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一直在刮,不停地刮。

流动的空气缓缓的停了下来,仿佛有着什么奇异的力量在蔓延。 清晨的阳光总是那么的明媚,使人感到些许的美好。但是透过光线看去,在一个地下车仓内,被阳光照在脸上的少年此刻却是显得那么的苍凉。

就好像,不曾存在过一般的悲壮。明明就在眼前,却好像不在一个时空的错觉,杂乱无章的念想。

大概过了足足有半分钟之后,韩陌哲才从自己的意识震惊模式中反应了过来,他抬起一直低沉着的头,对着雪黛奕说道:“请问,你是不是那个被称作[坠空之风]的超能力者雪黛奕?”

雪黛奕听完之后,头转向了偏左上角,眼睛看着车仓上方,说道:“哦,那个啊,貌似是我吧。”

没错了,应该就是她了!韩陌哲心中想到。没想到自己有幸能够在这种地方这种场合见到自己曾经崇拜无数次的同龄偶像,这是他以前万万没能想到的。只不过今天的这个见面方式......

对了,我的警备机器人!沉浸在喜悦之中的韩陌哲完全忘记了自己竟被机器人被这个偶像所毁的事情。待到他已经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脸上的无奈与气愤夹杂着一丝的激动,使得他的面色变得十分的怪异。

雪黛奕仿佛是猜到了他的心里所想,于是说道:“你放心,我说话绝对算数,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但是,只限一件!”

韩陌哲却好像是没有听进去的样子,聋拉着脑袋,抬起来的头又低了下去,(直直地)看着脚下的地面。

韩陌哲好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好像是忘记了什么。在自己也不知道是哀伤还是喜悦的心情中,机械般地点了点头。

韩陌哲用空洞的眼睛注视了雪黛奕一眼,随即雪黛奕感到了扑面而来的绝望感。这似乎是韩陌哲的心理传达,又好似不是。

韩陌哲渐渐地往回走,他还要去上学,迟到的话依旧会被同学们所耻笑,被看贬自己的老师们所责罚。

韩陌哲走过了雪黛奕的位置,一瞬擦肩。

晨光下,韩陌哲的步伐是那么的迷茫,无助的身影与周围灿烂的光芒交织在一起。

在蔚蓝色的包揽之下,在金阳色的温润之下,韩陌哲感到一丝莫名的情绪,在心底的某处不断地刺激着他。

像是虚幻,又像是真实。

手里,还紧攥着一个发光的零件。那是韩陌哲的警备机器人的GPS定位仪,是这个东西告诉他,自己引以为豪的东西已不复存在。

也是这个东西告诉他,在这清新微凉的空气中,在这枝叶摇坠的荫蔽下,自己感受到的真真实实的,绝望与悲伤。

待到韩陌哲远去之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雪黛奕的双手放松了开来,她才发现,自己的手中已经湿润了。

冷汗,也随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一滴一滴地,镶嵌在了地上。

就掉落在在韩陌哲的脚印里。

在刚刚擦肩而过的一瞬,雪黛奕对视上了韩陌哲那无神的目光。那么得深邃,那么得绝决。

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懦弱少年,他的眼里,却藏有仿佛可以君临天下的王者。虽然雪黛奕不能确定,那个眼里藏着的,野兽一般令人灵魂颤抖的幻想,究竟是不是韩陌哲本人。

雪黛奕这才认识到自己没有去问他的名字,待到自己回头的时候,雪黛奕的眼帘中,又看见了韩陌哲离去的背影。

那么的平静,又好似一种沉默的疯狂。

疯狂到整个世界,都要被他灭绝一般。

阳光,不知不觉的刺痛了雪黛奕的双眼,而雪黛奕就在这深邃的目光中,在这摇曳到让人不敢恭维的,看似疯狂的身影中,目送韩陌哲走开,渐行渐远。

猛然的,雪黛奕想起了不知是谁所说的一句话:“招惹并激怒他然后第一时间站起来跟你拼命的人并不可怕,而当你欺辱他的时候却默默的承受这一切,并可以平静地跟你说再见的人,才是真真正正的可怕。”

因为他的心里,藏着一头野兽。一头双眼紧闭,趴在地上熟睡的,凶猛的野兽。

当他站立起来,用双眼注视着世界的时候,万物都将被他咬碎,破灭。

韩陌哲的左手还在紧握着他那已经被毁的警备机器人的GPS定位仪。韩陌哲没有选择留下整理剩下的事情,因为韩陌哲相信差不多要赶来的警察应该会处理好这些事情的。

其实韩陌哲也并不是纯粹的气愤,他只是感到有些郁闷罢了。因为单单只是一个机器人,被破坏了也没什么,像这样的机器人他可以再花上三天左右的时间重新改装成功。只是今天被雪黛奕破坏的机器人,是他第一个改装成功并得到认可的机械。也可以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成功的证明,因而韩陌哲才感到自己非常的不舒服,一霎那,哀怨、气愤、无奈在他的每一根神经中游荡,这才导致了他情绪的失控。

韩陌哲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情,但他今天很巧的比往常早出发了将近20分钟,所以现在赶去学校应该还不至于迟到。

韩陌哲就这样,在渐渐变得拥挤的街道上,在路面汽车喧嚣的鸣笛声中,他走得摇摇晃晃,像一个失去了依靠的人偶。

带着不知是悲伤还是无奈的心情,韩陌哲已经走到了学校门口。

韩陌哲的学校是北京市国立机械学院,也是中国甚至是全世界规模最大,师资力量最强,并且教学方案最完备的机械高中学院,占地面积大概有4平方千米之多,比一些大学的占地面积还要大许多。即使是全世界最高等,排名列居第一位的理科大学学院,将近三千年前创建的清华大学的占地面积也只有大约3.29平方千米。

在学院的大门前,还矗立着一块高达10米的巨大石块,上面用红色的印记雕刻着“北京市国立机械学院”九个大字,显得尤其耀眼。

国立机械学院往往是高中和大学合并在一起,并且由七年减少为六年的课程。在学员结业之后,可以根据自己的成绩去选择适合自己的职业。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