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结业之后等级评定在Level6以上的学员都会去选择当一名正规机械师,而Level6以下的学员就会去选择当个半正规式的机械师。

一般机械师提升等级是非常难的,机械师的等级一共分为十个档次,由Level1到Level10,目前世界上等级到达Level10的科技终末级别的机械师只有十一位,而其中的七位都在中国,在这七位中,就有五位机械师在韩陌哲所在的北京国立机械学院。

这也体现出了北京国立机械学院的强大,因为那五名机械师并不是他们招聘而来的,也不是他们花费重金请来的。

那五名站在这个职业顶端的机械师,全部都是从这个学院,北京市国立机械学院中被培养而出的重点学员!

仅仅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人们对这所学院称之为“世界第一”了。

就在韩陌哲准备跨进校门的时候,他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对劲,因为他看见在校门的两旁都站有两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官兵。

韩陌哲在机械认知上还是比较不错的,他一眼就看出来那四名武警手中所持有的,就是黑鹰Pute—04型号的带有基因分裂效果的激光镭射枪。黑鹰Pute-04是中国在前几年刚刚宣布研究成功的带有基因性杀伤力的激光镭射枪。

所谓的基因性杀伤力,就是在发射出去的激光中附带有可以改变人体基因效果的能力。也就是说只要被一束激光打中,所打中的部位就会发生与基因杀伤能力相对应的效果,从而引起全身基因的连锁变异,起到一招致命的强大效果。

而因为这些原因,黑鹰Pute-04也被列入了高危型武器的行列,其威慑力程度丝毫不比生化武器要查,反而更多。

一般的普通镭射手枪,发出的激光击中目标之后只能在击中的部位产生伤害效果,而基因性杀伤的镭射枪在击中目标之后,通过对其部分基因的改造从而产生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结果,无论命中哪里,目标必须得死!

韩陌哲也只是在高危攻击性武器的介绍上看过黑鹰Pute-04的图像和内部构造以及效果的说明,却并未看见它的本尊。

而今天,他却在自己平时进进出出的校门口,同时看见了四把黑鹰Pute-04,这使韩陌哲感到非常的疑惑和不解。

难道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吗?韩陌哲在心里嘀咕道。由于震惊的缘故,韩陌哲一直停留在校门口外大约十米处,一直没有进去。韩陌哲上下仔细打量着这四名武警,而四名武警好像也注意到了韩陌哲的目光,但是他们却仍然一动不动。

“陌哲,怎么了,为什么还不进校门,再晚点可是要迟到的哦!”就在韩陌哲愣神猜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旁边的一声呼唤将他拽回到了现实。

韩陌哲朝着熟悉的声音的传出方向看去,一名跟他年龄相仿的男生,身着校服站在他的面前。

这名男生叫林诺羽,广东省广州市的人,Level4的机械师,比韩陌哲高上一个等级。是韩陌哲的同班同学,也是韩陌哲在这个学校里为数不多的知心朋友之一,经常会帮他做一些课后老师留下的机械理论系的论证作业之类,而韩陌哲也经常帮助林诺羽改装一下他的机械,两人即算是朋友,也算是对手。

韩陌哲看见林诺羽之后,跟着林诺羽一起走进了校门内,边走边下意识的问道:“难道你没有发现吗,你看那里的四名武警,手里拿着的可是黑鹰Pute-04型号的镭射枪,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出乎意料的,林诺羽摇了摇头,说道:“这没什么奇怪的啊,我们学校是世界第一的机械学院,举办校庆活动有持有高等装备的武警把守是很正常的事,一点也不奇怪啊!”

韩陌哲听了之后,疑惑的说道:“校庆活动?我怎么不知道?”

这一次惊讶的轮到了林诺羽了,他对着韩陌哲说道:“诶?你难道不知道吗?前几天全校都传的沸沸扬扬,你就一点耳闻都没有?”

韩陌哲摇了摇头,摊开双手,表示自己一无所知。因为韩陌哲的朋友很少,而他那为数不多的几十个朋友都以为会有人告诉韩陌哲,所以都很默契的没有将这件事通知他,就导致了韩陌哲消息不灵的现状。

韩陌哲突然停了下来,看向校园道路的左侧,林诺羽看见韩陌哲如此举动,于是便问道:“怎么了,陌哲,你在看什么?”

韩陌哲没有说话,只是伸出右手,缓缓的指向了校园道路左侧的一个白色雕塑,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天使的模样,背后生有光洁的六翼,手中还举着一个类似于法杖的东西,很像是某个国家的神话传说中的人物。

突然地,韩陌哲看见了令他非常恐惧的一幕。

他亲眼看见,那名六翼天使好像是复活了一般,在法杖的顶端冒出了血红色的火光,以他本身为中心点,开始向周围蔓延。

教学楼,办公楼,以及活动场地等等,

学院,被这莫名燃起的大火围困在了艳色的地狱里,来来往往与韩陌哲擦肩而过的是一个个哭闹着,奔跑着,叫喊着的同学和老师。

韩陌哲也想要逃离这个现实,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动弹不得,好像被施放了一个古老的咒语一般,大脑开始变得昏昏沉沉。

黑暗中,韩陌哲听到了飘渺的话语。

“不知是谁犯下的罪恶,终将到来之物浸没在悲伤中的极乐。”

韩陌哲想要喊出来,可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个坟墓里,全身被挤压着。

“陌哲,你怎么了,没有事吧?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在一旁的林诺羽关心的问道。韩陌哲顿时惊醒,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也许是梦,也许是自己的一个过去。

但他好像想不起来,刚刚自己经历了什么。只是感觉很慌张,很恐惧。

韩陌哲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手心,额头上已经布满了冷汗。韩陌哲边用手擦拭汗珠,边对着林诺羽说倒:“没事,都快十月了天气还这么热,烦人!我们走吧。”说完之后,在林诺羽疑惑的目光中向着教学楼走去。

韩陌哲用左手紧紧的扣住自己的胸口,他感到很无措,很无助。

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但却无法明说。

韩陌哲明白,即使他说出来,也没有多少人会相信一个普通学生的胡言乱语。

“终将到来之物......”韩陌哲嘴中喃喃说道。他好像刚刚从哪里听说过,不过已经记不得了。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