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医生从重症手术室里面出来,里面松了一口气,里面的气压实在是太高了,高的他都没有办法呼吸,甚至他都会以为,自己会窒息而亡。

“医生,医生,她怎么样了,怎么样了,怎么样了。”书习远说了整整三遍,越说越没有底气,眼睛里面显出一片死寂,空洞的眼神使得胡医生也有些对不起。

胡医生很悲伤的说“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她的症状,我没有遇到过,身体血液里面大量的避孕药成分使得她对任何的药物都免疫。”

“而且据我所知,她以前有过多次的打胎,这让她的身体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不仅身体结构产生了微笑的变化,就连子宫都受到了损伤,我想她以后受精的机会会大大减小,甚至可能会不孕,不过现在她已经......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胡医生道着歉,心里的愧疚占据了他的整整的一颗心。

“算了,都死了,都死了啊,道歉都什么用呢,孟梓涵,你当真那么狠心,丢下大哥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吗。”

胡医生说出的每个字都狠狠的敲在书习远的心上,心脏狠狠的抽搐着。

他知道不孕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什么,是失去了一个当母亲的机会,也意味着各种可怕的事情发生,但是有他啊,他可以好好的爱她,他也可以不要孩子,可是现在她已经死了,死了,死了。

书习远的各种无助,各种绝望已经占据了他的整颗心脏,心脏的麻痹,痛的让他喘不过气来。

书习远靠在墙上,抵着墙的身子慢慢的往下掉,最后座在了地上,眼睛的空洞实在使人害怕。

眼泪随着他的安静,慢慢的掉下,掉在了光滑的瓷砖上,清脆的声音,就像一颗完整的心的破碎,碎的体无完肤,碎的......让人害怕。

“你吸烟了。”胡医生很容易就闻出了他身上的那浓浓的烟味,但是从他的身上的烟灰可以看出他根本不会吸烟,“只有孤独寂寞的人才会吸烟。”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寒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三暮雪,只影向谁去?”书习远默默的念着这首诗,眼睛里面的泪水更是止不住的流,“梓涵,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是否还记得,可是你为什么那么傻,明明他不爱你。”

书习远依旧是自言自语,眼神依旧是那样的呆瑟,胡医生也不打扰他,自个儿走了。

胡医生走后,书习远就站了起来,擦干了脸上的泪,自己一个人径直的往里面走去,黑色的一片,没有开灯,里面没有人,只有一个还没有被放入平安间的孟梓涵。

“梓涵,大哥带你走,大哥带你走,你从小就不喜欢呆在阴森黑暗又无人的环境里面,大哥带你走,我们一起到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生活好吗。”

请稍后,加载中....
字体大小
背景颜色
阅读模式左右翻页上下翻页
加入书架