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

“孟梓涵,我定要你生不如死,啊!!!”

“孟梓涵,终有一天,你将会变得和我一样生不如死。”

黑暗的地下水道,发着污臭的味道,死尸遍地都是,老鼠不时的在上面啃咬,而在这地下水道里面有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他的胡子由于长期未修已经长满了脸,眼睛红的看起来快要爆炸一般,由于全身赤裸,身上红色的流着血的伤口已经被下水道里面的污水给感染,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这么说话,想要我生不如死,好,我给你时间,三年后,你如若没有这个本事,那么就没有资格再活在这个世上了,南子谦。”

两年前————

“子谦,我怀孕了。”孟梓涵默默的说道,她希望可以留下这个孩子,毕竟再次怀孕已经很不容易了,她知道她的身体。

“孟梓涵,你一个连自己身份都记不住的人,有什么资格和我说你怀孕了,打掉它,还有,以后不要再对我说这种话。”听到她怀孕了,南子谦的声音淡的像纯净水一样,没有丝毫的震惊,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床上缠绵的身体,一个人冷酷无情,一个人黯然掉泪,之后却被无情的折磨昏死在床上,而床单上,却是遍地鲜血,随后一大块的血块便掉了出来,这是已经死去却未成型的孩子。

南子谦,我孟梓涵和你势不两立,这是她晕倒前最后的理智,孩子已经不保,她知道。

一年前————

“孟梓涵,和我结婚。”

“好。”

一场没有理由的婚礼注定让他们的缘分摔得粉碎,无条件的答应是她此生做过的最后悔的事情。

————

“吾~头好痛啊。”睡梦中的孟梓涵,脑子里面忽然闪出的东西仿佛侵入了她的五脏六腑,在她的脑海意识里面,这些东西熟悉又陌生,想要抓住却稍纵即逝。

“好痛!!!”全身的火热,滚烫的身体,幽暗的房间里面只听见她的呼喊声

随后便是阵阵让她真正生不如死的疼痛,骨骼嘎吱嘎吱的响着,仿佛快要瘫痪一般,空气也那么的稀薄,想要喘气却老是缓不过来。

“啊!!!”房间里面刺耳的尖叫,叫醒了整栋房子里面的人,孟梓涵却因为这自己发出的叫声而无法承受,随即吐出一口黑的令人恐怖的血液,粘稠得仿佛不能流动。

“孟梓涵!!!”当听到孟梓涵的尖叫的时候,他的心都快碎了,他还记得,他和南子谦狼狈为奸时候的场景,是他亲自把她推下的悬崖,那尖叫,简直让人无法呼吸。

“梓涵,梓涵,你怎么样了,没事吧。”书习远十分的关心,但是声音却十分的颤抖着,因为,他很害怕,他害怕她不会再醒过来,害怕她永远的离开他,而他却再也不能在下一世遇到他,因为他出卖了灵魂。

“梓涵,梓涵,嘿嘿,谁是梓涵,吾~”孟梓涵双眼十分的明澈,她看着书习远“哥哥,帅,抱抱。”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