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这时,莫特洛拉少将他的右手缓缓的伸了出来,露出了戴在手腕上的类似于手表之类的机械,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表面上的荧屏,随即荧屏上出现了一道道极其细微的蓝光,一个电脑光幕般大的光屏就浮现在了林默尔上将和莫特洛拉少将的眼前,莫特洛拉少将用手在空中悬浮的光屏上来回滑动,桌面上显示的赫然就是最新的Nightmare4系统革新页面,操作也变得比Nightmare3系统要简洁的多。

等莫特洛拉少将操作完毕后,将自己的右手带着光屏向着林默尔上将的地方移动,林默尔上将推了推眼前的眼镜框,对着光屏上显示的信息仔细地看了看,片刻之后说道:“原来这样,你想当一名机械师?”

莫特洛拉少将不可否置的说道:“没错,自从我在军队中接触到机械的时候,就对这一职业充满了向往。我在六月份报考了北京市国立机械学院,并被成功录取,虽然成绩不是很理想,理论知识上只达到了Level2的级别,不过我在军队中也向一些军用机械师请教过一番,所以在机械组装和构造涉及这一门上取得了Level3的成绩,算是个中下游的水平吧。”

莫特洛拉少将说完之后,林默尔上将沉默了一小会,说道:“还真是委屈你了,在这个连网络都没有的地方,却让你在这里陪了我一上午下象棋。”

莫特洛拉少将听了之后说道:“并非如此,林默尔上将大人,如果让别人知道我跟曾经名传海外的[机甲终结师]林默尔上将谈了一上午之后,不知道有多羡慕我呢。”

林默尔上将听见之后,原本有些苍老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年轻,仿佛是焕发了光彩一般,尔后对着莫特洛拉少将说道:“你也不要太过于羡慕我,我当年的事情对你就是一个很好的启示和警告,不要犯下我曾经犯过的错误,因为如果有一次就会让人变得不可原谅起来,非常的苍凉。”

莫特洛拉听完之后,低下头来,埋在了两膝之间,陷入了沉默,许久许久都没有人来打破这死一般的寂静。

良久,林默尔上将起身,从身后的柜台中翻来翻去,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林默尔上将说了一声:“在这里!”,之后就从柜台中拿出两个杯子和一瓶红酒,放在桌子上,笑着问道:“4190年陈酿LK jaime红酒,味道极好,要不要来两杯尝一尝?”

说完之后,没等莫特洛拉少将反应过来,就将两个已经洗净的杯子里斟满了红酒,在昏暗却明亮的小屋内,显出有些血的猩红。

“那个,我还未成年,不喝酒的。”莫特洛拉少将略显窘迫的说道。

林默尔上将指着红酒瓶子说道:“没关系,这是比较上等的红酒,酒精含量只有百分之十,喝一点不会怎么样的,况且你也不是军官了,对吗?”

莫特洛啊少将听完之后,觉得此话有道理,于是便轻轻地拿起杯脚,放入自己的嘴边,轻轻的抿了一口。

红酒不愧为富有灵性的酒,绀香的甜,清新的酸,典雅的苦,葡萄的轻柔,橡木的圆润,都仿佛蕴藏在这一杯酒之中,完美的交织、融合、升华。阵阵舒适感掠过味蕾,时而清脆,时而婉转,时而热烈,时而沉稳。

完全沉浸在红酒的魅力中的莫特洛拉少将全然不觉自己已经慢慢的喝完了小半杯,不好意思的冲着林默尔上将笑了笑,从自己的座椅上慢慢的站了起来。

此时,林默尔上将也站了起来,看着莫特洛拉少将,莫特洛拉少将此刻也在注视着他。

双方凝视了一段时间之后,默契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各自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仪式,因为他们知道,这一刻不仅仅是一对老朋友之间的告别,更是作为曾经身份的军官与军官之间的告别。

少将与上将之间的,最后行礼。

将手放下之后,林默尔上将冲着莫特洛拉少将点了点头,随即莫特洛拉少将掠影般的转过身去,走到玄关前,推门而出。

林默尔上将目睹了这一少将的离去之后,又坐在了自己的竹椅上,手中继续扇动着大蒲扇,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透过映射进来的绯红色夕阳,这名上将的身影,此时显得如此的瘦削和脆弱,迎面扑来的微风将竹椅吹得吱吱作响。在窗外飘忽落叶的衬托下,林默尔上将就像一个电池快要用尽的机器,摇摇晃晃。

出门之后的莫特洛拉少将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脸色僵硬的不留一点温度,双手揣兜,一副不问世事的样子行走在大街小巷上。

依稀的,莫特洛拉少将仿佛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少女的低吟:

废墟残垣的光芒,发出了无尽清幽的美好。

在遥远处,一直守候着的曾经,远去不复。

风雨中,奔跑着的脚步。

是你双眼迷离的步伐。

仿佛未来被束缚的笼中之鸟,雷电之中内心无法触碰。

我想要让你变的更加向往,是你的内心令我难过。

我低诉着未来不停的脚步,是你的软弱与无能。

每当漫天飞舞着纯白色的勿忘我,

飘忽在每一个角落。

就如轻轻吹动的蒲公英,孤独寂寞。

雨点化作了我的泪水,我在此地而苏醒。

每当冬雪消融之际,你将灵魂奉献给了我。

我的身体冰封在树木的根须之中,感受着每一个颤动的经络。

每当我紧紧的握住那朵白色的勿忘我,

轻风吹拂来了遥远的诉说,

告诉我,彼岸在何方,王者在何方。

每当我的意志缓缓跳动,

我都将挣脱这一切的囚笼。

双手举空,告诉你。

你所要寻找的那朵勿忘我,

就在我的心里。

莫特洛拉少将被这莫名的歌声所吸引,清醒时却发现,周围并不曾传来任何一点点声音,有的只是汽车的鸣笛声和人来人往的喧嚣声。

仿佛一切,都没有过的一般。

莫特洛拉少将忽然觉得有些迷茫,但却不知道来自何方。

或许是曾经的那朵白色的勿忘我,又或许是追逐雷电的脚步,流离失所的曾经伸向了弥散的未来。

不曾引人注目,却是那么的耀眼。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