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告诉你我爱她的,她充其量也不过是我的一个玩具罢了,用她的一具尸体换我一场生意,这不是很好吗,你那里看出来我爱她。”南子谦好像是被人戳中了自己的心思一样,当女人的那句话说出口,南子谦就像一只炸毛了的老虎一样反驳。

但是即使他这样做,她也知道,他是爱孟梓涵的。

“南先生,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在走廊里面经过的胡医生看见了南子谦没有震惊,也没有恐惧,而是像一个医生对一个病人家属一样表情。

————

“你叫我过来是什么事情。”南子谦有些不耐烦了,叫他过来却已经过了五分钟了,他却一句话都不说,这是想干什么。

“南先生,刚刚那位小姐已经死了。”胡医生有些惋惜。

书习远说道这里,眼睛再一次的暗下来,“你喜欢自由,我把你的身体火化了以后带你去环游世界好吗。”这样,我们就一直能在一起了,不受他人的控制......

“你以为你那么容易就能带走她吗,她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就算要带走,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忽然的,从手术室的门口传出了一声让书习远永远无法忘怀的声音——南子谦。

“不,我知道,从你这里抢过她不容易,但是我知道,一向以利益为重的你,得到她也不是那么的不容易。”书习远淡淡的说道。

冷眼看着那逆着光站着的南子谦以及趴在他身上的温香暖玉,孟梓涵,他的妻子才刚刚去世,而且他就是凶手,现在的他却躺在温香暖玉里面享受。

“南子谦,你就那么冷酷无情吗。”亏他书习远三年前还和他狼狈为奸过,他还以为,南子谦就是一个大丈夫,没想到,骨子里的他是那么的让人厌恶。

“没错,这就是我,书习远,你是不是特别后悔啊,呵呵,来不及了,我要让那个女人尝尽天下之酷刑,让她尝尝,三年前的我是怎样度过的,就算她死,我也不能让她死的太安逸!!!”孟梓涵,你怎么可以这么容易的死去,我可是还没有玩够你,呵,你就算死了,也休想死的太安逸,你以为死了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没门儿。

“十三亿,买她一具尸体,你是否愿意。”就算她死,一具尸体也足够为自己的事业更上一层楼,他知道,书习远愿意。

“好,十三亿。”就算倾尽自己的全部财产,他也不能让梓涵再到虎口里面去了。

“这里有三亿,剩下的,我会一一还给你,记住你说的承诺。”书习远冷硬又生疏的说道,如果可以,他宁愿不要认识南子谦,连一个死人都不放过的人,这样的人,怎么配留在这个世界上。

“好,记住你的承诺。”南子谦接过书习远递过来的银行卡,看着书习远离去的背影, 眼里除了冷漠还是冷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为什么会痛,用一具尸体换他的一场生意这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心会如此狠的抽搐着。

“南先生,你这样真的好吗,你明明那么爱她,为什么要这样呢。”一旁的女人有些伤心,在她映象中,南子谦一直对她很好,对其他人也是,但是就在今天,他的反差为什么那么大。

南子谦一听,怔了怔,但稍后又还原了状态“我知道。”这已经毋庸置疑的事实,要是她没死,那么刚刚那一场交换的生意,这货物又是谁。

“可是,南先生,我虽然拿了那一百万,可是,人我却没有救活,那位小姐的症状,我必须要说一下,这不是一般的骨折那么简单。要不然,她的血液也不会克制了所有的药物。”

“我从中知道了,原来孟小姐在此之前有过多次的堕胎情况以及食用避孕药,这才导致大出血和药物克制。“

“而仅有可能这种避孕药不是市面上卖的,那种添加稀有材料的药物我从来没见过,虽然人们常说,好的药效果也好。”

“可是是药三分毒,以我们现在的科技也无法把孟小姐体内血液里面的毒清理出来,所以她...”

“我知道了。”南子谦止住胡医生的病人病情详细描述,现在他终于知道了,孟梓涵的生命力为什么会这么弱了,原来都是因为他。

他说过不要孩子,但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他早就为她制造好了药物,是最好的药物,没想到还是会有副作用。

虽然不喜欢她,也不至于要她的性命。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