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语文今天英语,不会就问勤学好问的学习风气到是不错,前两节课就这摸平稳的过去了,大部分人还都是挺认真的。

然而在碰见不会的东西时,谁都会有厌学心理,看着两节课下来之后大家的学习热潮渐渐冷却了下来。

“夕哥昨天放的那首曲子能再放一遍吗?”毕云涛最不会的就是英语,能认认真真的学习一上午对他来说已经是巨大的长进。

‘越听别人喊老师越不顺,最后只能让所有人都喊自己夕哥了。

但毕云涛说的一句话却激起了所有人的共鸣,昨天那种快乐的学习方式实在是难得。

“滚出去十圈三十分钟跑完,一个老爷们竟然要靠一首曲子学东西,废物我已经说了那东西不能在听了。”封夕没想到这群人竟然想靠外力。

实在是不能忍且不说危害,外力所得毕竟不是自己深入脑中的东西,到时候一紧张肯定全忘了。

一班二十五人全部声势浩荡的向外走去。

“女在前男在后排好,女的跑三圈后自行离队,男的要是敢停下腿打折。”眼中毫不掩饰的失望。

女生在这个班本就不多,一共四个正好开四队一队六人。

“准备走。”响亮而且带着封夕独特的气势。

“跑着检查着,从欧阳紫静开始,谁要是敢给我卡壳。。。”话永远不说全,一股让人想反抗都提不起劲。

“《已凉》碧阑干外绣帘垂,猩色屏风画折枝。。。。这是写景寓情诗,诗人通过对一间华丽精致的金闺绣户和一年中最舒适的“已凉未寒之时”的描绘。。。”一气合成没有断片。

而且第二首第三首都完成的十分漂亮,这情况在封夕看来是正常的,而后面的人却都没有欧阳紫静的水准。

断断续续坑坑巴巴的,让人听起来就生气,这要是自己敢在王奶奶那里这么来,早就被打的不要不要的了。

三十分钟在所有人的怨言下就这么结束了,有人甚至累的起不来,但只要有这种情况封夕就上去给他拍打几下,本来蔫不拉几的人立马生龙活虎了。

就在昨天所有人都认为自己学会了,就算不会自己在那首曲子的帮助下肯定能更上一层楼,但今天封夕就不让自己听了。

这对这些在外力帮助下才能获取到东西的差生们,打击可不是一般的小。

看着自己的学生们一个个的样子,封夕这心理急啊自己空有一身本领,但是却让这群学生们学不到一点。

“算了回教室,两两一组先学习英语去。”封夕的眼中透着寂落,而这群学生却也没有办法。

回去后欧阳紫静已经把水打好放到讲桌上,这要是在所有人都没有回来的时候也就算了,但现在人都在而且都看着。

经过昨晚的交流,封夕对欧阳紫静的热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但在同学眼里却不一样。

“这住过一个晚上之后就是不一样,哎要是我也能有这样的女友多好。”

班里的男生们都在脑海中YY这这一切,但是却没有什么卵用。

班里的气氛,从刚开始的振奋到现在的奚落,变化之大让人心寒。

封夕却没有丝毫办法。

一上午就这么过去了,虽然封夕已经很努力的在交了,但奈何学生们却一点都没有学进去。

“好了都停下吧,这样下去也没有什么用。”学不会的还是不会。

看着还有半个小时就能放学了,封夕让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二十多个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果然是太年轻了,空有三千多年的记忆,但楚轩毕竟不是老师,怎么肯能去留意怎么交学生呢。。

整个班都处于低气压的时候,外面响起了许多人的声音,甚是嘈杂。

一伙人火急火燎的冲到了教室门口,封夕示意众人不要乱动后就出门去了。

“小夕人我们已经批斗过了,是他冤枉你了,但这死脑筋的就是不愿意道歉。”毕云涛的老爹气急败坏的说着。

这要不是在法治社会,感觉毕云涛的老爹能直接把贾妞父母绑起来。

今天一早的事情让封夕心烦意乱,早已经忘记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哎!没事事情就这么算了吧。”一声叹息道出了多少无奈。

众人看着封夕貌似很不开心,还以为是对这事情处理的不满意呢。

当即就有几个暴脾气家长要动手打贾妞父母,“你知道吗昨天是我看我家孩子学习最认真的时候,知道对于我们这些家长来说多么不容易吗?”

说着说着一个汉子竟然流出了眼泪,跟着更多的家长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我们家孩子在一前只要一看书就困一提写作业能和我干架。”

“我们家的不也是,昨天就在昨天他竟然能认认真真的看书,写那些习题要是让封老师在教几天,那考个差不多的大学哈有啥难。”

看着家长们的脸封夕心中百感交集,这就是有父母的感觉啊,感觉真好一丝落寞一丝无奈。

屋里的人听着自己的父母在外哭泣诉苦,自己的心里又怎么会开心呢。

自己原来这么差,自己就连父母唯一的期待都达不到。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在差生的家里就一本书,只要孩子能学好,哪怕让我做牛又做马。

“好了都别哭了,小夕啊你就好好教我们家孩子,以后这些杂事叔叔都包了,你不就喜欢他家贾妞吗!”毕云涛的爸爸话说一半,却突然间走到后面。

看着毕云涛老爹那扭曲的表情,在纠结半天之后终于狠下心说道:“我家孩子只要能上二本,我给封夕三十万当彩礼娶你家女儿。”

震惊所有人都震惊了,屋内的毕云涛听到自己老爹说的话后,愤怒的冲出了教室。

“老爸封夕他根本就不会教人,别看他学习好但他真的不会教人,我们昨天那认真都是因为一首曲子。”

生怕自己老爹被骗,在自己老爹说出要给封夕三十万的时候,毕云涛终于还是忍不住了。

而毕云涛的老爹看着封夕,眼睛里没有怨言只有期待,到底是期待什么呢。。。。

“他说的是真的,现在我没有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我会努力的。”很无奈很颓废,一群和自己一样青春年少的少年,只是因为学习不好就被所有人看不起。

虽然今天早上大家没有认真学,虽然他们想学,这就是无奈的地方,学霸不想学不由自主的就去学,而学渣想学不由自主的就走神了。

被依靠的感觉真好,这就是昨天一天下来封夕的感想,孤零零的活了近十年,终于自己有机会改变自己改变别人了,但却因为能力不足的原因。。。

“小夕你不需要自责,他们本就是被放弃的人你肯教他们是他们的福气,哈哈哈。”毕云涛的老爹笑的很颓废,好不容易看见了点希望却。。。

屋外本来沸腾的人声现在却又安静的让人尴尬,屋里的人想哭却不敢哭。

就这么安静了近两分钟,封夕也笑了,但这笑声中却充满了自信。

“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不会教学生呢,叔叔阿姨们请放心,给我一个寒假的时间,开学我会让你们震惊的。”自信满脸的自信。

而众人确没有反应过来。

啪啪啪

人群外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响声,在众人寂静的时候,人群外响起了这阵响声。

“各位家长,这次任命实属突然,只要给封夕时间,我相信他能成功。”刘志忠依旧穿着一套整洁的西装,脸上露着微笑。

如果说这个小镇中最让人自豪的是谁的话,一定不是什么村长什么大学生更不会是封夕,这个小镇最自豪的莫过于这位校长。

这位长相平凡经历却非凡的校长为什么回来这里谁也不知道,只知道他来的时候来了很多当官的,而且拎包的就是本市的市长。

既然校长这么说了,所有家长也就没什么话说了。

众人散去,贾妞的父母很无奈啊,这。。。。

之后封夕就再也没有来学校,反正已经放假了,在学校只是学习也只是为了高考,而为了让自己的学生能“站起来 ”,封夕在努力,同学们也在努力。

贾妞去找过几次封夕,而封夕家的大门却一直都是锁着的,一次两次三次,这个寒假贾妞每天都会去个一两次。

每次都是带着希望,但却每次都失望的回去。

悄然机春节已经到了,小镇里欢声笑语,家家户户都欢度春节。

王奶奶早早的做了一大桌子菜,然后坐在自家门口,看着别人家的欢声笑语一家团聚,她则在等在等自家的孙子。

每年的这个时候封夕都会来,但是经过学校和爷爷还有村长那些有的没有的事情过后,他还会再来吗?

哎。。。

等了很久桌子上的菜热了一遍又一遍,奈何等的人不来。

在这个特殊的时间段,不管是谁都想要团聚,独自一人简直就是酷刑,老人在期待着什么望着天,冰冷的风吹着老人却没有发抖,老人现在说不定什么都感觉不到。

晚上九点老人依旧没有吃饭,还是在哪里发呆。

“奶奶你做门口干啥。”封夕拎着大包小包的走了过来。

老人终于笑了:“还以为你小子不来了呢!”

封夕有点摸不到头脑:“我以前不都是这个点来的吗?”

人老了就像孩子,需要哄需要陪,封夕现在在村里算是小有名气,又经过了大小事件,最后听说被那个校长给带走了。

还以为今年过年就一人的王奶奶,看着封夕的到来肯定是开心的。

“小崽子买这么多东西干啥,我自己吃不完又用不完的,以后别糟蹋钱。”看着屋里的补品、衣服、油、鞋子什么的摆了一大堆,虽然开心但也心疼钱啊。

“没事这是我这几天去听课,刘老给我的过年费。”

收拾完自己带的东西后,又去吧桌子上的菜热了一遍,而看着封夕忙碌的身影奶奶心中除了开心没别的。

光热菜都花了小半个小时,可想刘奶奶到底做了多少东西。

“吃饭了奶奶。”

摆好桌椅碗筷后,封夕笔直的坐在凳子上,没办法从小的习惯尤其在奶奶面前,封夕可不敢有丝毫造次。

没过一会,王奶奶从里屋出来,已经换上了新的衣服,红色的羽绒服,白色高领毛衣,下面是个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棉拖鞋。

扶头冷汗中。

为了买到合适的衣服,封夕特意邀请欧阳自己去挑的,但没想到。。。

“好看不。”虽然脸上有皱纹,皮肤也并不好,但是奶奶身材好啊,看惯了王奶奶一身村姑装的封夕当然是看不习惯啦。

但是为了不坏老人的兴致只能说好看。

“小崽子我发现你的思想怎么比奶奶我还要守旧呢?”奶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揪着封夕的耳朵。

“你奶奶我就这么难看,好不容易穿一次城里人的衣服,你看你的样子,我是外星人吗!”

说道最后老人也笑了,看起来是真的开心,两人吃了很久到晚上十一点多封夕收拾完后,看奶奶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

老人今天也算是经历了大起大落了,兴奋过后难免精神不好。

而把王奶奶放到床上后,就回到客厅,把该收拾的收好,瓜子糖什么的都放好后就走了。

而走到自己家门前后。。。。

果然,欧阳紫静在家,话说这到底是谁家,还有怎么安保设施一点都没有想进就进。

“欧阳同学,这回你怎么又自己进来了。”很无奈对于这个奇怪的女孩,封夕保持这应有的警惕,和一丝丝的同情。

高领黑色毛衣,陪黑色短裤,加厚底丝袜,引入眼帘的当然是欧阳紫静,一直不理解这个和自己单独住在一起的女孩为啥天天穿这么性感。

还能好好过吗,我这一青春年少的小伙子,火气正是旺的时候,一个妹子成天诱惑自己,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欧阳紫静双腿一跪求收藏,数据就跟闹着玩一样。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