,不管封夕如何敲门,郑夏之都不于理会,要不是从隔壁屋里的显示器中看着女孩状态还好,封夕真有种撞门的冲动。

我们的封夕大大在外面,好言相劝了半天,屋内也没有丝毫动静。

在门外的封夕是好说歹说,连哄带骗轻声细语的说了半天,里面却只有一句。

“我不听我不听。”就这三个字难倒多少英雄汉。

“夏之你今天不也没发生什么事吗?到最后王莽不是把你给就下来了吗?”

“我不听我不听。”

。。。。。。。

“好话听不进,那你就别怪老子跟你不客气了。”泥人也有三分火,其实现在最好的方法是找郑夏之的父母来,可是封夕实在是不想让二老担心。

“郑夏之,最后给你个忠告,离门远一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郑夏之还是往里面退了退。

框的一脚,门稀碎,里面用来阻挡的家具什么的也被踹飞了。

但是东西都在离郑夏之一米处停了下来。

“Good力道控制的正好。”封夕也算是擦了把冷汗。

现在的郑夏之思想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如果不纠正她的话说不定会对她以后造成很大的影响。

而看着封夕,郑夏之却并没有什么安全感,说实在的封夕能来救自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怎么出去呢?

还有他在外面大吼大叫的,那群坏人听见了怎么办,他说把坏人全达到了,呵拍电影呢?

而封夕慢慢走到郑夏之的面前,想伸手去抱她,在封夕的思想里,女生遇到危险男主现身后不就是抱抱就好了。

可郑夏之并不给面子,一下子就推开了封夕,并且大吼道:“笨蛋你把门踢坏了他们来了怎么办,还有你在外面大吼大叫的他们来了怎么办。”

而在监控室看监控的王莽算是无语了,操着膀子就从一楼坐电梯上来了。

直接冲向封夕所在的房间,再次见到今天早上的纹身壮汉,郑夏之难得平静下来的心又起了波澜。

“啊啊啊啊啊啊。”她彻底崩溃了,本来平凡的一天,因为两个陌生男子,把自己带到这里,就在郑夏之准备以死保清白的时候,这个壮汉进来了,十分粗鲁的吧自己扔进了这个房间。

这就好比马上要死了,但被人说:“我要关你一阵子再杀你。”这种感觉是多么的。。。

而王莽更是二话不说,对着封夕就是一记右勾拳,而封夕则瞬间意会,抓住他的右手,扭腰踢腿一记漂亮的过肩摔,摔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郑夏之呆呆的看着封夕,完全无法理解这一切,这个瘦瘦小小的男生竟然这么厉害。

在常人眼里纹身壮汉高大就是战力的体现,虽然我们的封夕够高,但不够壮给人一种文弱的感觉,再加上在郑夏之眼里学习好的都是些体弱多病之人。

“啊啊啊啊啊。”郑夏之疯了,高兴的疯了,飞一般的冲向封夕,抱着他的脖子,对着脸就是一顿亲。

等等我的初吻在等等我这算被强吻吧。

又是吼又是亲,亲完之后又对着王莽的“尸体”一顿猛踹。

“让你欺负我,让你绑架我,让你。。。”【此处省略其不文明用语】

终于骂也骂了,打也打了,激动过后就是后怕,然后就是哭泣。

郑夏之哭着说着亲着咬着,总之有些丧心病狂,封夕对此很是无奈。

但如果不让她发泄出来,以后的她还会笑吗?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经过一阵折腾之后,郑夏之睡着了,睡的很熟很安稳。

“莽哥起来吧,这人都睡着了。”

王莽笑了笑也不说话,因为其声音的原因他很少说话,今天说那么多话纯属是因为和封夕气场很对。

王莽虽然只是王家的一个打手,但是他有着自己的原则,不奸淫掳掠欺负弱小,这也是郑夏之能保住亲白的主要原因。

两人点头示意,就各自散去,王莽也并没有留他在此休息,而封夕更是幸运,知道了很多以前完全不知道的,而且交了莽哥怎么个呆呆的朋友。

封夕抱着郑夏之在夜里急速向家里走去,夜风很冷郑夏之抱着封夕的手更紧了,而封夕则脱下衣服把郑夏之包的紧紧的。

为啥不坐车呢?身体好就这么任性吗?

五里路说远其实也是可以接受的,终于在四十多分钟的时候走到了家。

灯果然没关,本以为在屋里的欧阳紫静今天却在外面,伸手接过封夕身上的郑夏之后,就先进门了。

他的手碰到她的手,冰凉。

进屋后屋里收拾的十分整齐,桌上的饭菜已经冰凉,今天忙了一天一口饭都没吃,封夕就准备随口一吃。

菜已经加到碗里,就在马上要送入口中的时候,:“放下别吃。”

声音并没有因为有人在睡觉而刻意压制,直接给封夕惊了个呆。

“饭凉了不许吃,你先洗澡我吧饭热热。”虽然在家里到时候欧阳紫静总是冷着个脸,但她却吧封夕的生活照顾的十分妥当。

在无聊的等待中,封夕看着欧阳紫静的背影,不知不觉中他好像习惯了她在。

热菜并不需要多久,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餐桌,欧阳紫静并没有客气,拿着筷子就猛吃。

。。。

好像今天去救人的是我,而她貌似只是在学校呆了呆就回家了,怎么样子比我还饿。

“看什么看,你不知道担心人是很费体力的嘛。”白了封夕一眼欧阳紫静继续吃着,丝毫没有像淑女一样估计形象,精美的脸蛋配上狂野的吃法到也有另一番风味。

“对了郑夏之的父母打电话来过了,我告诉他们今天郑夏之在我们家住,还有别光顾着看美女吃饭啊。”欧阳紫静再吃白了封夕一眼,对于这个有时呆萌有时认真有时又十分睿智的多重人格男,欧阳紫静也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等等,有些事情好像不对吧。

封夕把手机拿了出来,左看右看在看了看欧阳紫静,诺基亚也能被远程操控吗?

“这都是小事情,不需要太在意。”

。。。。。

忙碌的一天结束了,二人吃完饭后欧阳紫静就回房间去了。

封夕洗了个澡,出门后果然又是同款同型的灰色套装,灰色羊毛衫,灰色羽绒服,灰色裤子,灰色秋裤,灰色内裤。。。。

“你到底买了多少套一样的衣服。”虽然封夕心中在呐喊在哭泣,但女神就是任性谁也挡不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