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你怎么了。”书习远一惊,虽然孟梓涵醒过来了,但是这智力为什么会下降的那么快,连以前看向他那犀利的眼神都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吾?哥哥,抱抱。”孟梓涵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双手高高的举起,抱住了书习远的脖子,“咦?哥哥,好香,妈妈的味道,嘻嘻。”

孟梓涵的脸向书习远裸露在外边的脖子里面进攻,水嫩的脸颊触碰在书习远的脖子里面,让书习远不由得为之一振,身体莫名的涌出一股热量,涌上了他的脸,随之变得粉红甚至滚烫。

虽然孟梓涵的智力犹如孩子一般,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和原来一样的性感,柔嫩光滑的皮肤,简直会让任何男人欲不能罢,尤其是在重生过后的今天。

“哥哥,你怎么了。”感到他的身子一怔,孟梓涵也起身放开了他的脖子,柔嫩的小脸贴在书习远的身上,“哥哥的身上好热啊。”

“哥哥没事,梓涵乖,饿不饿,要不要吃东西。”说完,只听见孟梓涵的肚子咕咕直叫。

孟梓涵看着书习远一直盯着肚子看,也觉得不好意思,脸上顿时出现了红晕“嗯,饿了。”

“嗯,知道了,哥哥给你去拿吃的。”摸了摸孟梓涵的头,书习远落魄的跑了出去,拍了拍自己的脸,心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经不住诱惑了,梓涵的苏醒他自然开心,但是对于现在的孟梓涵,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当孩子养,毕竟记忆随之消失了。

书习远拿了厨房里面大厨刚刚煮好的生鱼粥就满怀微笑的走了上去。

他开心了,自然会有人不会开心。

在幽暗的楼梯道的某个角落,一个穿着樱桃红睡衣披着大波浪卷发的性感女人在那里面看到了一切,她就是书习远的未婚妻——颜未然,在酒店里面打120救护电话的那一个女人。

她的手指紧紧的握着,不久前才护理好的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指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镶进了肉里面,流出的血滴滴答答的滴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留下滴滴血痕,可是她,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和她生活在一起他不开心是么,在同居的那么几年里面,除了孟梓涵第一次失忆之前,他对她还算对一个朋友的态度。

但是失忆之后,那个态度简直就是天囊地别,就像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当他知道孟梓涵被折磨的不成人样的时候,每天晚上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抽烟喝酒,根本不曾理过她,不管她怎么样的放下尊严去勾·引他,他都无动于衷,而自己却像一个跳梁小丑一般,自演自导。

可是,孟梓涵回来了,他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在他眼里面她孟梓涵就是掌上明珠是么,而她自己却什么也不是,哪怕在一起了那么多年,你也不曾动心过是么?

那么好,书习远,那么她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她厉害,既然你成就不了她的爱情,那么她们倒不如同归于尽,她倒要看看,那个孟梓涵到底有什么本事,可以一而再,再三的复活过来。

但是,她唯一不知道的事情就是,孟梓涵的命是书习远用自己的灵魂以及世代生命换来的。

【全文完】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