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以后可以多穿两件衣服嘛,冬天挺冷的。”

“没事我穿的都是棉的,可暖和了,不信你看。”说着还要去扒自己的丝袜。

自作孽。

“算了你不冷就行。”为了让自己能安稳的睡个觉,封夕只能去到浴室冲了个热水澡。

洗完后浴室门口果然又放好了一套衣服,还是一身灰色,并没有什么特点。

擦着湿漉漉的头发。有些烦躁,明天去让奶奶吧头发剪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剪头发一个月一次就差不多了,可是封夕的头发却长得出奇的快,差不多要两个星期就要剪一次头发。

看着欧阳紫静。。。。

算了咱们好歹也是个主角,被个女人吓到算怎么回事切。

大方的坐到欧阳紫静身边:“你很喜欢灰色吗?”

“不我喜欢黑色,你从我的穿着上不就能看出来吗。”好像有点烦封夕在自己看电视的时候和自己聊天,欧阳紫静又换了一个方式坐。

“那你给我配的衣服为何每次都是灰色?”

“近墨者黑近朱者赤,和我住久了就给你换成黑色的,要不别的颜色我不喜欢。”

。。。。。

“早点睡觉明天带你去我奶奶家。”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哎,小子我是不会喜欢你的,我从七岁开始研究你,已经看了你十年,我选谁都不会选你的。”

。。。。。

菜剩的多,我和奶奶吃不完估计就要坏,我这么解释有用吗?

估计以她的自恋程度没用吧。

摸着头就这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其实二人平常是没什么交流的,但是今天不知是因为过年还是怎么的,反正两人都有点想说话似得。

封夕被刘志忠带走后,在外接受了比较专业的教师培训,学习了些有用的学习方法和教学方法,直到大年夜的白天才会来。

回来后就带着欧阳紫静出去给奶奶买吃喝穿,女孩也没什么怨言,来去匆匆也没给自己买点什么。

出去听课竟然还有补助,封夕手里面也有万八块钱了,整个年都在王奶奶家过完的,这几天封夕也玩的很开心,带着奶奶去了一次短途旅游,头一次体验到了不用为吃饭发愁的感觉。

而欢乐的时光总是十分短暂的,寒假剩下的那么几天就这么过去了,但封夕总感觉缺少点啥。

========

新学期的开始,意味着高三党们的高考马上就要到了,开学时的气氛都要比平常第三度一样。

而封夕这个班的学生来的还算比较早,在别的班还没进入状态的时候,封夕班就进入了学习状态。

屋里做了四十八人,为何呢?

学生连带家长,这一课是决定封夕这几天的学习成果的一课,讲得声情并茂简单易懂,总之听的人开心将的人舒爽。

可能是封夕和别人一样大的缘故,课堂中少了几分严肃多了几分轻松愉快。

一节课的时间过的飞快,家长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教室,看着屋里笔直坐着的孩子们,家长们眼中多了几分欣慰多了几分希望。

在寒暄过后,封夕挨个送走了听课的家长们。

而后第二节课就简单多了,随着第一节课的气氛,第二节大家学习的也很认真,每个知识点封夕都会再三确认众人都会才会接着讲下去。

从第一节课的将信将疑到后面的深信不疑,封夕用一早上的时间让这群学生们对他的能力得到了肯定。

人总是对自己会的东西比较感兴趣,对难的比较排斥。

所以今天学的都是初三的知识点,就算众人还是不太懂,但是架不住容易讲得还好。

高三党学了一天初三的东西,虽然对于正常成绩的高三学生来说很浪费时间,但对于现在的封夕班来说却刚刚好。

课一直没停,一直在讲同学们也一直在听,在课上封夕给予的更多的是鼓励,让学生们的信心暴涨,问题其实看一眼就有答案的,所以回答时的情景空前的高涨。

一天下来封夕道是累的不行,而学生们却自信满满,就像现在让他们去高考就考上帝京大学一样。

一个愿意讲一群愿意听,完美。

封夕班也难得的平静了下来,在学校也没有在出现什么事,风平浪静除了集体学习时间是别人的几倍之外。

天气慢慢变暖,同学们也可以吧厚重的冬装略脱几件,经过两个多月的学习,自信和知识封夕班的人都有了。

郑夏之,因为办理就那么几个女生,但是有个人竟然一早上没来。

封夕在第二节课就待不下去了,让欧阳紫静代课反正她肯定是会的,然后自己则去女生家里。

郑夏之标准农二代,家庭祖上三代都是农民,没有大富大贵过,但日子过得还算美满。

看着郑夏之的家,怎么说呢,小二层但是因为年代略显久远,所以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

封夕在九点多就到了,一直等到十一点才看见郑夏之的爸妈从地里回来。

“郑叔叔。”

“小夕怎么了,难道是我家夏之在学校不听话?随便打不需要考虑我们。”

“不是郑叔,这几月同学们积极向上,只是夏之今天没去学校。”从郑叔的口气中听出了,他并不知道郑夏之在哪里。

两位老人有些吃惊,女儿这几个月的变化他们可是看在眼里,早上女儿还和自己一块出门的,到现在没去学校。

要是以前老人肯定眉头都不皱一下,自己这个女儿最讨厌学习了,可是现在他却真的慌了。

两个老人呜呜喳喳的说了半天封夕也没听到他们说的什么。

封夕拿起裤兜里的诺基亚,“哦夏之在你家啊,那紫静好好保重身体哈。”

说完后就挂了电话,“叔叔没事夏之在欧阳紫静家里,她生病了,估计夏之照顾她没时间请假吧。”

老人们是松了一口气,封夕在和二老交代了一下后说晚上夏之回来不需要着急后就走了。

在郑夏之爸爸眼里封夕是什么?郑夏之的人生导师啊,黑暗路上的指明灯,那肯定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喂陈叔叔,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陈建国现在早已经到了帝京,也开始了一段时间的工作,接到封夕的电话还是挺吃惊的。

“呵呵说吧小夕,有什么事。”

“我一个学生丢了,可以帮帮我吗?”

为什么不去找警察,在哪里需要的手续是在太多,而且这失踪还不到二十四小时,立案都难更何况是出警。

“好等我消息二十分钟后给你回电话。”

“您确定不需要知道我丢的学生叫什么吗?”

。。。。。

“也对你把他的信息和资料发来吧,这样找的更快。”

叮三分钟左右后,陈建国收到了封夕一条二百字左右的简历。

是的可以说是简历,身高三围兴趣爱好要什么有什么,连常去什么地方也有。

。。。

“老封你儿子的学生丢了,帮忙去找。”

“真是丢人,教个学生还能吧别人整丢。”

三分钟后,一声悠扬轻声传来,电脑桌上摆放的台式电脑显现出一份简历邮件

真是父子俩。

而陈建国就简单了。

“为小夕人找到了,在伟乐酒吧,事情比较复杂但是我这里没法帮你,所以。”陈建国也并不知道怎么说了。

难道说你老爹说了让你自己去,连一伙三流小混混都整不死的人怎么敢性封。

“谢陈叔。”挂了电话后封夕就飞奔的跑向了伟乐酒吧。

为啥不打车呢?

。。。。。

伟乐酒吧是这个小镇唯一一个集酒吧住宿餐饮娱乐泡澡为一体的休闲娱乐会所。

但是因为小镇的消费水平实在不高,早在多年就转让出去了,其实对外营业的只有一楼酒吧,小镇去的人也不多,真不知道是怎么维持下来的。

看着伟乐的装修只能用金碧辉煌来说,入口是个五米宽的门左右两边是直行门中间有个小的旋转门,对于这个小镇来说已经算是高大上了。

但这并不是重点,因为是白天酒吧的人本就不多,所以当封夕站在酒吧门前,乃至走到里面的时候也没有人来接待。

这是做生意的地方吗?

当封夕第三次敲击桌面外加一点精神刺激,这才把在钱台昏昏欲睡的接待给叫醒。

“白天不营业,不卖东西,不接受包场,不能去楼上。”说完后有些厌倦的换了个姿势再次睡了过去。

这做生意的是厉害啊,客人上门没有笑脸相迎,反而甩脸子。。。

封夕把手放到头发里轻轻摸着,这可真是犯愁,电话里除了说了个地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

“那个我就问你一件事。”

沉默,场面瞬间冷了下来,前台的小妹还在睡,封夕站在那里,保洁的大妈不紧不慢的收拾着。

猛的一拍桌子,巨大的响声惊动了一楼所有的人,保安保洁服务生,等一系列酱油人物都围了过来。

而前台小妹则抬起头一脸厌恶的说道:“屁大个孩子来这种地方干啥,大白天的啥服务都没有好好回去上学去。”

说完后收银小妹终于抬头看了看这个少年,呆少年眼中冒着紫光,那眼神犹如万兽之王来巡视他的子民一般。

“今天有没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女生来过。”

“有还被两个带着眼睛的西装男架着,那女孩好像是昏迷了,没有啥反抗就被带上去了。”

。。。。

愤怒封夕眼中只有愤怒没有别的,而收银小妹好像读懂了什么道:“4018这是房卡。”

以后绝对不来这饭店,保密措施太差,电影里的饭店前台,警察来了都得忙活半天才给东西。

拿着房卡,封夕冲向楼梯,飞速的向着四楼跑去。

为啥不做电梯。。。

而就再要出四楼楼梯口的时候他见到了第一个人,总体来说膘肥体壮,大光头纹身遍布全身,看不见一点原来皮肤的颜色,有着背景小兵没有的气魄。

看到封夕出现后他就直接操着拳头就上来了。

一记左勾拳来势汹汹然后把封夕打到在地,甚至地面都有了丝丝裂纹。

主角光环呢、、、

这一记并不是封夕轻敌,而是敌人的出击实在凶猛,而且意想不到的强。

但就在纹身男傻笑的时候,封夕眼中紫光一闪,纹身男眼睛突然一黑,封夕抓住机会,双拳对着纹身男的太阳穴就是一阵猛击。

在打了差不多半分钟后封夕才停手,并不是封夕残暴,就算在被封夕狂揍的状态下纹身男依旧想要还手,但被猛击太阳穴不死也没多少战斗力了。

起身活动了下身体后,快步走向了4018,门卡早在第一记左勾拳的时候就被击碎,到了门口后,一脚踹开了房门。

里面怎么说呢?干净整洁,收拾的紧紧有条,正对着门是个电视还有一个茶几,剩下的东西都被门口的浴室给阻挡住了。

而听到有人踹门后,从房间的视角盲区中走出了一个男人,穿着浴袍,手里拿着手机,带着个银色眼镜,给人的感觉很随和。

“你有事吗?”眼睛男并没有生气,而且说着还伸手给封夕拿了个凳子,自己则就坐在床边。

而浴室里也出现了个男人,两人竟然一模一样。

难道是搞错了?

管他错没错,反正先进去再说,错了就道歉赔款,对了就拿刀砍人。

“好了年轻人,可以告诉我一下你踹我门的原因吗?”在两人对话时,眼睛男的身体一直靠后,而浴室正好阻挡住了封夕的视线。

浴室里的男人也十分友善,“小兄弟不用怕,你来这是干啥的。”

两人是不是过于和善了,事出反常必有妖,封夕也把精神绷的紧紧的。

“这个哪个。”封夕脸上露出了丝丝不好意思。

直到最后封夕甚至脸都憋红了。

“哈哈。”

两个男人虽然在笑,可是浴室男虽然露出了一大半身体,但是左手却一直在门后,而坐在床上的男人虽然是翘着二郎腿,但是身体基本全部看不见,也看不见墙后的东西。

“我、我。”封夕则是一直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二三四。

在经过了一阵尴尬后,两个男人相视一看,也摸不着头脑。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