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梓涵,你就这么狠心,留下我一人在这个世界上吗。”刚刚从医院里面跑出来的书习远依旧抱着浑身是血的孟梓涵,他哭丧着脸,看着孟梓涵那惨白的脸颊,抚摸着她冰冷的皮肤,心里说不出的痛楚。

“梓涵,要是能将你救活,就算是出卖灵魂,我也愿意。”可是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这种伪科学的事情,怎么可能存在这个世界上。

“ 梓涵,你没有死对不对,我知道医生在骗我,你是在寻我开心对不对,小时候的你最喜欢玩这种游戏了,醒过来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你叫大哥做什么事情,大哥都愿意。”紧紧抱这孟梓涵,身体冰冷的接触让他实在想不出来什么自我安慰的理由,外面下着雪,但她的血却染红了一片白雪的天地,这种违和的感觉,让人心痛。

“不,她已经死了。”身边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书习远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这声音不像南子谦的妖媚,不像自己的低沉,更不像平常人的普通,而是带着丝丝怨气,沙哑,令人心生恐惧的声音。

“嗯,我知道。”她死了,他比谁都清楚,怎么会不知道,这只不过是在自我安慰罢了,书习远垂下眼帘,他不愿去看任何人,但是周围的一片却全是血与雪。

“要是我有办法让她复活呢?”身后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听到这句话,书习远就仿佛看到了希望,眼睛里面挡不住的光芒,眼睛里面没有了原本的死寂沉沉,整个人都生气了好多。

“你只能相信我,不是吗?”这没有理由,人类都是自私的,不是吗,他勾起嘴角笑着,但是声音依旧是那么平静。

是啊,他只能相信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陌生人,一个素未蒙面的陌生人,但是,救活她,比什么都重要,哪怕代价是他的命。

“你真的能救活她吗。”

“没错,但是代价......”

“不管是什么代价,我都可以接受,只要能救活她,哪怕是灵魂的丧尸,我也心甘情愿。”书习远非常冷静,语气平静的就像黎明前的暴风雨。

书习远站起来,很小心的把已经死去的孟梓涵放在了公园的长凳上,慢慢的转过身来。

“你......”书习远看着自己面前的人惊呆了,不,这不能算是人,这简直就是一件架空在空气与地面之上的黑色风衣,明明里面没有人,却还能像有着人一样保持着状态。

里面无尽的黑暗,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在黑色的雪夜里面,让人毛骨悚然。

“我,是黑暗的代言人,是死亡的守护者,是恐惧的创造人,我不是上帝,没有办法掌握人的生死,但是我有办法转换人的生命。”

“用你死后的魂魄,换她这一生的性命,你是否愿意。”

他愿意吗?事实证明,他愿意,他能为她做任何事情,也能为她抛弃所有,包括自己的性命,自己的灵魂,灵魂罢了,自己死后自己的肉体还不是要变成一堆泥土,灵魂只不过是轮回转世罢了,今生刀山火海,肉体上的折磨,倒不如死后灵魂的抽出来的轻快。

“是,我愿意,我愿意用自己的灵魂换她今生的性命,这是一场很值得的生意。”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